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政治的日常》改變時代的日本人:遠渡重洋的哥拉巴先生

在帝國主義以武力打開亞洲市場的時代,荷蘭人的勢力正在衰退,日不落帝國正在崛起,飽受殖民者欺凌的亞洲各國的民族主義,正在醞釀。哥拉巴先生作為一位優秀商人,在做生意的同時,也持續地關心日本政局的發展。敏銳的他賣武器跟船給幕府,也賣同樣的商品給倒幕人士。

李拓梓

站在哥拉巴園頂上,想像著哥拉巴先生(Thomas Glover)倚著欄杆,不可一世的看著長崎港來來往往的船隻的樣子。當年離開家園的時候,哥拉巴先生不曉得知不知道,船一旦啟航,他這一生就不會再回到故鄉蘇格蘭了。他當然也不會想到,自己的一生,將如眼前的海浪般波瀾壯闊,而且迭有潮起潮落。

十八歲那年,他上了前往亞洲的船,以英商怡和洋行一員的身份,先到了上海,後來又因緣際會,來到長崎。在長崎,哥拉巴不再當怡和的僱員,但因為上海經驗,讓人感覺到他對東方的熟悉,於是一如資本主義擴張的常態,這位怡和的前員工,成為怡和在日本的代理商。

由哥拉巴故居向外所見的長崎港。(By Flickr user: Kanko* from Nagasaki, Japan)

當時的長崎已經開港,外國人獲得很大的活動自由。再也不像幕府鎖國時期得到特許的荷蘭人,只能被限制在出島。為了在日本做生意,哥拉巴先生努力經營,不僅生意做得嚇嚇叫,還能講得一口好日文,每天為了出口歐洲人最愛的絲綢、茶葉四處奔波。

那是帝國主義以武力打開亞洲市場的時代,荷蘭人的勢力正在衰退,日不落帝國正在崛起,飽受殖民者欺凌的亞洲各國的民族主義,正在醞釀。哥拉巴先生作為一位優秀商人,在做生意的同時,也持續地關心日本政局的發展。敏銳的他賣武器跟船給幕府,也賣同樣的商品給倒幕人士。

為了生意,哥拉巴先生宣布自己在擁幕、倒幕之爭中保持中立。一如所有成功的生意人,他同情倒幕人士,但也跟幕府來往。但他很明顯地感受到幕府氣數已盡,所以決意傾更多的力量,跟倒幕的薩長土肥等西南雄藩人士交往。

他不僅賣武器,也販售出國機會給維新志士。幕末時期的留學生,無論是薩摩出身,維新後擔任文部大臣的森有禮,或者後來長期掌握政權的長州藩士伊藤博文、井上馨等人,當年出國留學時,都受過哥拉巴先生的庇蔭。現在長崎的哥拉巴宅邸,上面還有一個小閣樓,據說就是當年想要偷渡的志士為了逃避依然相信鎖國的長崎奉行追捕時,所躲藏的地方。

幕末時期的留學生,無論是薩摩出身,維新後擔任文部大臣的森有禮,或者後來長期掌握政權的長州藩士伊藤博文、井上馨等人,當年出國留學時,都受過哥拉巴先生的庇蔭。(圖:網路)

哥拉巴先生不只庇護志士,也賣武器給薩長土肥諸藩,在倒幕的軍備競賽當中,哥拉巴因為經營軍火生意,賺了不少錢,成為長崎地區「喊水會結凍」的超級商人,在山上買了地,蓋起豪宅。而這位商場梟雄的宅邸,也成為長崎地區政商人士交際應酬的所在。

維新之後,把身家賭在倒幕派那邊的哥拉巴先生,因為政商關係,而有了更多特權,他經營鐵路、進口機械、開發煤礦,得到很多政商關係下的特權。不過福兮禍之所倚,政府可以給你獨門生意,也可以讓你退無死所。因為過去讓他得到暴利的軍火生意,現在因為「明治維新」而失去了經營環境,哥拉巴先生的財力也面臨了不再有暴利的風險。在1870年,哥拉巴洋行竟然因為週轉不靈而倒閉了。

洋行倒閉後的哥拉巴,從一代巨賈突然變得身無分文,好在出外靠朋友,年輕時被他賞識的土佐商人岩崎彌太郎,此時正在崛起,這位過去一窮二白的商人,現在口袋飽飽,新政府人士莫不讓他三分。彌太郎看到當年的恩人遭逢困難,二話不說,就將哥拉巴先生聘為顧問,讓他以「高島煤礦」經營者的身份,繼續在日本商業圈混下去。

於是,哥拉巴先生成為三菱投資的「高島煤礦」的實際經營者,但這家高島煤礦的經營並不順利,首先是因為虐待工人引發的勞資糾紛,經常讓哥拉巴先生疲於奔命,到了1906年,高島還發生了礦場爆炸,死了兩百多條人命。

維新之後,把身家賭在倒幕派上的哥拉巴先生,因為政商關係,而有了更多特權,他經營鐵路、進口機械、開發煤礦,得到很多政商關係下的特權。圖為哥拉巴與三菱的成員於宅邸前合影。(www.japansmeijiindustrialrevolution.com)

儘管煤礦經營的二二六六,哥拉巴仍然有別的生意在做。他說服岩崎彌太郎投資當時「麒麟麥酒」,準確地看準明治維新之後日本朝向西化而去的市場藍海,於是他們兩人皆搖身一變成為啤酒大亨,為日本啤酒產業打下根基。日本至今仍是世界啤酒製造的大國,有深厚的啤酒文化,而麒麟啤酒現在的口碑和成績,當然和當年三菱建立的基礎息息相關。

哥拉巴也有幾段感情,他娶了日本太太,生了孩子。但現在他宅邸下的「蝴蝶夫人」塑像,跟他並沒有什麼關係。普契尼的「蝴蝶夫人」場景,確實疑似哥拉巴園,但哥拉巴令人所知的婚姻當中,並沒有做出劇中那些令人後悔的蠢事。

不過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哥拉巴家也有別的悲劇。他的孩子當中,最有名的一位叫做倉場富三郎,富三郎先生也是一位成功的生意人,但他的混血身份,讓他在大家以「美英鬼畜」稱呼外國人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變得很難做人,經常被警方軍方找麻煩。

終戰之時,他的故鄉長崎被盟軍投下原子彈,富三郎覺得人生已經失去意義,於是上吊自殺。哥拉巴先生遠渡重洋創下的基礎,在此終於停了下來,一如他最愛的長崎海濱,有潮起,也有潮落。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