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自由共和國》許錫鐸/仇恨與寬容

2015-08-31 06:00

許錫鐸/歷史教師

第二次世界大戰已經在一九四五年結束了,但有一個國家的人,至今仍不肯結束這場戰爭。

這個國家的人,就是中國人。

 圖為情境照。(歐新社資料照)

並不是七十年不夠久,不夠忘卻傷痛,不夠去寬容。而是選擇。

「仇恨」和「寬容」是一種選擇,而中國人選擇仇恨,或許可以理解是因為那八年的家破人亡,是無法忘卻的痛。我們可以理解這種傷痛,也可以尊重仇恨的選擇。

但中國人除了選擇「永不停止仇恨」,還選擇了「把仇恨傳給下一代」,用教育,用意識形態,用所能夠掌握的資源,務必要讓下一代或更下一代,都「莫忘國仇家恨」。即便曾經發動戰爭的極右派日本軍閥早已成為歷史塵埃,仍要下一代去仇恨這個國家,這個種族。

而這種傳承仇恨的情結,在當今世界的普世價值中,不可不說是一種相當另類的民族性。

若是曾因戰爭而受難的當代人選擇仇恨,是我們可以理解並用同理心去體會的,但若是硬要把仇恨加諸在無辜下一代的生命歷程裡,那就絕對是一種病態了。

六十六年前國共鬥爭的結果,國民黨失去政權,來到了台灣,也把仇恨傳承了過來。

於是我們被教育要「消滅萬惡共匪」,要「殺朱拔毛」,要「反攻大陸」,我們幼小的心靈裡,充滿著對國家的熱愛,對國旗的感動,對「領袖」的崇拜。

或許就這樣一直長大也沒什麼不好,一生只有一種價值一直到死,也是一種幸福。

但我們的成長過程是很錯亂的,是不斷要跟腦海裡已被深植的意識形態不停的對抗。課本教我們日本殖民台灣的種種惡行,阿公阿嬤卻老是說日本時代如何美好。當我們還在仇恨共匪,也確確實實的了解了共產黨的可怕,見到了中國在大躍進、文化大革命中的慘況,也為了「天安門事件」而聲援的時候,才沒幾年,政府要我們改口,不能再叫他們共匪了,要稱他們為中共。

這樣也很好,我們可以接受,因為一直叫人家「匪」實在很沒氣度。

不過,對共產主義的極權和不民主的認識,我們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我們可以不再仇恨共產黨,但我們卻無法否定對共產主義會讓人失去一切自由的畏懼。

又曾幾何時,這個教育我們仇恨共產黨,又要我們放棄仇恨共產黨的政府,現在卻要我們承認跟中國是「一家人」,用各種宣傳媒體,用他們能用的資源,要我們放棄「台灣意識」。

你說阿公的日本時代好,就說你是「皇民餘孽」,你說台灣主體,就說你是「台獨」;你不同意兩岸統一,你也是「台獨」;你反對服貿,你依然是「台獨」;你反對再用教科書進行思想教育,你還是「台獨」。

也許我們真的不明白這些人究竟在想些什麼,但是在台灣,無論是曾經被灌輸仇恨的中年人,或是抱著電玩長大的新一代,大部份的人都同意一件事,就是我們愛台灣這塊土地,我們都喜歡現在的自由自在,我們都以這塊土地的人情味而驕傲,我們都不想失去這一切。

無論你們用政治,或是用經濟,想要把台灣帶向中國的範疇裡,我們都還是不能不去愛這塊土地的歷史,這塊土地的人情。

而你們,能否認嗎?

已經在台灣享受自由民主大半輩子的中國人們,你們到底在想什麼?

我們真的很錯亂,但這錯亂,還是因為你們更錯亂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