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謹向楊志良教授建議

◎賴其萬

日前在電視上看到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教授發表他對一位年輕醫師罹患武漢肺炎的看法。他認為這醫師行為可議,「假如我是院長,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他開除」。我當時的直覺是現在正是急需醫療團隊、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與全國人民通力合作的時刻,怎麼會這般白目地發表如此偏激看法。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中央社)

這兩天來報紙、電視也陸續提到來自官方與民間對他的不以為然,但他仍毫無歉意,還以「陳建仁、李遠哲做過插管嗎?」回應,真是令人痛心。媒體還繼續引述他「沒有按照防疫SOP行事」、「後續出現症狀沒有警覺心」、「未立即通報,反而返家、逛商場、又回到工作點」等說詞。但仔細想想,楊教授雖為公共衛生知名學者,曾經高居全國衛生保健的領頭羊,但他應該是沒有感染醫學科的背景,更不可能當天有參與這位受到感染的醫師治療病人的現場,但他卻在「人」、「時」、「地」都無法比真正在該醫院的醫療團隊更清楚的情況下,以「事後諸葛」的身分下指導棋。我不相信楊教授說這些話時,他真的仔細看過「防疫SOP」?武漢肺炎的初期症狀真的都那麼容易診斷?這位醫師真的故意延誤就醫、四處遊蕩嗎?

我在美國教學醫院工作廿三年後,一九九八年回到台灣,今年又正好是另一個廿三年。我的確在初返國門時,感受到不少台灣不理想的問題,但多年實際參與台灣的醫學教育、醫學院評鑑,以及衛生署(今日的衛福部)、教育部的工作,我開始注意到目前台灣日漸緊張的醫病關係,已嚴重影響到醫療團隊的士氣!尤其這幾年由醫學生口中得知醫病關係緊張已衝擊到年輕醫師,而更讓我擔心的是這種氛圍影響到許多有能力有愛心有理想的年輕人,對這個過去被認為是可以救人,又可以有理想收入與社會肯定的好職業,已經因為社會的「仇醫心態」而卻步。因此我對任何助長這種心態的不實言論深惡痛絕。

我誠懇地希望楊教授能夠虛心自我檢討,作一番澄清。我深信,一位學術地位崇高的學者應該不會因為過去的幾句話而身敗名裂,但如果他能體會全國防疫團隊一年多來的辛勞,並以「同理心」去了解這位年輕醫師的處境,願意做一番說明與道歉,鼓勵醫護士氣,相信他會得到更大的尊敬。

(作者為醫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