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兩岸與國際》意氣風發的習近平正陷入進退維谷的長考

美國的國力衰退給了中國崛起的機會,但念茲在茲的新型大國關係卻無法因此得到美國支持,中美關係的角力一路從TPP、南海爭議、歐習會、訪英,一路走到了APEC與ASEAN。APEC的東道主小艾奎諾為了南海主權爭議早已一狀告上國際法庭,習近平該不該去馬尼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相信是進退維谷。

顏建發/健行大學企管系教授 

造化弄人。歷史的進程,有時因為一個偶然事件而走岔,導致了非預期的後果。

2001年9月11日,美國因遭受恐怖攻擊,復仇心切,原來主要假想敵的中國一個轉身成為最佳夥伴。美國為了阿富汗與伊拉克戰爭以及維持和平工作花了近1.6兆美金,2005經濟開始下滑,成長動能趨緩。相反地,中國利用機會打著「和平發展」的幌子,四處拓展經濟版圖。

2001年底,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並與東協達成成立自由貿區的共識。自此中國的經濟力急攀直上。2006年,中國外匯存底取代日本,成為世界第一;2010年,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日本退居其後。2008年9月雷曼兄弟倒閉連動引發的全球性金融危機後,中國投入四兆人民幣促內需,成為世界經濟的火車頭,也同時是美國的最大債權國,美國對於中國的重視,不言而喻。2010年中國向美國做了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的提議未果。從這一刻起,中國一直鎖定這個概念,緊追著、糾纏著美國,企圖獲得承認其為副總理汪洋所形容的「不能離婚的夫妻」般的關係,也就是一般稱的「兩強」(G-2)

2010年起,中國一直鎖定「新型大國關係」這個概念,緊追著、糾纏著美國,企圖獲得承認其為副總理汪洋所形容的「不能離婚的夫妻」般的關係,也就是一般稱的「兩強」。(EPA)

然而,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歐巴馬的第一任期上台後便開始佈局回防亞洲,不只在安全上,也在經濟上,包括主導跨太平洋經濟夥伴協定(TPP)。2012年底十八大,習近平登基前,美國的防線也已大致成形,亞洲太平洋的水面也開始起了波瀾:中越的西沙之爭、中菲的黃岩島爭奪、中日的釣魚台衝突,一幕幕上演。而顯然地,這些國家的抗中行動正好搭上美國的防線,一拍即合,隱約間,一個場景浮現:中國成為孤鳥,對抗著以美國為首的亞太聯盟。

回應挑戰,習近平自2013年起展開後來被歸納成「聯俄、拉歐、穩美」的戰略方針。主場外交、一帶一路、亞投行、反法西斯大閱兵、訪美歐習會、走訪英國都是這齣戰略大戲的幾個橋段。但無論如何,習近平固然使出渾身解數,在9月24日的歐習會終究還是得不到歐巴馬給予「新型大國關係」的獎賞。相反地,10月5日美國與其他11個國家完成「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談判,中國被排除在外,真是情何以堪!但是,訪美之前,習近平應該就心裡有數,所以立下了訪美行程「不衝突、不對抗」的基調。然,習近平見歐巴馬前,在西雅圖展現的「經貿肌肉」以及在會面後的聯合國大會上撒大錢,又顯然違反了「強龍不壓地頭蛇」的人情世故之鐵律。

習近平自2013年起展開後來被歸納成「聯俄、拉歐、穩美」的戰略方針。主場外交、一帶一路、亞投行、反法西斯大閱兵、訪美歐習會、走訪英國都是這齣戰略大戲的幾個橋段。(REUTERS)

無論如何,訪美之行,習近平最想要的禮物-「新型大國關係」並未得手,而2022年才退休的習近平碰到任期只剩一年出頭的跛腳總統歐巴馬,想必是嚥不下這口氣的。在得不到預期的戰略利益,10月20日至23日習近平對英國進行的國事訪問,場面做得特別高調,而伊莉莎白女王和菲利普親王在白金漢宮也給予高規格的接待。戰略的角度看,由英國切入,以400億英鎊(618億美元)的基礎設施的協議,打造了所謂的「合作的黃金紀元」,是可以作為「拉歐」戰略的線頭,而一把拉起,這是高招,既可以造成歐洲各國的跟風,也敲打一下英國最親密的盟友:美國。

在訪美中受到壓抑之後,習近平總算在歐洲找到溫暖,也給跛腳中的歐巴馬一點顏色看。而,一不做,二不休,在此同時,習近平又下了兩著棋:

一、10月9日派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訪問北韓,這是3年多來首次,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閱兵式上表示,北韓已準備好因應美國的任何威脅,中朝透露了聯合抗美的詭異訊息。

二、10月13日國務委員楊潔篪訪問日本,這是他上任來第一次訪日,是否意在裂解美日關係,值得觀察。

10月24日習近平結束對英國的國是訪問回到北京。10月27日美國國防部宣佈,美國「拉森號」驅逐艦在兩架偵察機的護航下,進入南海「渚碧礁」及「美濟礁」附近水域巡航,但沒有通知中國。整個過程持續了幾個小時後,才藉由CNN引述美國國防部官員宣佈,「拉森號」巡航中國南海島礁12海浬範圍的任務結束。看樣子,歐巴馬是要回敬習近平一點顏色看。

小道消息指出,9月24日在習近平訪美期間,歐巴馬在國宴前一天安排私人晚餐,製造談話氣氛,沒想到習近平對南海人造島礁、軍事設施的反應冷淡,最後不歡而散。歐巴馬因此下令執行巡航任務。究竟是否真實,不得而知,而如果真實,又何以遲至10月27日才動作。是否與習近平高調訪英,又派特使訪朝、訪日的刺激有關?

小道消息指出,9月24日在習近平訪美期間,歐巴馬在國宴前一天安排私人晚餐,製造談話氣氛,沒想到習近平對南海人造島礁、軍事設施的反應冷淡,最後不歡而散。(REUTERS)

這樣的推論如果成理,那麼,政治不外人性,當一個正掌握權勢如旭日東升的習近平與一個曾叱吒一時,但現在卻日薄西山的歐巴馬,彼此是如何看待對方、如何互動,很值得觀察。10月26日白宮宣布,歐巴馬下個月將前往土耳其訪問,出席20國集團(G20)高峰會議,隨後,將走訪菲律賓出席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非正式領袖高峰會議,以及馬來西亞出席美國與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的會議。屆時,習近平與歐巴馬如何互動,值得細察。

只不過,今年APEC東道主的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日前坦承,APEC領袖峰會剩下不到1個月就要在馬尼拉登場,但還不知道習近平是否會前來與會。為了與中國在南海主權爭議,艾奎諾三世早已一狀告到國際法庭。習近平要不要前來馬尼拉,實不易下決定:不來,示弱;來了,又要面對美菲聯手的壓力,相信此刻的習近平正陷入進退維谷的長考。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