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郭老師的跑步教室》橫越台灣超馬賽與漸凍人病友的美好緣分

超馬運動和漸凍人病友雖然是如此不同的兩個群體,但因為沒有跑者是不會累的,每一個人都曾在賽中面臨舉步艱難的低潮,身為奮鬥者、不斷在逆境中前進的病友們,自然是最能理解這種感受,且能以最強壯心態面對的人。以外,跑步時如果還能找到除了健身外的公益動力,肯定會得到新的目標與意義。

郭豐州/國際超級馬拉松總會技術委員

兩千五百年前,希臘傳令兵在酷熱的九月天下連跑六天,從馬拉松村到雅典城,又從雅典城跑246公里到斯巴達求援,隔天又跑回雅典城覆命,略事休息之後再啟程跑回馬拉松村前線,最後一程再跑回雅典示警兼報喜訊,推算里程高達600多公里,以當時惡劣的條件,最後倒地不起,也是合理的結果。

他為何要這麼拚命,每一段路程結束後都只做短暫休息就再出發呢?因為他心裡有軍事目標,那是「公益」動機,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獎金、名次)。如果我們跑步時,除了自己的健康,還能找到公益動力,肯定會賦予跑步新的目標與意義。

這就是我們把漸凍人與超馬運動結合的原始動機。

漸凍人與超馬跑者看似完全不同的族群,一個族群是因腦中指揮肌肉工作的神經細胞逐漸凋謝,而失去動作能力,而超馬選手是運動神經特別發達,一天能跑上百公里。然而,如此不同的兩個群體,其實也有相同之處。沒有跑者是不會累的,每一個人都曾在賽中面臨舉步艱難的低潮,需要用心克服逆境、解決困難;身為奮鬥者、不斷在逆境中前進的病友們,自然是最能理解這種感受,且能以最強壯心態面對的人。

跑友與漸動人病友合影。(圖:作者提供)

身為公益活動的發起者,我對於公益合作單位都要觀察一陣子,看他們組織是否健全?捐款用途是否皆為必要?財務運作是否透明?因為我有責任確保響應活動者的愛心不會被誤用,捐款均被用在事先設定的用途上,而且是有效果的。在經過兩年從旁觀察漸凍人協會運作之後,我們邀請了漸凍人協會做為我們活動的公益合作單位,他們提出「看一片藍天」專案做為捐款用途,將這筆經費使用在安排病友們集體到戶外郊遊,否則許多病友發病後終日只能盯著天花板,心靈禁錮在不能動的軀殼中。一般病友出遊是耗財力耗人力的事情,許多病友發病後根本失去了走出家門的機會,看一片藍天變成奢侈的渴望。

2013年啟動的「台灣超馬Θ計畫」,連三年的環台賽、橫越台灣賽、縱貫台灣賽我們都請參賽者跟親朋好友募款,並且直接把捐款匯到漸凍人協會戶頭,一分錢都不經過超馬跑者協會,只幫參賽者關注捐款用途與進度。如此的操作得到大家信任,金額雖然不大,但已足夠讓大家了解「超馬選手不只有強壯的體魄,更有柔軟的心靈」,建立起大眾對超馬的正面形象。

經過幾次的活動合作,我們逐步發現漸凍人病友給我們的生命教育更甚於我們的愛心捐輸,是他們幫助我們克服難關,完成不可能的任務,是他們讓我們體驗了生命奮鬥的真諦。今年我們更進一步,邀請漸凍人協會共同擔任比賽的主辦單位,而非公益合作單位。為了讓參賽者在勸募過程當中能深度認識漸凍症,傳播病友的需求,上週六(3/5)我們邀請了幾位來自北部的橫越台灣超馬賽選手們,參訪了忠孝醫院祈翔病房。該病房是台灣第一個為漸凍疾病所設立的病房,選手們除了在活動中嘗試以注音符號溝通板拼字溝通,還體驗了病友使用的眼控滑鼠操作電腦。經歷了一個字要五分鐘的注音溝通板以及不受控制到處飄移的眼控滑鼠,選手們初步理解了病友的生活,打從心底敬佩長期正向與疾病共存的漸凍病友,跑步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問題,就如同漸凍疾病的病程是可預期的,兩者皆必須透過堅忍的毅力、強大的意志才能跨越困境,到達那個遙遠的終點。相信透過這場活動,超馬跑者對於漸凍病友更能感同身受,也更能理解本會超馬θ計畫中「為漸凍人而跑」理念。

感謝一起關懷漸凍病友的超馬跑者吳勝銘、黃崑鵬、陳瑞龍、周家興、李榮富、黃煜特、謝明諳和周青。也感謝漸凍人協會與病友提供這樣的機會,讓跑者們能更加認識漸凍疾病。

跑友陳瑞龍(左)與協會理事長吳勝銘體驗漸動症病友和家屬間用注音板表達意念。(圖:作者提供)

延續「台灣超馬θ計畫」的傳統,建立超馬運動與慈善結合的風氣,本活動慈善款項全數捐給漸凍人協會——幫助漸凍人「看一片藍天」活動,2016橫越台灣超馬賽的每一位參賽者都身兼「慈善大使」身分,號召每一公里捐五元,希望參賽者至少說服五位親友來支持跑者。與前三年一樣,捐款請直接捐給漸凍人協會帳戶,超過一定金額的捐款人,還可以獲得大會為了答謝參賽者拉人贊助,特別設計的愛心胸章回禮。

參賽者黃筱純設計的愛心胸章圖案。(圖:作者提供)

讀者也可以用直接響應此慈善活動,詳情見中華民國運動神經元疾病病友協會臉書: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