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薛化元/微調課綱爭議的實相與虛相

薛化元/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教授

根據微調課綱編寫的國文及歷史、地理、公民第一冊教科書,在八月一日開始的新的學年,已經可以使用了。不過,除了以高中學生為主體的抗議行動仍然持續之外,高中歷史、公民老師、歷史學界以及學者、社運團體組成的反黑箱課綱行動聯盟,也持續抗議。自從高中教科書結束部編本的階段,開始進入「一綱多本」之後,每次課綱制定也都有反對、批評的聲音。但是,像這次反對微調課綱的行動,無論是規模或是延續性,都是前所未見的。

 圖為「微調版」公民課本樣書。(資料照,黃益中提供)

不但反對微調課綱行動並未停止,隨著抗爭強度的提升,也受到媒體廣泛注意,連國際媒體也有報導。其中不乏試圖針對正反雙方提出的課綱爭議點進行討論,或是以政黨、藍綠認同,作為爭議焦點的報導。但是,以歷史微調課綱為例,爭議的核心問題難道真是幾項被提出討論的史實而已嗎?在進入新學期之後,微調課綱的爭議,難道沒有轉圜餘地嗎?

首先,我們必須指出,在台灣自由化、民主化改革以後,甚至在強人威權時代,從來沒有一次歷史課綱(課程標準)遭到這麼大的質疑。主要原因除了微調內容爭議之外,已知沒有微調課綱的成員是國內歷史系所教授或是中研院的研究人員,這不僅是歷史學門的空前之舉,在其他學門也前所未見,因此遭到專業上的嚴重質疑。連署展開沒幾天,大學歷史和台灣史相關系所,以及中央研究院史語所、台灣史研究所十多位主管領銜,超過一四○位歷史學者連署。過去,連官方動員的歷史問題連署行動,也未曾有如此大的規模。

其次,課綱制定程序的正當性與合法性,也受到強烈質疑,最根本的,就是微調課綱發動的根據,竟是所謂檢核小組的臨時動議。而在課綱草案完成後的公聽程序方面,也相當草率,連任教的老師都來不及報名。至於後續從課發會到課審會分科會議、課審會大會,連著趕開,在正常程序下,恐怕連會議紀錄的確認都有爭議。之前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教育部敗訴,固然著重在資訊公開的部分,但是,資訊公開後,包括會議紀錄、表決結果,都可能足以讓微調課綱僅存的程序走完的部分翻轉。

由於學生強力抗爭,逼使立法院舉行朝野黨派協商微調課綱爭議的處理問題。教育部卻以書商已印製根據微調課綱修改的教科書為由,反對停止微調課綱的適用。但是,無論學校老師或是書商,都有表達如要採用微調前的教科書,時間上不是問題。就此而言,應該進一步討論教育部可否廢止微調課綱,或是停止其適用?

基本上,教育部發佈的微調課綱,雖在行政命令的屬性上有爭議(是否屬於法規命令?)但是,做為主管機關,教育部當然可以在「發現」微調課綱專業內容有問題,或是行政程序有嚴重瑕疵之際,隨時依循法定程序廢止微調課綱。

至於教育部宣稱新舊兩份課綱,代表兩種不同的史觀,應該包容多元,更是不知所云。縱使廢止微調課綱,現狀下回歸的就是微調前的一○一課綱。一○一歷史課綱是馬英九政府組成委員會,微調主導人王曉波也參與制定的。如果硬要說,一○一課綱是去中國化、媚日的或是有台獨傾向的,這可不是藍綠對抗、朝野對決,而是指控馬英九政府主導制定的課綱。

總之,面對微調課綱的爭議,無論是專業或是程序,教育部的決策都相當可議。若要平息紛爭,結束學生抗爭,還是懸崖勒馬,廢止微調課綱才是治本的方法!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