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一路向南》泰國語言政策牽繫著泰南三府與中央的愛恨情仇

語言與文化緊密相扣,更代表一個人的身份認同。語言政策的走向左右著族群融合度,執政者在拿捏方向時該深思熟慮。往左是殺戮,往右是和平,找到平衡點是國家管理的一大挑戰。

小叔/泰國菁菁寮 Jeknoi Changpuak(泰國朱拉隆功大學語言學博士)

今年五月初,位於泰國南部北大年府(Pattani)的連鎖大賣場發生爆炸案,官方資料指出,至少六十人受輕重傷。泰國與國際媒體比對分析,發現此案應與主張分離主義的激進份子脫離不了關係。

今年五月初,位於泰國南部北大年府的連鎖大賣場發生爆炸案,官方資料指出,至少六十人受輕重傷。(EPA)

在以佛教為主的泰國,南部緊鄰馬來西亞的三府,以北大年府為主,另有惹拉府(Yala)與陶公府(Narathiwat),由穆斯林人口為多數組成。長年以來當地穆斯林民兵以激烈手段抗議政府,自2004年起至今,超過六千五百人死於非命。泰南三府與中央的愛恨情仇是世紀糾纏,我們在此只能快速回顧歷史畫出粗淺輪廓。不過可從近四十年來中央對地方的語言政策來深入了解,泰南三府以什麼心情對抗中央,而中央又以什麼方式回應地方。

原泰南三府為北大年蘇丹國領土,幾世紀以來因地理位置優越成為商貿重地。十八世紀起,當時的暹羅便意圖統治北大年蘇丹國,但都未能成功。1901年朱拉隆功大帝發動武力鎮壓,強勢引入暹羅精神同化穆斯林人口。直到1909年,《英國-暹羅條約》(Anglo-Siam Treaty) 正式將當時的泰南三府劃分為暹羅領土。伴隨而來的強勢文化及語言同化政策讓穆斯林人民擔心,證明自己血統的馬來文化及語言將會消失殆盡。血統是自我身份認同,泰南穆斯林人民因宗教關係,生活中的所有元素,包含語言、文化,甚至外貌都與泰人民大不相同,要接受同化談何容易。

泰南穆斯林人民因宗教關係,生活中的所有元素,包含語言、文化,甚至外貌都與泰人民大不相同。(圖:網路)

西元1910年暹羅的語言政策以「用泰語文開化馬來人」為目標,西元1922年中央政府強制要求穆斯林學童到公立學校學習泰語文,隨後又要求他們將姓氏更改為泰文名並參與佛教活動,引起穆斯林人口激烈反彈,發起反政府示威活動,為此活動領袖遭殺害或入獄。即便當時暹羅已握有北大年蘇丹國的主權,他們仍極力要求中央政府修正此項同化政策。西元1948年,北大年府南部發起「北大年人民運動」,參與府份包含北大年、惹拉、陶公府及沙敦府(Satun),爭取自治權並提出七項訴求。七項訴求中的第三與第五項直接關係語言,可見其在文化上所佔的重要性。

一、中央政府須充分授權一位來自四府並經由四府人民選舉勝出的人選管理。

二、中央政府須將來自四府的稅收用於四府。

三、中央政府須在小學一到四年級提供馬來文教學。

四、中央政府須同意四府公務員百分之八十為穆斯林。

五、中央政府設在四府公務機關須以泰文與馬來文並行。

六、中央政府須讓伊斯蘭委員會依伊斯蘭傳統制訂四府律法。

七、中央政府須區分宗教法庭與一般法庭,且授予宗教法庭全權。

國家語言為主要政治、經濟及文化的傳達媒介,用來定位國家,也用來團結人民,是國家團結一致的象徵。中央政府為了管理方便,勢必秉持國族一體的概念,不容分裂思想,於是否定這七項訴求。西元1948年,泰南穆斯林人民再度群起抗議,向聯合國請願並展示想要加入馬來西亞的意願,這也是目前泰南分離主義發展的開端。

語言直接反映身份認同,語言政策所帶來的衝擊是一種看似溫柔但效應無窮的政治手段。當時總理沙立.他那叻 (Sarit Thanarat)造訪泰南,返回曼谷後急推「南向政策」,呼籲泰國北部、東北部與中部地區的泰人民為了國家團結與榮耀移居南部,並提供必要的協助,要藉由泰人民的力量,以文化及語言逐步同化穆斯林人民,要讓泰南也能流著對中央忠誠的泰國血液。可惜效果未彰,特別是在泰南三府,中央政府所派駐的公務員通常非穆斯林,也不懂馬來語文,更不解伊斯蘭傳統,格格不入無法獲得認同,往往也被視為摧毀伊斯蘭傳統的威脅。此南向政策讓泰南、馬來西亞與泰國中央政府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張,也成為國際間討論的話題,畢竟緊鄰的馬來西亞有相同的宗教、文化及語言背景,在情感與身份認同上有更明確的連繫。

西元1980年起,整合取代強勢同化。中央政府不再像先前單方強制執行,開始聆聽地方意見,透過多元管道接近穆斯林人民,例如透過廣播節目深入穆斯林社區,並且透過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滿足需求,不過同時也持續先前政策,要求學童透過國民教育學習泰語文。這種換湯不換藥的作法未能有顯著成效,更重要的是語言傳達的風俗民情不同造成歧異,導致稍微軟化後的同化政策也未達預設目標。穆斯林家長仍偏愛將學童送往伊斯蘭學校,整體仍以原本的文化過生活。語言與宗教之間的連結是重要關鍵,爪夷文 (Jawi),以阿拉伯文字母書寫馬來語。數世紀以來,為馬來半島的穆斯林理解古蘭經最為重要的媒介,兩者密不可分。如要泰南穆斯林人民拋棄馬來語文,轉而學習泰語文,在情感上是對宗教的背叛,是大逆不道的行為。這與非居住在泰南三府的穆斯林群眾不同,那些早已被同化的穆斯林人民遍佈泰國,不使用馬來語文,只使用泰語文,已明顯接受與融入泰文化,他們在泰南穆斯林人民的眼中被視為被過度同化的一群。

泰國南部洛坤府薩拉胡丁清真寺(由 Chieh-Ming Lai 提供)

泰南學童從小學習馬來語,原本還有馬來私塾,但已被中央政府禁止。現行穆斯林學童接受國民教育習泰語文,語言變成學習成效的障礙。目前在泰南公立學校以泰語文為主要教學語言,馬來語文與伊斯蘭教育則以個別學科分開教學,非列在主教綱內。相較之下,穆斯林學童因語言關係,未能從學習中獲得成就感,這些學童並未得到公平的學習機會。學術研究指出,泰南學童完成國民教育的比例低。學習成效只是不公平的開始,後續產生的蝴蝶效應更加驚人。穆斯林人民的平均低學歷,造成進入社會後的高失業率,進而導致貧窮比例增高。

語言政策常被執政者當成是統治工具,其中首重國家語言的規劃,包含語料庫建立、使用環境確定及教學計畫實施。除了國家語言外,相對少數族群的語言也該被尊重。更何況泰南三府的情況即便是相對少數,但族群人口數有一定實力,加上堅定的宗教信仰等因素,更該受中央政府重視。也許不必相同規格,但秉持相同概念為基礎是必須。每個環節緊緊相關,儘管近十來年中央政府已積極透過多項管道向泰南示好,例如,成立專門馬來語文研究及保存學術單位等,但緩不濟急,更別說泰南三府與中央政府之間的愛恨情仇是百年累積。泰南人民的憤怒不單由語言政策造成,但就語言學的角度來看,泰國中央政府數十年來對泰南三府的語言政策是失敗的。

泰國南部宋卡府合艾火車站多語標示,由上而下為泰文、英文、中文、爪夷文。(由 Chieh-Ming Lai 提供)

語言與文化緊密相扣,更代表一個人的身份認同。語言政策的走向左右著族群融合度,執政者在拿捏方向時該深思熟慮。往左是殺戮,往右是和平,找到平衡點是國家管理的一大挑戰。台灣仍有族群融合的問題待解決,早期的語言政策被當成強力政治工具,執政者將「國語」與「方言」劃分不應出現的層次,語言本身沒無高低級之分,導致語言傳遞與保存已慢了好幾拍。近年國民教育將母語加入課綱,看似一項致力補救的措施,實則為了執行而執行的政策,實際教學成效仍引起負面聲浪,治得了標未能徹底治本。遲了就得加快腳步,政府該重新審視語言規劃的步驟與細節,制訂語言標準,創造語言使用環境,建立完整教學計畫。語言政策除了對內成為族群融合的政治工具,更是對外發展的利器。

台灣政府目前推行「新南向政策」,鼓勵民間團體前往東南亞交流與發展。如何創造最大效益,東南亞語言人才的培養勢必成為關鍵。政府須仔細規劃各層級的語言政策,有系統地培養人才,方能以當地語言與當地人民溝通,貼近文化並了解傳統,建立雙方最扎實的連結。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