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藤編、藤原紀香與香蕉威士忌:如果在東京,遇到寮國

寮國祭是一個開始於2007年的祭典活動,日本的官方開發援助的專業化,不但有能力提供寮國基礎物質,甚至可以為寮國舖橋,走向全球市場。台灣自新政府上台以後,高唱「新南向政策」,「以人為本」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關鍵詞。寮國祭所反映的是日本開發援助的協作整合,寮國政經變局,以及中南半島的新國際局勢。如何在主客觀條件限制下,以人為本發揮軟實力,日本的案例有諸多足以借鑑之處。

王文岳/中央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代代木公園的寮國祭

在東京的代代木公園,數以千計的觀眾聚精會神看著寮國舞者的表演,傳統民俗音樂,穿著日本演出者與舞團的勁歌熱舞;圍繞在舞台週邊有各種攤位,展現著來自神秘國度的名產,包括設計精美的藤製品,草本精華洗髮乳,還有出乎意料的香蕉威士忌!

這是每年在東京日比谷「寮國祭」(Laos Festival)的場景,對於大多數的日本人而言,寮國是一個陌生的存在,透過寮國祭,東京都民每年有一個週末可以親近寮國的存在。今年五月的活動,為了慶祝日本與寮國建交60年而擴大舉行的寮國祭活動,竟吸引了高達15萬人入場!

今年五月的寮國祭活動,適逢慶祝日本與寮國建交60年而擴大舉行,竟吸引了高達15萬人入場!(截自youtube)

寮國祭並不僅止於熱愛祭典活動的東京人所創造的異國博覽會,在寮國祭的背後,除了反映著日本與寮國近年關係的改變,更多的是日本官方開發援助的轉向與專業化。

寮國目前仍列名聯合國「低度開發國家」(Least Developed Country)名單,因為地處內陸,缺乏聯外海港,因此被稱為「陸鎖國」(Land-locked State)。在政治動亂與強鄰環伺的情形下,寮國經濟發展遲滯,對外貿易難以擴展,加上社會主義經濟計畫失靈,一直到了1990年代開始,寮國才開始了寮國版的「貝雷斯托洛伊卡」(Perestroika,戈巴契夫所進行的震盪式經濟改革,對東歐社會主義經濟轉軌產生深遠的影響),進行向市場機制轉向的經濟改革。改善對美關係,日本馳名國際的「國際協力機構」(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 JICA)也帶著「官方開發援助」(Official Assistant Aid),恢復了中斷許久的接觸。

寮國祭是一個開始於2007年的祭典活動,日本的官方開發援助的專業化,不但有能力提供寮國基礎物質,甚至可以為寮國舖橋,走向全球市場。台灣自新政府上台以後,高唱「新南向政策」,「以人為本」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關鍵詞。寮國祭所反映的是日本開發援助的協作整合,寮國政經變局,以及中南半島的新國際局勢。如何在主客觀條件限制下,以人為本發揮軟實力,日本的案例有諸多足以借鑑之處。

寮國祭是一個開始於2007年的祭典活動,日本的官方開發援助的專業化,不但有能力提供寮國基礎物質,甚至可以為寮國舖橋,走向全球市場。(http://www.laos-festival.info/)

你所不知道的寮國:地緣政治與社會主義革命

寮國位於中南半島的中心,四週為中國、越南、緬甸、泰國、柬埔寨圍繞,全國人口近700萬,卻有60個以上的族群所組成,位置顯要卻整合不易,寮國的統治者往往必須八面玲瓏,盱衡時勢以維持國勢。

在現代寮國出現以前,現今寮國的土地上曾經出現多個國家,最早是「邏嗦」,在7-9世紀時寮國為南詔所據,9-14世紀則歸強盛的吳哥王朝管轄。14世紀,南掌王國(又稱為瀾滄)出現,奠定現代寮國的基礎。「南掌」意指「百萬大象」,因此,寮國雅稱「萬象之國」,首都永珍又稱之為「萬象」。南掌據有於中南半島中樞,為大陸進入海洋要道,四百年的國祚期間,鄰接的安南後㴝朝、緬甸東吁王朝、柬埔寨跋摩王朝持續介入南掌國政,1637年索林那旺薩(Sourigna Vongsa)雄才大略,開啟了近代南掌王國57年盛世,然晚年陷入繼位紛爭,導致國勢大衰,盛極一時的南掌竟一分為四,永珍、琅勃拉邦、占巴塞和川壙各王國各據一方。法國殖民者到來以後,琅勃拉邦、占巴塞與永珍分別淪落為為法屬印度支那的保護國與行政區,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琅勃拉邦國王西蕯旺.馮(Sisavang Vong)曾在日本支持下經歷短暫獨立,但隨後法國恢復了對寮國的控制。

寮國位於中南半島的中心,四週為中國、越南、緬甸、泰國、柬埔寨圍繞,全國人口近700萬,卻有60個以上的族群所組成,位置顯要卻整合不易。(http://www.operationworld.org/)

1954年的日內瓦會議,寮王國脫離法蘭西聯盟和法屬印度支那獨立,不久寮國陷入內戰。左翼民族主義團體「巴特寮」(Pathet Lao、戰鬥寮)與越盟親密合作,與掌政的法國殖民勢力及寮國王家軍隊相互爭戰。烽火四起的寮國在政治精英援引外力對抗的情形下,少有寧日。越戰爆發以後,寮國以胡志明小道支持北越戰事,成為美軍攻擊的對象。1972年3月30日的「復活節攻勢」以後,巴特寮曾短暫同意與政府代表協商停火,但在1975年之後,紅色赤棉占領金邊、北越占領西貢,寮國人民革命黨也在全國發起總攻,8月寮國人民黨進入永珍,「寮人民民主共和國」(Lao 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Lao PDR)正式成立。

建國以後的寮國並未立即加緊建設,社會主義革命的歷史經驗使寮國與越南不但具有革命情誼,寮國主要幹部也多有留學越南的經歷,使得越南對寮國政治經濟保持深遠影響。1986年越南開始經濟改革,寮國亦步亦趨地也進行改革,寮國開始與過往的敵人修補關係,開始與中國與美國接觸,1997年,寮國加入東協國家組織,2012年加入世界發展組織,寮國向世界打開大門。

援助的政治:ODA與軟實力

寮國自1991年開始經濟改革,雖然基礎建設落後,但天然資源豐富,人力成本低廉,甫一開放就被視為中南半島上的最後一塊璞玉,吸引一定注目。來自中國與泰國的投資大增,在中泰資金的支持下,寮國境內興建多座水力發電場,有地區「電池」的美譽。寮國加入東協以後,積極恢復與國際社會的交往,2005年強化與中國關係,2012年強化與美國經濟連繫,執政黨也有突破「陸鎖國」困境,成為內陸經貿樞鈕的「陸聯國」(Land-linked State)的願景。

進行市場轉軌的寮國,城鄉差距擴大,沿湄公河流域近泰國區域成為經濟發展較為迅速的次區域經濟,基礎建設落後少數族群居住地區,幾已淪為貧窮地區,成為社會秩序的隱憂;為此,自2008年起,在寮國政府的請求之下,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開始進入寮國,開始振興寮國南方Savannakhet, Saravan, Chavan, Pakxe五省,將曾經在日本實行成功的地方振興計畫「一村一品運動」(One District, One Product, ODOP),透過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創發展,整合日本非政府組織,因地制宜地援助寮國地方發展。

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開始進入寮國,開始振興寮國南方Savannakhet, Saravan, Chavan, Pakxe五省,將曾經在日本實行成功的地方振興計畫「一村一品運動」透過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創發展(http://www.odop.info/english-home/laos-product/)

為了要在寮國推廣ODOP運動,日本國際協力機構委託在泰國具有長期活動經驗,瞭解寮國生態的日本國際開發公司IC Net負責寮國ODOP運動的規畫、商品揀選、市場佈建與諮詢,在現場執行上,則成立非政府組織Quatro,並整合日本國內的相關非政府組織與專家、學者,集體性地參與振興寮國南部活動。2009-2010年,Quatro開始在部分鄉村進行實驗性計畫,藉由傳統寮國的藤編技術,融合日本的專家,生產具有市場潛力的手工藝品,並且持續辦理訓練班與工作坊,培養寮國生產者的技術。

2010年以後,ODOP的產品,開始出現在永珍的貿易博覽會上,此一時期,除了開始在寮國各大城市設立ODOP產品的行銷據點以外,日本電視節目製作單位也獲得邀請,前往寮國拍攝體驗節目,讓日本民眾知道刻正在寮國推動的ODOP運動。藉由藤原紀香、後藤久美子等知名藝人的採訪與現場活動,強化寮國產品的知名度。此一時期,多摩美術大學也開始投入計畫,透過更為精緻的雕刻、陶製品、及寮國本地材質所生產的手工藝品之呈現,深化ODOP產品的市場接受度。

2014年以後,ODOP運動趨於成熟,不但在泰國曼谷設置銷售點,強調寮國天然草本精華生產的生化製品、啤酒、香蕉威士忌等具有附加價值的產品一一問世,同時寮國也吸引到更多日本企業的投資與贊助。在2016年的寮國祭,除了外務省、渋谷區、日本東協中心、JICA、JETRO(日本貿易振興機構)以外,無印良品、Nikon、Toyota、三井住友建設等與寮國投資生產相關的大型商社,SG控股、光陽Orient、津村漢方(Tsumura)、AMZ國際諮詢、Fild食品、寮都產業等與寮國進行商業往來,以及琦玉寮國友好協會、川琦寮國友好協會等投資寮國的產業組織均有參與,反映了日本官方開發援助不但成功地將寮國的地方產品引介到海外,同時也媒合了大量日本企業前往寮國,促成雙贏的局面。

2010年以後,ODOP的產品,開始出現在永珍的貿易博覽會上,此一時期,除了開始在寮國各大城市設立ODOP產品的行銷據點以外,日本電視節目製作單位也獲得邀請,前往寮國拍攝體驗節目,讓日本民眾知道刻正在寮國推動的ODOP運動。(houayhoun-salavanh.webnode.jp)

台灣的功課

台灣與寮國過往缺乏官方接觸的經驗,近年台灣對寮國的瞭解,除了名列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而成為熱門景點的龍坡邦,就是位於永珍的台商。然而,上個月在永珍舉行的東協高峰會,為寮國創造了在世界舞台上更寬廣的活動空間。特別是近年急速地與美日修補關係,說明寮國深刻的瞭解到未來的發展之道,必須務實開放,廣納百川,過去10年寮國成長速度為東協經濟體之冠,並非無因。而日本國際協力機構主導的ODOP運動所獲致的成果,亦有足以台灣思考之處。

首先,經濟先進國家透過開發援助拉近與開發中國家並不只是國際義務,也在創造自身的軟實力。近年來,除了日本、德國、澳洲對於寮國的援助以外,韓國與中國大陸也有不少類似援助與投資。透過援助帶動企業前往投資,不但可以化解政治上的阻力,亦可創造援助國的良好印象。台灣在中南半島缺乏官方接觸,但台灣民間有強大的志工團體,將台灣人的善意與熱情散播於海外,可能會較官方的單方面接觸創造更佳的效果。

其次,援助機構的專業化,已是新潮流。日本身為主要的官方援助開發國家,創立了國際開法公司IC Net諮詢公司,整合日本非政府組織在世界的官方網路及援助經驗,為日本企業前往海外投資提供了專業資訊及人脈管道。此寮國開發個案中,可以看見除了大型企業的投資以外,即使是中小企業亦可以找到定位,投資海外市場,也有助於援助計畫的專業推展。

最後,上一代的開發援助強調給魚不如給釣桿,協助受援助國的社經發展。但在全球市場的競爭下,「近取權」甚至比生產能力重要,協助受援助國定位市場,在有限的資源中進入價值鍊的重要性大為提升。日本援助寮國的經驗顯示創造市場定位,協助擴展海外市場,是誠心協助受援助國最好的證明,而且亦足為台灣所借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