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全憲盟觀點》憲法的榮光與黯淡

什麼是憲法?就是使統治者不去濫用權力的工具;有趣的是,似乎沒有政治人物,認真認為這跟憲法有關。不努力做政府體制的安排,在符合民主投入、過程與產出之正當性需求下;不去思索建立對國家機關具有強大拘束力之人權清單,不想著國家目標與社會任務該如何擴張,不準備朝向更能實踐主權在民的直接間接民主體制,憲法,看起來就真的不重要,它只會給台灣帶來黯淡,不會、也不配享有憲法應有的榮光。

全憲盟/林佳和

憲法對許多國度的人而言,別有意義,有榮光,但也不乏黯淡。美國每個小朋友都會說:This is my right, garantied by the constitution,驕傲又堅定,雖然說,一開始的美國聯邦憲法,只重政府結構安排,沒有太多的人權與社會正義思維,連蓄奴制都可能是多數制憲者的共識。威瑪共和體制下的德國,政治秩序混亂,總統緊急命令滿天飛,街頭巷戰整日上演,作為人類歷史上或許最自由民主開放的共和憲法,自掘墳墓的看著納粹黨毀壞憲法,送佛上西天,但戰後的基本法使德國人重新站起,聯邦憲法法院一直是最受歡迎與肯定的國家機關,雖不完美,但在憲法愛國主義的號召下,德國找到了憲法的光榮。

法國大革命之後的人權宣言與憲法,開創劃時代的人權清單,節制國家權力,人民福祉為上。(圖片擷取自網路)

法國大革命之後的人權宣言與憲法,開創劃時代的人權清單,節制國家權力,人民福祉為上,雖然說,封建復辟蠢蠢欲動,憲法與政治社會秩序危機源源不斷,至今的第五共和憲法當然不完美,但卻是法國人真誠面對問題與危難的共同努力。邱吉爾言中的東歐鐵幕,1990年正式推入歷史灰燼,告別慘澹、陰暗又恐怖的共產極權,東歐人民站上戰後第三波憲法革命的浪潮,傾力建置自己的新憲法體制,通往資本主義,但卻不時可見社會主義強調公平的餘絮與美好,強調自由,但更重視釋放社會的自主形成力量,開放秩序,一起迎向未知的將來。東歐國家20年來的實驗,有功成有敗落,或許後者更多,但人民不忘胼手胝足、擁護自己拼搏來的憲法新廈。

台灣人呢?什麼是台灣人的憲法思緒、憲法情結與憲法想像?還是其實叫做憲法無感、憲法冷感與憲法惡感?孫文遺教與左桎右梏的五權憲法亂構?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下,伴隨著戒嚴、清鄉、白色恐怖與威權氛圍,吳三連、于右任、趙麗蓮,其實都叫蔣中正的憲法違建?抑或增修條文時代的匍匐又前進,躊躇又堅決,要改革卻不完全忘懷憲法本文中的法統殘餘?延任自肥其實又弔詭地自我毀滅的國民大會?變成直選總統幕僚長的行政院長,一起迎來有權無責、卻又坐擁國民主權下最高正當性的總統?要提名不提名、要同意不同意、不知道應該叫紙老虎還是古蹟維護所的監察院?理應感激與仰望的憲法,是帶領吾人更民主更開放更人權?還是存活在其隱晦不明、時代錯亂、自慰鴕鳥,最後僅得踐踏或一笑置之的憲法文本遊戲?說穿了,台灣其實沒有什麼憲法愛國主義,憲法拿來嘻笑辱罵有之,成為整合分裂社會之凝聚則無。憲法帶給台灣社會與人民的記憶與想像究竟是什麼呢?

憲法帶給台灣社會與人民的記憶與想像究竟是什麼呢?(資料照,記者王駿杰攝)

必須說,朝野政黨至今,令人遺憾的,並沒有認真看待憲改這回事。沒有明確的想像與期待,看不見真正的構建與藍圖,有著只是枝節與片斷,繼續把憲法玩小玩殘,進一步也將自己在整體憲政秩序中的正當性,付之一炬。John Stuart Mill說,什麼是憲法?就是使統治者不去濫用權力的工具;有趣的是,似乎沒有政治人物,認真認為這跟憲法有關。不努力做政府體制的安排,在符合民主投入、過程與產出之正當性需求下;不去思索建立對國家機關具有強大拘束力之人權清單,不想著國家目標與社會任務該如何擴張,不準備朝向更能實踐主權在民的直接間接民主體制,憲法,看起來就真的不重要,它只會給台灣帶來黯淡,不會、也不配享有憲法應有的榮光。

所有包括政黨在內的政治社會力量,都必須共同參與,發揮智慧與心力,一起找尋我們要的憲法。這當然需要時間,沒有共識形成過程、又何來共識之有?把握當前的憲改契機,降低修憲門檻,替台灣社會與人民爭取更多的憲法時間,以便找到符合台灣需求的憲法秩序,不論是基本人權,政府體制,國家目標與任務,或是原住民族的自然固有主權。也許以後,台灣人有機會說:雖曾有過黯淡,但今朝我們擁有了憲法榮光。

(澄社社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