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在東奧創下史上佳績之後

台灣選手在東京奧運表現優異,所獲獎牌之多,創下紀錄,讓國人極為振奮。體育運動是國家軟實力的展現,台灣選手在東奧的傑出表現,可謂集天時、地利、人和之便。東京與台灣幾無時差困擾,天候環境相近,日本還動員靜岡等九個城市接待台灣選手。同時,我國選擇舉重、羽球、桌球等項目重點發展,聰明地在奧運參與競賽,這次終於開花結果。

台灣人特別有感的,除了運動員的拚鬥精神,幕後的練習培養,還有贏得勝利的激昂。特別是羽球男雙王齊麟、李洋奪得金牌,在臉書說:我來自TAIWAN,我是台灣人。頒獎時台灣旗歌齊揚,而居次位的中國五星旗在旁,讓不少台灣人踴躍按讚:台灣打敗中國,一邊一國。

台灣人特別有感的,除了運動員的拚鬥精神,幕後的練習培養,還有贏得勝利的激昂。特別是羽球男雙王齊麟、李洋奪得金牌,在臉書說:我來自TAIWAN,我是台灣人。(路透社)

台灣的奧運「黃金計畫」,挑選可能在奧運得牌的選手栽培,這次有了好表現。其中,原住民運動員的表現更值得讚揚。在東奧為我國得到首面獎牌的柔道選手楊勇緯,是排灣族人;舉重金牌的郭婞淳,出身阿美族;其他在田徑、射箭、拳擊、跆拳道、自由車等項目,原住民選手也人才濟濟。歷史上,一九六○年在羅馬奧運為台灣首次得到獎牌的十項全能好手楊傳廣,也是阿美族人。原住民在運動場上的表現之外,東奧期間的八月一日是原住民族日,這是憲法把「山胞」正名為「原住民」的日子,原住民正名的努力同樣值得闡揚,也凸顯了我國在奧運正名的正當性與必要性。

我國以「中華台北」之名參加東奧,梅花五環旗取代國旗,國旗歌權充國歌。這一所謂「奧會模式」,十足侵害我國的尊嚴與地位,是中國打壓、國際奧會妥協、兩蔣時代堅持「漢賊不兩立」錯誤政策所種下的惡果。試想,如果「麟洋配」奪冠頒獎時唱名「台灣」,升起我國國旗,演奏的是國歌,世人不說自明,那是台灣得金牌,豈不更真實、美好而感人?

有人以「比賽重在參加」,指正名將斷送參與機會,奧會也會不准,進而反對正名。從各種角度看,這是為安於不正常的現狀找理由,只會讓我們的國家和運動員在國際運動場合繼續遭到屈辱與傷害。

以事實與常識說,「中華台北」望文生義,絕非國名,英文Chinese Taipei意思是「中國的台北」或「中國台北」,簡稱TPE更讓世人莫名其妙。同時,國際間雖有以首都代表國家,但並非正式場合的用法,況且以台北「天龍國」代表台灣為國名,也不合現實。以東奧我國選手為例,戴資穎來自高雄,是港都親善大使;盧彥勳在桃園出生,新北三重長大;詹詠然、詹皓晴姊妹來自台中東勢;加上郭婞淳、楊俊瀚等各地原住民,顯示「中華」、「台北」無以反映台灣真實,反而把我國名分搞到不倫不類,舉世僅見,台灣人要讓這一名稱及連帶的旗歌繼續糟蹋我們的國家嗎?

日本NHK、南韓MBC在東奧開幕式直呼「台灣」,凸顯「中華台北」的扭曲不實。全球傳播的英國BBC更以「三個不能用自己國家名字參賽的代表隊」為題,報導東奧有二○六個代表團參加,都以國家名義,僅三個例外,「中華台北」是其一;且因「常把國際觀眾搞得一頭霧水,一些國際媒體乾脆直接稱呼為『台灣隊』」;其次是俄羅斯,因禁藥問題,只能用俄羅斯奧會(Russian Olympic Committee)或ROC名義;另有二十九名運動員以「難民代表團」名稱與賽。只因政治理由,台灣與難民、因禁藥被罰的隊伍同列,且名不正言不順。《紐約時報》在報導台灣所受差別待遇時說,「政治一直在阻礙台灣獲得奧運榮耀」;正常的台灣人要再忍受嗎?

反對台灣正名的,不消說首要是中國;戴資穎以往曾感嘆無法在國際賽事中升起台灣國旗,都被中國網民戴上台獨的帽子。在我們內部,當年堅持「漢賊不兩立」,也不接受以「台灣」或「福爾摩沙」為名的中國國民黨人,至今不知悔改,猶常以「中華」意指「中華民國」或ROC自慰,但ROC在這次東奧已別有所屬,這幫人卻寧讓台灣續受屈辱,並藉此向中國輸誠。還有一些人,出自失敗主義,宣稱國際奧會不准,且影響參與機會;但有如曾三次以「台灣」之名參加奧運「飛躍的羚羊」紀政所指出,奧會有史以來,從未發生選手因「名稱問題」而喪失參賽權。

台灣在國際賽事「做自己」,必有外在阻力,但外在環境已明顯有變,我國駐外代表處都可能以台灣為名;正名的事,為所當為,我們不能遇難輒縮,「不做才是不可能」,妥善有謀地規劃,積極長期以赴,事在人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