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兩岸與國際》中國進入由盛而衰的轉折

和平、理性與發展本是國際社會眾願之所歸。中國有其角色:做個善霸或惡霸、選擇和平或戰爭?球在中國的手中,勢頭卻在美國。但以目前習近平這種對外戰狼式的外交舉措以及對內文革式的鬥爭,令人無從樂觀。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中國啟動改革開放政策後,美中關係一直處於相對友好狀態,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是建交以來第一個嚴重的衝突點,中國因而遭到美國為主的西方大國之經貿制裁與武器禁運。然,國際社會與中國市場互相需要的誘因促使雙方的妥協。1992年五月鄧小平南巡後,中國進行第二次改革開放,經貿制裁鬆解而武器禁運雖仍有,卻執行不徹底,享受開放成果,自此中國對外開放的門就沒有再關起來,直到去(2020)年7月1日北京對香港頒布國安法後,中國被美國在經貿、科技、學術、外交與軍事的圍堵加劇,而民主同盟也隨跟進後,中國步入鎖國。

曾是習近平的老朋友、奉行多邊主義的美國總統拜登在今(2021)年1月20日就職後,中國被美國及其盟友的包圍網甚至比前總統川普時期被裹得更緊;而中國與美國及民主同盟在上述領域脫鉤與對立,日益明顯。同時,習近平為應付外力的圍堵與內部的反對勢力,以及嚴防內外勾結或有錢有勢的反習力量的結盟,他切斷某些私營大企業家、知名人士與藝人的聯外關係。除此之外,激起仇外意識、採取弱化英語教育的對策,公然與美國別苗頭、分庭抗禮。

不同於1992年春的二次對外開放,這次美中間的勃谿以及美中彼此大門的相互收窄,短時間很難復原。回顧過去三十年:中國對美國的門由關而開;再由開而關。過去中國學者常講「中美關係好也好不到哪裡,壞也壞不到哪裡」,已未再聽聞。依目前習近平這種孟浪、文革式的政治運動所進行的社會全方位改革作為觀之,中國對外人的引資勢將大減,而美中關係要恢復2018年前的模樣,恐怕十年內仍難見得。

習近平為應付外力的圍堵與內部的反對勢力,激起仇外意識、採取弱化英語教育的對策,公然與美國別苗頭、分庭抗禮。(EPA)

過往三十年,美中經濟的沉浮與枯榮,對比明顯,2001年9月11日恐怖組織對美國發起自殺式攻擊是個重要分水嶺。而當時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包庇賓拉登,導致美國發起對阿富汗的猛烈攻擊。塔利班後來雖下野,卻走入地下,滲透到社會各角落,一直扮演重要的對抗角色。塔利班的纏鬥讓美國深陷戰事的泥淖,中國則埋頭搞建設、悶聲發大財;自此,美中的經濟實力,一降一升。而這也多少導致從阿富汗與伊拉克撤軍成為美國兩黨共識的主要原因。

阿富汗一直被稱作帝國的墳場,蘇聯與美國被套牢而國力衰退是這一代人所見證的;如果這是種宿命,那麼,下一個陷入泥淖的是否為與塔利班關係甚密的中國?重建百廢待興的阿富汗需耗鉅資,當塔利班慶祝政權成立的那一刻,恐是北京噩夢的開始。

阿富汗一直被稱作帝國的墳場,蘇聯與美國被套牢而國力衰退是這一代人所見證的;如果這是種宿命,那麼,下一個陷入泥淖的是否為與塔利班關係甚密的中國?(AFP)

中國是大國,累積了四十幾年的經濟成果,有其堅實的底氣。只是,集中與快速而失衡的發展所沉澱的沉痾也是根深蒂固的,尤其是這兩年來在習近平對其所認定的不正常事態,以強勢行政力扭轉之下,已讓內外煎熬而嚴重內傷的社會經濟體系受到更進一步的摧殘。中國或許仍會是區域強權,但紛亂與衰敗將逐漸顯露。未來中國將須面對的三大挑戰:

(一)外部:

中國在2017年十九大所揭櫫的社會主義路線已毅然向三權分立的民主主義與私有制為根本的資本主義大聲告別:以公有體制為經濟基礎的一黨獨大的國家政策才是中國通往康莊大道之鑰。自拜登上台以來,美中在經、社、政、文、外、軍等領域的惡質互動,已說明彼此已不再互寄希望。各領風騷,各有隨眾,只是中國明顯處於弱勢方。

(二)內部:

對習近平而言,攘外必先安內,但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各個層面在和國際接軌的過程中,早已密不可分,但為了清除以資本主義和民主主義所包藏的帝國主義遺毒,嚴格管制對外交流與淨化被感染的共產思想初心,對國內進行人與事的全面文革式的整肅乃勢在必行。這種態勢將對內部社會的生機與活力產生嚴重的摧殘,也令外面資源的投入為之卻步。

習近平為了清除以資本主義和民主主義所包藏的帝國主義遺毒,嚴格管制對外交流與淨化被感染的共產思想初心,對國內進行人與事的全面文革式的整肅乃勢在必行。(AP)

(三)阿富汗的「帝國墳場」夢魘的再現:

9-11美國遭受恐怖襲擊,它為集中報復力量,走親中路線,並對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放行;中國國力為之陡升。相反地,美國投入阿富汗與伊拉克反恐與重建,耗費龐大的資源,國力日衰,撤軍成為美國兩黨共識。2014年底,北約國際部隊結束了在阿富汗的作戰行動,把打擊塔利班的任務交給了阿富汗政府軍。但塔利班異軍突起而政府軍節節敗退。8月31日美國自阿富汗狼狽撤軍。接下來塔利班要重建殘破不堪的阿富汗,急需資金,中國顯然是與塔利班交好而接下爛攤子的金主。中國將陷入兩難:幫,那是無底洞;不幫,塔利班一旦反目,攪亂中亞秩序,再與疆獨結盟,中國將面對來自海上與陸路的夾擊,進退兩難。

反中與反美已是當前美中互動的氛圍,是全面與結構性的,而旁觀者越來越沒有不選邊的空間。台灣執政的民進黨除了選邊美國之外,別無他途;在野的泛藍試圖在美中之間取得平衡,但隨著美中衝突的白熱化,此如意算盤應該會失效。和平、理性與發展本是國際社會眾願之所歸。中國有其角色:做個善霸或惡霸、選擇和平或戰爭?球在中國的手中,勢頭卻在美國。但以目前習近平這種對外戰狼式的外交舉措以及對內文革式的鬥爭,令人無從樂觀。治大國如烹小鮮。習近平孟浪的文革式改革作為,失敗的機率應大於成功。但假如習近平成功了、中國勝利了,那將是人類的奇蹟或浩劫。屆時,古今東西的政治學理論典籍將被束諸高閣,遭到棄置的命運。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