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胡如虹看江蕙》施文彬的眼淚 25-20

「祝福」演唱會是二姊封麥前的最後演出,二姊才是唯一的主角,歡眾喜歡看哪一位藝人當二姊演唱會的嘉賓,其實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二姊覺得誰對她的演藝人生有特別的意義,邀請他或她同台演唱,會讓她的歌唱生涯圓滿地畫下句點,那才是最重要的。
胡如虹
回到家鄉高雄開唱,二姊找了施文彬來當特別來賓,圓了施文彬的想望。(圖:作者提供)

你去看演唱會,是看喜歡的歌手演唱,還是看特別來賓?

這次看二姊的「祝福」演唱會,讓我忍不住思考了這個問題。

因為二姊要封麥了,應歌迷的要求,打破紀錄辦了25場演唱會,邀了很多歌壇友人來擔任特別來賓。

人性就是這樣,有了人自然就會有比較,每場演唱會開唱之前,大家都會問:「江蕙這場演唱會的特別來賓是誰?」答案,總會有人滿意,有人不滿意,因為每個人各有不同的偏好,很滿足每一個人的喜好

但也有朋友告訴我,他們根本不在乎特別來賓是誰?甚至覺得沒有特別來賓很好啊!因為他們買票就是為了來看江蕙唱歌,能夠看江蕙一氣呵成的唱完三個小時,感覺更棒!

「祝福」演唱會是二姊封麥前的最後演出,二姊才是唯一的主角,歡眾喜歡看哪一位藝人當二姊演唱會的嘉賓,其實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二姊覺得誰對她的演藝人生有特別的意義,邀請他或她同台演唱,會讓她的歌唱生涯圓滿地畫下句點,那才是最重要的。

坐在台下的我們就像客人,客隨主便,只需要去享受二姊用心的安排,賓主盡歡,就是一種圓滿。

「祝福」演唱會中二姊才是唯一的主角,歡眾喜歡看哪一位藝人當二姊演唱會的嘉賓,其實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二姊覺得誰對她的演藝人生有特別的意義。(圖:作者提供)

今晚,二姊邀了《傷心酒店》的原唱施文彬同台合唱了這首歌,讓歌迷重溫了22年前「傷心酒店」的原汁原味。

22年前,二姊和施文彬合唱的《傷心酒店》,改變了施文彬的一生, 讓他成為家喻戶曉的「台語情歌王子」,也讓不管會不會講台語的台灣人,幾乎都會哼唱這首男女對唱歌曲。

歌紅了,刻下了歷史痕跡,即使歲月流逝,物換星移,當年的「台語情歌王子」施文彬已變成如今的電玩高手,以及《文跡奇武》的搖滾批判創作歌手,只要一唱起《傷心酒店》,大家還是會記起二姊和施文彬當年合唱的美好。

祇是,歌迷記憶裡的小片刻,卻是施文彬記憶中不斷放大的關鍵時刻,因為開始最難,二姊當年的提攜之恩,讓施文彬始終難忘。

歌迷記憶裡的小片刻,卻是施文彬記憶中不斷放大的關鍵時刻,因為開始最難,二姊當年的提攜之恩,讓施文彬始終難忘。(圖:作者提供)

所以當二姊決定封麥,施文彬創作人的感性全湧上心頭,再也難忍男兒淚,還記得有一天我打電話給他,竟聽到他為二姊封麥而啜泣,不捨二姊告別歌壇,也感慨再無機會與二姊同台演唱《傷心酒店》,他的啜泣聲至今仍在我腦海迴盪,很難忘。

二姊的封麥演唱會就像一段「圓滿」的旅程,不想人生留遺憾,也不願讓人為她而遺憾,所以回到家鄉高雄開唱,二姊就找了施文彬來當特別來賓,圓了施文彬的想望,要施文彬不要再哭了。

當我們坐在台下聽二姊與施文彬合唱《傷心酒店》時,傷心酒店已不賣傷心,不賣感情失落的無奈,而是多情世界的情義。

情義無價,唱歌很少忘詞落句的二姊,竟然因為主動去牽施文彬的手,突然一時忘記唱歌,讓她事後忍不住自嘲:「欲穿你的手煞忘記唱!」成為「祝福」演唱會一個有趣的小插曲。

你來看二姊的「祝福」演唱會,是想聽二姐唱歌?還是來看特別來賓的表演?

我樂於當二姊的座上賓,不管二姊怎麼安排,我覺得都很好,都是一種圓滿的享受!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