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薇拉夫人的國際關係料理藝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俄羅斯:日俄是鄰居、朋友也是敵人

日俄想改善長期以來的低迷關係絕非易事,但去年安倍解散下議院贏得選舉,目前安倍聲望仍有機會執政到2021年。今年3月普欽又當選總統,無意外任期將延至2024年,雙方領導人政權穩定有助於推動兩國關係及政策持續推動。如果日俄關係能夠維持和解態勢,兩個領導人任期內簽署和平協議並非不可行。

黃惠華

日俄關係也有300多年歷史之久,日本俄羅斯雖然互為鄰居,歷經過友好時期、戰爭時期的緊張關係以及正常關係,當代日俄是鄰居,是朋友也是敵人,這種複雜關係主要源自於1945年以來,兩國缺乏和平條約及領土爭端等問題,對俄羅斯而言,這些問題不是問題,但日本可不這麼認為,兩國都深刻了解當代日俄關係並不和諧,也很危險,近年來隨著國際局勢的變化及現實的考量下,兩國開始重新思考建立新的關係。

2018年5月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俄羅斯,期間參加聖彼德堡國際經濟論壇,日本俄羅斯文化交流年開幕儀式,並與俄羅斯總統普欽(Vladimir Putin)舉行會談,目的是擴大互利合作。本次會談主要討論日俄簽署和平條約及共同發展北方四島(俄羅斯稱之為千島群島),同時為推動日俄合作進行磋商。會後雙方簽署各領域合作文件,包括經濟領域合作行動計畫包括在基礎建設、城市環境、智慧城市、醫療等領域。這些計畫是落實2016年雙方達成8項經濟合作共識、北方四島問題,談論農業、水電、旅行及溫室栽培等領域合作計畫、安全保障領域,雙方商定重啟停滯已久的國防與外交部長會議(2+2),該會議預計將在俄羅斯舉行。安倍與普欽預計在9月俄羅斯遠東經濟論壇(Eastern Economic Forum 2018)再次會面。

5月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俄羅斯,期間參加聖彼德堡國際經濟論壇,日本俄羅斯文化交流年開幕儀式,並與俄羅斯總統普欽舉行會談。(AFP)

安倍表示,「這是俄日關係向前邁進的好時機」。特別是在今年1月,在日本自民黨代表大會上,安倍稱俄羅斯是最有希望的合作夥伴之一。本次會談,安倍向俄提出改善關係「新作法」,包括簽署和平條約,尋求日本企業在北方四島從事經濟活動。由於兩國1956年建交至今尚未簽署《和平條約》,希望此舉有將會有助於雙方締結和平條約,安倍表示,「為了解決歸屬問題、締結和平條約,希望一步也好、兩步也好向前推進」。

2014年俄羅斯因為烏俄衝突遭受歐美國制裁,重返亞太力圖發展遠東地區,俄羅斯想吸引外資發展遠東地區,包括北方四島。過去日本也曾想與俄羅斯共同經略北方四島,卻未被接受。近年來俄羅斯投入不少資源開發北方四島,引進南韓、中國企業參與開發計劃,如日前俄國打算引進中國華為公司在北方四島與庫頁島鋪設電纜等等,這些經濟活動違反日本官方對北方領土的立場,日本不允許第三國企業在北方四島活動,對此日本一直向俄國表達強烈不滿。

俄羅斯表示有興趣締結和平條約,希望日本協助遠東地區發展。雙方同意加快北方四島共同經濟活動,實現產業商業相關工作,在共同經濟活動與北方四島領土問題取得共識。對於北方四島領土問題,普欽重申1956年的《蘇日共同宣言》,移交齒舞、色丹兩島了結,但是日本立場是要求一起歸還四島,雙方沒能達成共識。在擱置主權爭議的前提下,普欽稱願與日本聯合開發北方四島,並讓日本人自由訪問四島並獲周邊海域漁權。雙方對於北方四島的共同經濟活動及實現產業商業化的相關工作,將派出民間調查團。為促進日本人訪問北方四島方面,普欽明確表示,「按照安倍提議,使有意訪問北方四島的日本人如願以償,將消除所有限制,創造無簽證訪問等條件」。

安倍為了顧及其政治生涯延續性,尋求取消制裁俄羅斯的方式,並與俄保持接觸。俄國希望與日本維持友善合作關係,有助於推展遠東地區事務,雙方政府釋出了友善態度。

對於北方四島領土問題,普欽重申1956年的《蘇日共同宣言》,移交齒舞、色丹兩島了結,但是日本立場是要求一起歸還四島,雙方沒能達成共識。(AFP)

安倍「新方法」能解決北方四島問題?

日俄之間不但存在歷史及文化差異,在國際組織上缺乏分工機制,雙方高層往來也相當疏離,從小泉純一郎2003年訪俄以來,日本首相曾有10年未訪問過俄國的紀錄,安倍希望與普欽建立私人良好關係,而普欽不避諱自己對日本文化的熱愛,也曾造訪日本3次,特別是2016年普欽訪問日本,安倍選擇老家的山口縣長門市作為會談場所,希望為解決北方領土問題取得進展。

二戰前日本擁有北方四島,日本戰敗後,歸由蘇聯佔領,二戰結束後,這些島嶼先後在蘇聯及俄羅斯聯邦的管轄之下。長期以來,日俄在四島歸屬問題上互不讓步。俄羅斯前總統葉爾欽(Boris Yeltsin)曾鬆口而可先歸還二島,但日本內部認為要歸還便四島一起歸還,否則寧可不要,因為拿回二島,另外二島永無希望歸還。2001年普欽執政後,採取的是恢復俄羅斯國際地位的民族主義政策,不考慮四島歸日問題,2010年俄羅斯前總統梅德偉傑夫(Dmitry Medvedev)登島視察,引發日本強烈抗議。

2016年安倍訪問俄羅斯時提到為了解決北方四島問題,需要「基於新思維的方式解決」,對此俄國也同意。而這次安倍使出「方法」有用嗎?

從前蘇聯時代開始,兩國領土談判一直在「政經分離」和「政經一體」之間搖擺,看來安倍這次訪俄,採取「經濟合作與領土談判並行」可以視為是「新方式」之一。安倍的外交政策係以外交為經濟服務,透過官民合作的經濟外交。日本認為唯有建立互信雙邊關係,才可能促使俄羅斯在領土爭端做出讓步,也就是在經濟合作背景下,逐步落實「先解決島嶼歸屬問題,後締結和平條約」。事實上,日本提出合作投資並不是每項都是互惠互利的合作方案,對日本具有重大的戰略利益價值,大概只有能源項目。俄羅斯需要外資經濟投資遠東,日本需要北方四島,採取此一方案最有可能會是雙贏的局面。但是安倍將政治、經濟掛鉤,如何在島嶼爭端中討到好處?由於俄羅斯堅持,日本應專注經濟關係,解決領土爭端並非增進貿易的先決條件;日本卻認為,若解決領土爭端,兩國經濟關係將迅速發展。日本想用錢買回北方四島的想法及作法恐怕太過於樂觀。

二戰前日本擁有北方四島,日本戰敗後,歸由蘇聯佔領,二戰結束後,這些島嶼先後在蘇聯及俄羅斯聯邦的管轄之下。長期以來,日俄在四島歸屬問題上互不讓步。目前主權歸屬尚有爭議的四個島嶼分別為:擇捉島、國後島、色丹島與齒舞群島。(圖:網路)

日俄關係之中,經貿是重要的一環,儘管俄中經貿互賴大過於日本,普欽提出新經濟戰略目標,希望日本扮演重要角色。

本次會談日本有意向俄羅斯購買天然氣,日本能源進口大約80%來自中東,日本向俄羅斯進口不但可以實現能源來源多元化,也可以降低成本。日俄關係的另一個嚴峻挑戰,是俄羅斯投資環境不佳及法律制度腐敗。俄羅斯能源部門國有化政策讓日本想大量投資,但望之卻步;俄羅斯和日本企業間出現的主要問題,在雙方法律制度的差異,日本認為俄羅斯法制腐敗,恐導致投資風險大增,但若考量風險而暫緩對外投資。俄羅斯政府規定外國能源公司的所有權要歸屬俄方,若未來強硬徵收,將使日本企業的對外開發投資計畫血本無歸。由於日本能源產業皆由民間主導,因此,許多日本企業在俄羅斯能源領域或其他產業的投資更加保守。

「日美同盟」是阻礙日俄關係的因素,俄羅斯積極採取強化北方四島軍備措施,力壓日本對北方四島的主權聲明。俄國深怕歸還北方四島的原因在於「美日同盟」。俄國在島上推進經濟開發,增強軍備加強實際控制。普欽曾表示,「如果移交領土,根據日美安全保障條約,美軍就會到來」。2017年日本將重兵佈署在北海道地區防範俄羅斯意味濃厚,俄羅斯則擔心日本美國正在加強部署飛彈防禦系統,日本已從美國購買神盾戰鬥系統(Aegis combat system),日本有四艘驅逐艦配備神盾系統,再加上愛國者地對空飛彈系統,美日兩軍計劃在日本北部地區的秋田與山口西南部的試驗場進行部署。俄國認為,這是美國建立一個全球飛彈防禦系統遏制俄羅斯,並提升戰略潛力的意圖。就在安倍訪問俄國之前,俄羅斯遠東軍區在北方四島舉行大規模的戰術演習,內容包括如何擊退敵方攻擊與海岸防禦,出動約2500名軍事人員及800多件武器裝備,包括T-72B主戰坦克、米-8直升機及3艘艦船等。在此情況下,雙方還能簽訂和平條約?俄國真的會歸還北方四島嗎?

日俄想改善長期以來的低迷關係絕非易事,本次是安倍與普欽的第21次會面,去年安倍解散下議院贏得選舉,目前安倍聲望仍有機會執政到2021年。今年3月普欽又當選總統,無意外任期將延至2024年,雙方領導人政權穩定有助於推動兩國關係及政策持續推動。如果日俄關係能夠維持和解態勢,兩個領導人任期內簽署和平協議並非不可行。至於北方四島歸還問題,可能不會有重大進展,俄羅斯從奪回克里米亞贏得國家利益及威望來看,失去北方四島並不符合國家利益,在兩人執政期間是否能夠達成共識,還有待觀察。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