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一路向南》泰國跨性別熟女的輕聲怒吼:習以為常不等於平等接納

即便在泰國常見第三性,泰國法律至今仍不允許更改文件上的性別,「大家習以為常第三性的存在,但那不代表我們已被平等接納。」這議題如只著眼日常的表面很難被發現,但沒被看到的歧視不表示它不存在。

小叔/泰國菁菁寮 Jeknoi Changpuak(泰國朱拉隆功大學語言學博士)

每當有網友在網路平台張貼泰國女性的照片,總有人會問:「是真的女人嗎?」多麼弔詭的反應,看來不少人對於泰國的刻板印象仍停留在「人妖」,彷彿泰國是一個沒有女人的國度。「人妖」,華文中所使用的名詞充滿負面意涵,不該再被使用,至少「第三性」比較政治正確。對於聞名世界的泰國第三性族群,我們了解多少?

至少有一點可確定,肯定不是歌舞台上那般炫麗奪目。那是一時的娛樂演出,而她們所經歷是一生的刻苦銘心。

不少人對於泰國的刻板印象仍停留在「人妖」,對於聞名世界的泰國第三性族群,我們了解多少?圖為2016年泰國變性人選美冠軍Jiratchaya Sirimongkolnawin。(yomyomf.com)

我的心中有一座廟

「我喜歡這個名字,意指受尊敬的人,最重要的是它沒限定性別使用。」

第三性熟女「琪拉狄」的母親懷她時被生父拋棄,母親在烏隆府將她生下托姨婆照養。母親的第二段婚姻給了她一個完整的家,繼父的姓變成她在身分證上正式全名的一部份。

「我的繼父對整個家族隱瞞,謊稱我是他的親生孩子。」

這件事至今仍只有她、母親、繼父三人知道,從出生起就帶著不能說的秘密,但這不該被歸為來自輪迴的詛咒,「至今仍有人認為我們在前世作惡,今世變成第三性還業障。」

「千萬別認為這樣的家庭背景造成我對性別混淆。」

她強調,想變成女人的欲望就在我的基因裡,沒有任何外來因素影響,「我不是被詛咒的人,即使我是在一般家庭成長,我還是想當女人。」她指出周遭來自不健全家庭的人常走偏路,輟學、吸毒等,「我走我自己的路,因為我心中有信仰。」她強調自己不是典型的佛教徒,「有些人去常去寺廟求神拜佛,一樣為非作歹,太偽善。」她透過禪修來了解並約束自己,「我自己心中就有一座寺廟。」 「從幼稚園起就知道自己不同,」與繼父的家族在巴蜀府生活,「我不喜歡暴力,我喜歡扮家家酒,每次我都當媽媽。」

琪拉狄表示當時就是個孩子,對於這世界懵懂未知。上了初中才開始有接觸管道,在男校加入玩橡皮圈跳高的小圈子,「我找到了歸屬感,原來這世界上有與我類似的人。」這段時間是她自我認同的轉捩點,轉學到碧武里府就讀高中,自己租屋居住,「我要先變優秀,讓別人認同我,我才會更有自信做自己。」她參加獎學金考試,以全府第一名的成績獲得著名大學免費教育的機會。

泰國第三性族群,肯定不是歌舞台上那般炫麗奪目。那是一時的娛樂演出,而她們所經歷是一生的刻苦銘心。(galerijafotografija.si/)

變優秀才更有機會被認同

「學生時期我沒遭遇任何歧視或霸凌,因為我做男性打扮。」

但她清楚總有一天要變成女人,「我在師長眼中是模範生,我要做別人眼中的榜樣,我也要證明自己沒有比別人差,甚至更好,這時我還不能做自己。」她補充說明,並不是每一位行為舉止女性化的人都想變成女人。有很多原因必須考量,簡單地說不外乎怕辜負家人的期待,另要考量未來在職場所必須面對的歧視。

「只用三年半就取得大學優等學位,我就是要比別人強。」

用外顯的優勢來掩蓋藏在內心深處的惶恐與擔憂,蛻變之前的路崎嶇難行,只能自己一步一步往前鋪。

「泰國的大型公司根本不會錄取第三性,只要你做女性打扮幾乎得不到工作,即便你學業優秀,表現傑出。這就是為什麼我說許多人擔心未來出入,而不得不隱藏自己。」

初期的職場生活不穩定,頻繁地更換工作,「我不可能著女裝去應徵工作,也不能突然開始著女裝,怕成為被嘲弄的對象。」總是被當成男性對待是內心一個想解卻難解的結。

「我去菲律賓工作,住在團體男宿,全身不對勁,非常鬱悶。」

返回曼谷後找到尊重人權的外商公司,「錄取後先向人事部門確認,公司是否能夠接受我做女性打扮。」面試前五個月才開始服用女性荷爾蒙,下定決心要跟隨自己心底深處的聲音。到職第一天,琪拉狄終於以女性裝扮示人。她花了二十六年才走到這個中繼點,幾經轉折後的蛻變。只是無形的歧視不會被化妝品掩蓋,反而更加凸顯,人生的道路繼續前行,勇敢面對一系列的挑戰。

變性是為自己不為別人

「你知道為什麼泰國第三性都很漂亮嗎?」

琪拉狄頗驕傲地說,「因為在泰國很容易買到女性賀爾蒙,價格便宜。多數第三性定時服用,否則我們會看起來像變形金剛。」講完自己笑得很坦蕩自然,「我們要變漂亮,要讓大家看見,要讓大家接受。」坊間流傳第三性壽命會相對較短,「子虛烏有的說法,我們知道長期服用女性賀爾蒙傷身,所以我們更加注重保養,就我知道七、八十歲的第三性也不少。」以訛傳訛的資訊快速散播,卻也根深蒂固。

「從出生就在男性身體裡,早習以為常,不會有噁心感,但如果是陰道會更好。」

坊間流傳第三性壽命會相對較短是子虛烏有的說法,因為長期服用女性賀爾蒙傷身,所以更加注重保養。(http://www.thailandcabaretshows.com)

變性與否是個人選擇,更需兩位醫師做專業心理鑑定,「並不是每個人都想做變性手術,原因不外乎兩點,不是沒錢可負擔手術費用,就是深信手術後會影響心智或造成過度情緒化。」如有機會琪拉狄也想完成變性手術,但她堅決強調,「我們是為了自己,不為其他人,更不是為男人。」她說有些人變性後仍一輩子單身,但想當女人的欲望必須在今生達成。

「我不後悔做女性打扮,這點非常確定,反倒若沒做女性打扮,才真正背叛自己的靈魂。」

即便在泰國常見第三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數量多到世界聞名」,泰國法律至今仍不允許更改文件上的性別,「大家習以為常第三性的存在,但那不代表我們已被平等接納。」這議題如只著眼日常的表面很難被發現,但沒被看到的歧視不表示它不存在。

「你一定不相信,我們去著名夜店區,他們不讓第三性進去,總認為第三性打著賣淫的意圖。」

只想當個一般人

琪拉狄認為,第三性仍被社會大眾貼次等標籤,如果法律允許更改性別,這問題才有解決的一天。從網路搜尋了照片指出,現在在芭達雅的某些飯店還能見到看板寫著禁止榴槤、寵物、第三性進入,「一樣都是人,為什麼社會對第三性就如此不友善?好像我們的權利被侵犯全是我們自找,是被詛咒的。」

社會大眾對第三性族群的名詞雖有改善,但還不夠友善,「無論是 third-gender、第三性或 ผู้หญิงประเภทสอง (第二類女人)都還是帶著歧視,為什麼我們要當次等人?」她建議「สตรีข้ามเพศ 跨性別女性」比較恰當。

成長的過程我們常被問長大要當什麼,隨著年紀增長不斷改變,「與大家相同我也有願望,但我多了一樣,就是我要當女人。」琪拉狄對泰國政府有三點期望,首先法律要保障變更性別的權利,再來讓同性婚姻合法化,最後她很慎重地說,「有了法律之後,還要能徹底執行。」

她服用女性賀爾蒙、做了隆胸手術、也剛調整了聲道,「我現在講話的音量就這麼大。」趨近氣音,頸部上方的傷口仍隱隱作痛,估計三個月後會比較自然。

「我在可負擔的範圍裡逐步往我的理想前進,慢慢填補自信。」

她幻想著未來要有房、有車,最好能找到愛她的男人,「我這麼努力,你知道嗎?只想當個一般人。」

對比泰國的現狀,台灣允許更改身份證上的性別欄,此外,今年五月二十四日大法官釋憲結果宣佈,禁止同性結婚違反憲法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人民平等,這樣的走向趨近於琪拉狄對泰國政府的三點期待。台灣與泰國的情況有差異,台灣的法律走在大眾的習以為常前面,而泰國的習以為常還未能讓法律跟上。

爭取人權平等的路兩國民眾都在進行,施力點不同,不過肯定是走往同一個方向,人人平等的最終目標。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