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詹順貴律師的魔戒

草魚

名為《魔戒》的小說、電影故事中,有一輪能號令所有魔法戒指的至尊魔戒,在故事角色哈比人比爾博戴上後,能夠讓他隱形;而在史麥戈得到後,則使他變成一頭扭曲而墮落的生物——咕嚕。

和每件土地徵收案都有著數不盡恩怨情仇的「土地正義」律師詹順貴,最近又因為鬧得沸沸揚揚的藻礁公投事件,以「時任」環保署副署長的身份,在臉書發文,痛斥某媒體的報導替賴清德「擦脂抹粉」。

詹順貴律師臉書發文原文連結:

詹律師說,當時他是隨林全院長上任,擔任環保署副署長,之後賴清德接任,他就有辭官之意;原因是,林全是個明理之人,不會讓環保成為每次政治角力下的犧牲品。我不想認為這是在指桑罵槐,可是在2018年,深澳電廠的環評大會上,詹律師可是投下了關鍵的贊成票,讓現場的環團驚咤不已,我想知道,環保不能當政治角力的犧牲品,可是能成為官場道路的墊腳石?

這麼說當然並不公平,畢竟林院長對詹律師有知遇之恩,相較於曾多次因為「南鐵地下化」而槓上的賴清德,此仇不共戴天!就算蔡政府希望以更環保的天然氣取代燃煤,也因此觸動了詹律師最敏感的一條神經——土地正義。這也難怪李應元署長說他不顧江湖道義,開開心心走馬上任、一別過頭翻臉不認。

大家都順你的時候,你就在「法律的框架」下做出合理的判斷,有老鼠冤的時候,你就「無法執行政務」不如歸去。更不要說現在「挺身而出」指責執政黨不與環團溝通,那不就是因為你當時溝通不力?不過這也無可厚非,畢竟「道德」、「正義」的魔戒戴得久了,是有成為隱形人的風險。

詹律師(左)說,當時他是隨林全院長上任,擔任環保署副署長,之後賴清德(右)接任,他就有辭官之意;原因是,林全是個明理之人,不會讓環保成為每次政治角力下的犧牲品。(報社合成)

有網友在詹律師的發文下留言詢問:為什麼您不呼籲環團溝通呢?詹律師說:我有啊,我還投稿媒體,可是他們都不聽我的!我猜想,所以詹律師趕緊跳出來發出「正義之聲」、爬到賴清德的頭上佔據道德高點,以免環團真的當他隱形、「不聽他的」。

但未可知,這是不是魔戒的效果已經到下一個階段了?當你不斷高舉著詡為「正義」的權柄,在旁人眼裡,不過就是個巨嬰緊握著一支棒棒糖不放罷了。

 文字工作者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