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魔幻拉美》寂靜的戰爭

雖然早已預知起義的後果,但為了自由、自尊與生存,礦區裡的印地安人還是展開「寂靜戰爭」。的確,外界對礦區裡面所發生的事件毫無所知,印地安人遭屠殺的史實在祕魯官方歷史中完全被抹滅。

陳小雀

齊柏林的《看見台灣》,以極震撼的空拍技巧,呈現台灣的美麗與哀痛,喚起各界對母土的重視。五年過後,齊導再度從空中俯瞰太魯閣國家公園內亞洲水泥公司採礦場,感嘆那礦坑又挖得更深了。雖然齊導在執行《看見台灣Ⅱ》時不幸罹難,但他的感嘆發酵,終止亞泥採礦權的呼籲形成一股強大的公民力量。

齊導的感嘆與亞泥的事件,令我想起拉丁美洲的類似情形。

安地斯山脈蘊藏豐富的金、銀、銅、鐵、錫、鉛、鋅等礦產,從西班牙殖民時期以來,即大肆開採。近來,多以「露天開採法」,從哥倫比亞到智利,一個個偌大的天坑,破壞山脈原本巍峨的樣貌,並威脅到附近居民的健康。山脈層巒疊嶂,在這隱密的世界裡,除非身在其中,或由空中鳥瞰,否則無法規窺知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其中,祕魯的塞羅德帕斯科(Cerro de Pasco)海拔高4,380公尺,是帕斯科(Pasco)省的首府,素有祕魯的礦產首都之稱,經過幾世紀的開採,整座城幾乎成為大天坑,彷彿被吞噬一般。

祕魯的塞羅德帕斯科海拔高4,380公尺,是帕斯科省的首府,素有祕魯的礦產首都之稱。(De Ottocarotto wikimedia.org/)

塞羅德帕斯科礦產公司(Cerro de Pasco Corporation)為一家美國企業,成立於1902年。1960年代,塞羅德帕斯科礦產公司併入兩家祕魯礦產公司後,壟斷了祕魯百分之八十至九十的礦產,主要生產銅、銀、鉛、鋅和鉍,其中又以銅礦為大宗。為了採礦,塞羅德帕斯科礦產公司非法侵占印地安人的土地,此外,採礦所排出的廢水及廢石含有重金屬,不僅污染環境,也嚴重危害居民健康。當地印地安人尋求正常管道抗議,不僅無法得到政府的支持,反而換來當權者的血腥鎮壓。換言之,政府與礦產公司勾結。

祕魯作家史可薩(Manuel Scorza,1928-1983)善於寫詩,也是優秀的小說家,更是社會運動者。他長年關注塞羅德帕斯科礦產公司的不當開發,甚至協助印地安人投入抗議活動,而導致他被迫流亡國外。史可薩於是以史實為藍本,在1971至1979年間,出版了《為蘭卡斯敲響戰鼓》(Redoble por Rancas)、《隱形人加拉孟布》(Garabombo, el invisible)、《失眠的騎士》(El jinete insomne)、《阿加畢多.羅布雷斯之歌》(El cantar de Agapito Robles)、《閃電之墳》(La tumba del relámpago)五部小說,組成名為「寂靜戰爭系列」(Ciclo de La guerra silenciosa)五部曲,以文字為印地安人的抗爭留下紀錄,同時藉文字控訴礦產公司在政府的撐腰下,剝奪印地安人的生存權。

塞羅德帕斯科礦產公司非法侵占印地安人的土地,採礦所排出的廢水及廢石含有重金屬,不僅污染環境,也嚴重危害居民健康。(pueblomartir.wordpress.com/tag/cerro-de-pasco-railway-company/)

取名「寂靜戰爭」,刻意凸顯外界對礦區裡所發生的事件毫無所知,同時有意強調印地安人遭屠殺的史實在祕魯官方歷史中完全被抹滅。自獨立以來,祕魯參與不少對外戰爭,官方歷史對這些戰役著墨頗深,藉此頌揚祕魯的愛國主義,惟獨對內部的抗爭事件,隻字未提。為了還原歷史真相,這五部小均有抗爭情節,也皆有其率領抗爭的英雄人物;然而,每部又同樣以大屠殺為結局,儼然悲慘宿命的無限輪迴。

1983年,史可薩從馬德里搭機準備飛往波哥大,飛機起飛不久後即撞山,史可薩不幸於這場空難中身亡。

史可薩以非印地安作家身分,替印地安人的不幸發聲,試圖重塑過去光榮的印地安文化,並還原印地安人該有的歷史地位;因此,「寂靜戰爭系列」五部曲被類歸為「本土化主義小說」(novela indigenista)、或「新本土化主義」(novela neo-indigenista)。以「寂靜戰爭系列」的第一部小說《為蘭卡斯敲響戰鼓》為例,故事聚焦於帕斯科省的蘭卡斯印地安行政區,居民以放牧為生,礦產公司為了己身利益而築牆圈地,堵住居民的對外通道,居民因此難與外界溝通,更無法向外放牧羊群,導致羊群缺乏牧草而紛紛餓死。

史可薩以非印地安作家身分,替印地安人的不幸發聲,試圖重塑過去光榮的印地安文化,並還原印地安人該有的歷史地位。(diariouno.pe)

在《為蘭卡斯敲響戰鼓》裡,史可薩以拉美作家慣用的黑色幽默手法,描寫礦區所製造的廢水及廢石造成動物大逃亡,鷹、隼、燕、鶯等本為天敵,卻為了逃命,一起飛離污染區;夜行性動物顧不得白日的強烈陽光,紛紛傾巢而出;鱒魚與其在廢水中暴斃,不如跳上岸。行政區裡的水源幾乎被污染,甚至神父在做彌撒時,那被祝聖過的水也是遭污染的水。這是帕斯科省的共同現象!

恐懼籠罩著帕斯科省,除了生態浩劫之外,還有專斷獨裁。當地的法官善於玩弄法律,協助礦產公司侵占居民土地,同時以高壓手段宰制居民。居民在求助無門之下而起義,展開「寂靜戰爭」。事實上,居民早已預知起義的後果;然而,為了自由、自尊與生存,只能決一死戰。

塞羅德帕斯科整座城幾乎成為大天坑,彷彿被吞噬一般。(lamula.pe/)

對印地安人而言,礦區不只有春、夏、秋、冬四季,還有第五季:屠殺。

如此悲淒的故事並非虛構情節,而是歷史上沒紀錄的事實,幾世紀以來悄悄發生在安地斯山區。

藉由「寂靜戰爭系列」,讀者窺見了殘酷歷史。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