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兩岸與國際》美中相搏將催化習近平政權的衰敗

北京深知國企的沈痾已深,但畢竟它占工業産值的20%以及就業人口的17%,關乎經濟與政治穏定,因此整頓只能緩歩走,但富國強兵的超趕計畫卻又刻不容緩,不宜遲。於是,當產業旗艦的「中國製造2025」遭美國的貿易與技術制裁而面臨腰斬時,中國的經濟前景陷入一片茫然:進,瀕臨懸崖;退,亂了一盤棋。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美中貿易戰於7月6日爆發。北京要求媒體不要過度批評川普,而川普也對中國和習近平表示尊重,雙方都想預留餘地。態勢上是美國採攻而中國採守。不過,這已不是單純的貿易戰,也是經濟與科技爭霸,甚至擴及外交與軍事的對決。

去年2月3-4日美國防長馬蒂斯訪日,便指控中國企圖利用經濟與軍事力量恢復大明王朝以中國為中心之册封體制。而據美國貿易代表希特萊澤判斷與中國的交涉將耗時一年看來,未來雙方勢將被迫進行決戰前的全面動員,並結晶成對峙的結構現象。

中方的回應方式看起來是想息事寧人,然樹欲靜,風不止。而習近平政權的集權本質,牽一髮動全身,讓他退無可退;退一步,將滿盤輸。而從習近平今年以來的種種政治動作,不管對內或對外,皆顯示他個人式獨裁的集權體制不會動搖:4月2日,他主持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强調加強黨中央對經濟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6月22日,主持中共中央外事工作會議,強調以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主軸,並堅持外交是國家意志的集中體現,必須堅持外交大權在黨中央。

美中貿易大戰態勢上是美國採攻而中國採守。不過,這已不是單純的貿易戰,也是經濟與科技爭霸,甚至擴及外交與軍事的對決。(AFP)

習體制的優勢在於集中與強大,但它的弱點與風險也在於此。而面對立即的美國威脅,這個體制已無暇進行調整,甚至會對服從的紀律更要求以應急。回頭看,習近平上台後,這一幫歷經紅衞兵洗禮的文革世代已做了「追毛棄鄧」的抉擇。1986年鄧小平在談到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時强調:「黨政要分開,解決黨如何善於領導的問題。這是關鍵,要放在第一位。」然自2015年以來,鄧小平所倡導的黨政分離,已遭習近平棄置。2017年3月5日,王岐山公開否定「黨政分開」之說:「在黨的領導下,只有黨政分工,没有黨政分開,對此必須旗幟鮮明、理直氣壯。」2017年10月18日習近平在十九大工作報告中揭櫫了14條「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其中,第1條載明:「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報告中,習誓言「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嚴明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在「黨管一切」的思路下,為了國富兵強,中國發展戰略性與關鍵性產業,要寄希望於國企的大型化與集中化。而為管控,每個企業都設有黨組織,仼何有關企業的重要決策,要先由黨委組織的研究與討論,再交由董事會來決定與落實。黨書記和董事長同一人。公司的黨委成員也在董監事與經營團隊擔任要職。黨政企是鐵三角的關係,保障了內部意見與意志的高度整合。

在「黨管一切」的思路下,為了管控,每個企業都設有黨組織,仼何有關企業的重要決策,要先由黨委組織的研究與討論,再交由董事會來決定與落實。黨書記和董事長同一人。(VCG)

當中興事件爆發後,《人民日報》的文章回應稱:「中國將不計成本地加大芯片投資」,即便現實是中國國產的芯片自給率仍不到10%,對美國製芯片的進口仍十分依賴。跡象顯示,北京的主戰派已無退路,必須硬撐下去。經濟學家林毅夫的強硬表態,可見一斑:「中國不一定只徵收25%關稅,可以在25%上多加10%,而且不只是貿易上還手,更可在投資、美國在華企業上著手,拋售美國國債也是一個選項。」這種說法在中國官場固然討好,卻更易挑起川普的戰鬥意志。

深受毛澤東影響的紅衛兵世代,不再迷信鄧小平的韜光養晦之道。不管是新型大國關係、中國夢或一帶一路的提出,都體現毛澤東的幽靈未散。但產業的養成自有其演化的過程,非政治意志所能速成。更何況,要成就「中國製造2025」,所依賴的不只是人才、技術與資本,而是開放的資本市場、法治和知識產權的保護、政治和文化的自由,此刻的中國尚缺乏此氣候與土壤,尤其習近平所標榜的正是與此背道的集中與管制之公有體制道路,無乃緣木求魚。

中國經濟學家吳敬璉曾批評中國芯片產業由政府操辦,好處是見效直接,問題卻因為指令與資源來自公家,企業成敗的責任意識與私利動機不強,積極與創新性不易調動,也容易有依賴與浪費的心理。

黨庫通國庫;國庫通企業小金庫。國企借貸因政策考量居多的狀況下,國企與金融間呆壞帳所產生的惡性循環,已積重難返。根據Jim Edwards在2017年9月5日Business Insider的分析,目前中國債務已達GDP的300%,而公司債務已達18兆,或GDP的170%。當前中國四大國有銀行已列入債轉股名單的項目規模均達數千億元人民幣。而一些地級市分行的資產質量更是一塌糊塗。

深受毛澤東影響的紅衛兵世代,不再迷信鄧小平的韜光養晦之道。不管是新型大國關係、中國夢或一帶一路的提出,都體現毛澤東的幽靈未散。(AFP)

中國政府可以下令國有銀行繼續向虧損的國有企業發放貸款。金融機構為了規避監管,將高風險信貸隱藏在資產負債表之外。金融分析師朱夏蓮估計截至2017年底,中國金融系統中的壞帳總額達到51兆元人民幣,壞帳率約為34%。中國銀行業大量借新還舊或用財務處理手段,掩蓋了整個銀行業真實的風險和虧損,導致中國「殭屍企業」遍地橫行的景象。

北京深知國企的沈痾已深,但畢竟它占工業産值的20%以及就業人口的17%,關乎經濟與政治穏定,因此整頓只能緩歩走,但富國強兵的超趕計畫卻又刻不容緩,不宜遲。於是,當產業旗艦的「中國製造2025」遭美國的貿易與技術制裁而面臨腰斬時,中國的經濟前景陷入一片茫然:進,瀕臨懸崖;退,亂了一盤棋。

此刻習近平正處於茫然的十字路口,其挑戰不只來自經貿、科技,還及於外交與軍事,乃至於勢窘後相繼而來的內部鬥爭。依此看,除非上帝特別眷顧,否則習近平的這場豪賭不僅會輸了自己,恐怕也將為紅色江山敲起喪鐘。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