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兩岸與國際》像海綿的柬埔寨是台灣的機會之窗

舉凡當前柬埔寨在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等面向所遇到的困境與難題,正是台灣的優勢。而在先天上,台灣從來不是鄰國的威脅,再加上與美日的緊密關係以及過去與東南亞厚實的經貿往來,必然是包括柬埔寨在內的東南亞國家發展的積極因素。總統當選人蔡英文的競選政策特別主張一個將朝多元、多面向夥伴關係的「新南向政策」,相當及時。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2009年7月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提出「重返亞洲」,接著,美國總統歐巴馬於2011年11月在亞太經合會(APEC)非正式首腦會議上正式提出了升級版的「亞太再平衡」戰略,隔年,2012年6月3日的香格里拉會上,美國國防長帕內塔對此政策再加次強調,「美國將在2020年前向亞太地區轉移一批海軍戰艦,預估60%的美國戰艦都將部署在太平洋。」

受到美國戰略推動的影響,環繞在中國周邊的國家,也明顯地一一改變其對中政策,使得亞太局勢面臨了微妙轉變,尤以中南半島最令人印象深刻。其中,柬埔寨可看出一些耐人尋味的變化。 

受到美國戰略推動的影響,環繞在中國周邊的國家,也明顯地一一轉變其對中政策,尤其是中南半島。其中,柬埔寨可看出一些耐人尋味的變化。(AFP)

東南亞國家雖然組成了東南亞國家協會,簡稱東協,但國與國之間為了邊界領土爭議,扞格難免。1979年在越南的幫助下,柬埔寨以韓桑林與洪森為首的新政權推翻了赤色高棉。1979至1989年,越南派遣數萬名幹部幫助柬國重建。柬越之間建立了極特殊的友好關係。但領土爭議一直是柬越關係的痛,起因於1949年法國殖民統治者通過法案把將近兩個台灣面積大的土地劃歸越南管轄。1991年柬埔寨結束了戰亂後,成立多黨體制,在野黨常以邊界議題爭取民意,風波再起。2005年兩國簽署了劃界條約的補充條約,但仍有部分難以妥協。2015年6月28日,一個小規模、屬民間的柬越邊境衝突再起。另方面,柬埔寨與泰國也有邊界的問題,但情況就嚴重多了。2011年柬泰曾為邊境上的寺廟歸屬問題,發生軍事衝突,雙方在戰鬥中使用了火箭炮、坦克等武器,最終將世界遺產柏威夏寺幾乎夷為平地。

面對邊境的衝突,尤其與泰國的關係,柬埔寨對東協組織更加期待。然東協無效率的處置,讓柬埔寨感到灰心,因此,也常透過中國為之撐腰。不只於此,柬埔寨也從中國那邊得到很多實質的好處。2012至2013年,柬中貿易由23.4億成長到33億美金,雙方更立下2017年達50億美金的成長目標。軍事方面,2012年5月中國對柬國提供了1.7億美金,是柬國軍事援助的最主要來源。2012年中國對柬國的外交捐助達27億美金,是第一大捐款國。柬埔寨與中國親善,曾一度被視為中國的扈從或代理。

柬埔寨與日本的戰略夥伴關係,強調政治與安全連線,是安倍因應中國崛起的戰略產品。圖左為柬國參議院主席賽春(Say Chhum)。(EPA)

不過,為了因應2015年12月31日東協共同體的成立,柬埔寨也慢慢調整其外交政策,開始強調在東協組織中扮演更積極角色,並為提升東協的中心角色,於2013年起開始強化與周邊強權的關係。2013年11月23日中國宣布東海防空識別區,12月16日,柬埔寨與日本建立戰略夥伴關係,這個舉動的外交含意相當強烈,也矯正了柬埔寨是中國扈從的刻板印象。

除此之外,柬埔寨也努力提升與印度和美國的關係。只不過,印度的投入與信念稍嫌不足,而美國雖有能力,但柬美政府雙方對民主與人權又存在巨大鴻溝。美國和西方社會支持柬國反對黨,曾嚴厲批評執政黨在民主、人權、與廉政上的欠缺。

眼前對柬埔寨而言,有利的睦鄰政策是,一方面對中國採取短期而臨時性的合作,不涉及全面扈從,另方面,密切關注自身與同為東協成員的泰國與越南關係。全方位外交乃符合柬埔寨的利益。而柬埔寨與日本的戰略夥伴關係,強調政治與安全連線,既是安倍因應中國崛起的戰略產品,那麼,在美國想積極改善其與中南半島關係的大戰略下,美日之間的默契是否會讓夥伴關係更進一步精緻化,值得關注。

面對邊境的衝突,尤其與泰國的關係,柬埔寨對東協組織更加期待。然東協無效率的處置,讓柬埔寨感到灰心,因此,也常透過中國為之撐腰。圖左為柬國總理洪森,右為泰國總理帕拉育。(REUTERS)

不過,縱使如此,做為一個小國,柬埔寨與中國之間雖出現嚴重的戰略失衡現象,卻沒有任何柬國領導人敢冒然與中國對抗,也是事實。同時不管面對經濟發展、安全或非安全的威脅,柬國都需要中國的協助與保護。在仍視中國為主要戰略夥伴的狀況下,柬國領導人一方面必須顧慮不要因為與中國關係過密而讓外資怯步或造成國內支持民主改革勢力的強烈反彈,另方面,也需積極發展與其他國家的關係。無疑的,日本成為首選。未來,與印度、澳大利亞、南韓等國積極發展關係,也成為新的努力方向。就像緬甸一樣,柬埔寨內部也將面臨民主化的壓力。這會使柬中關係的實質利益仍在,但在政治理想的追求上,越來越遠。

隨著美日對東南亞的重視與加碼投入,東南亞的氣勢在取代中國之中。

根據湯森路透公司(Thomson Reuters)指出,2014年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越南的外商直接投資(FDI)總合為1,280億美元,多於流入中國的1,196億美元,這是連續第二年東南亞超越中國的現象。身置其間,柬埔寨必然受惠。而柬國的經濟欠發達,如有適當政策出爐,柬埔寨變會像海綿般吸水。柬埔寨是世界最窮的國家之一,超過50%是務農人口,有將近1/5的人民生活在貧窮線下,生活水準一直難以提昇。不過,柬埔寨的人口結構年輕化,很多年輕人追求經濟機會與政治自由,而社會媒體使得他們有機會獲取技術與政治的資訊。這是個未來有著很大的想像空間的國度。

舉凡當前柬埔寨在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等面向所遇到的困境與難題,正是台灣的優勢。而在先天上,台灣從來不是鄰國的威脅,再加上與美日的緊密關係以及過去與東南亞厚實的經貿往來,必然是包括柬埔寨在內的東南亞國家發展的積極因素。總統當選人蔡英文的競選政策特別主張一個將朝多元、多面向夥伴關係的「新南向政策」,相當及時。

「揮劍一次,磨劍十年」,是台灣再出發的時刻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