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神奇海獅先生》【赫魯雪夫與甘迺迪】:新對手

甘迺迪成功逆轉勝成為第35任美國總統!得知選舉結果的赫魯雪夫大為振奮,在與艾森豪的共和黨打了那麼多年交道後,美蘇關係一直沒有任何實質的進展;如今甘迺迪的民主黨當選了,這會是一個比較好打交道的對象嗎?

神奇海獅先生

續上篇

1961年1月20日,美國新總統宣誓就職。

拜最新科技所賜,約翰・甘迺迪(John Kennedy)的就職典禮註定讓他成為美國電視史上曝光度最高的總統:總長達42公里的電纜,連接32個地點共54個電視線路,確保這歷史上首場總統就職全彩直播完美無虞。回顧這場選戰的確相當艱苦,相比他的對手現任副總統理查・尼克森,他太年輕、太陌生,也太有錢了。當前一年7月在洛杉磯獲得民主黨初選提名時,他的勝率僅僅只有12比1。

但歷史往往比小說離奇。11月4日選舉結果出爐,他的對手獲得219張選舉人票,而他則整整獲得303張選舉人票,成功逆轉勝成為第35任美國總統!得知選舉結果的赫魯雪夫大為振奮,在與艾森豪的共和黨打了那麼多年交道後,美蘇關係一直沒有任何實質的進展;如今甘迺迪的民主黨當選了,這會是一個比較好打交道的對象嗎?

甘迺迪的就職演說,就是他與赫魯雪夫第一次的公開對話。他會說什麼?

甘迺迪在就職典禮。(圖:網路)

事實上,赫魯雪夫的確需要美國的合作。因為這時赫魯雪夫要應付的問題,顯然已經越來越多了:蘇聯的威信越來越遭受到來自中國的挑戰。自從上次在北京不歡而散後,赫魯雪夫就影射毛澤東「像好鬥的公雞」,但中國採取了更實際的反抗:1960年4月,中國《人民日報》就以紀念列寧誕辰90年的名義,大肆宣揚:無產階級要解放絕對不能走改良體制的路線,而只能經過革命的道路。但那些宣揚和平政策的人「從他們對現代世界形勢的荒謬論斷出發......企圖在暴力、戰爭、和平共處等一系列問題上,根本推翻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基本原理......」

這劍指的就是共產集團的領袖蘇聯,硬脾氣的赫魯雪夫當然不會默不作聲。兩個月後,他選擇一個原本不太重要的羅馬尼亞黨代會做為戰場,在這場會議開始前兩天,赫魯雪夫突然知會羅馬尼亞,自己將會參加這場集會。而就是在這場會議中,共產陣營中最強大的兩個國家一舉將彼此的衝突徹底公開-蘇共發出洋洋灑灑的81頁《通知書》,反對毛澤東所說的「蘇聯對當前國際情勢判斷錯誤」。赫魯雪夫更是諷刺毛澤東:「像佛陀一樣,理論都是鼻子裡寫出來的!」

中共代表團長彭真立刻反擊:「赫魯雪夫沒有任何外交策略,只會對帝國主義勢力時而討好、時而恐嚇!」

中蘇衝突至此完全公開。破罐破摔的赫魯雪夫整個晚上發出一道又一道命令,撤回蘇聯與中國的所有經濟、外交和軍事合作項目,並召回全部1390名蘇聯顧問。羅馬尼亞死命的將這些衝突硬壓了下來,但9月時81國共產黨齊聚莫斯科,紛紛加入這場史無前例的論戰之中。支持和平共處的南斯拉夫批評中國:根本不想捍衛和平、只想轉移自己政策錯誤導致三年大饑荒的困境;阿爾巴尼亞則站在中國這邊,他們說赫魯雪夫曾敲詐過阿爾巴尼亞,「因為阿爾巴尼亞仍忠於史達林,赫魯雪夫正試圖讓我們忍受飢餓,迫使我們屈服!」

最後,81國中的12國站在中國這邊,這對兩者來說都是一種打擊。中國對赫魯雪夫在當時仍能召集到如此龐大的勢力感到震驚,但對蘇聯來說,12國共黨的離去也是史上絕無僅有的事。因此中國不情願地接受了和平共處的政策路線,蘇聯則同意加大力度建設中國。兩邊暫時達成了休戰。但此時赫魯雪夫還有另外一個麻煩,那就是東德。

赫魯雪夫在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此時中蘇關係已風雨欲來。(圖:網路)

事實上,當時柏林的情況已經不容許蘇聯坐視不管了。

東西德的經濟情況越差越遠。當時西德工人的薪水是東德的2倍、自駕車的比例更是東德的8倍。而這時的西柏林簡直就像一整片灰濛濛共產大地上,唯一五彩繽紛的資本主義櫥窗,大量的工作人口從這個不設邊境的城市流向西方,東德必須採取手段,馬上、立即,停止人口流失的問題!

先前,赫魯雪夫承諾會透過和平談判解決柏林的問題,但在四國峰會失敗後,失去耐性的東德索性自己幹了起來:他們片面要求西方外交官,必須要先獲得東德政府的允許才能進入東柏林或東德。得知消息的赫魯雪夫,氣急敗壞的「命令」東德撤掉障礙:

「你們這樣做,直接破壞蘇聯試圖與西柏林展開外交經濟合作的努力!」

東德領導人瓦爾特・烏布利希(Walter Ulbricht)則用一句話回覆赫魯雪夫,徹底道出了東德的困境:

「我們門戶洞開,暴露在世界兩大陣營交鋒的中心......民主德國(東德)每一個人都看到西德經濟的繁榮,這是近十年來約200萬人逃離本國的原因。」

赫魯雪夫當然知道,但目前的他只能跟東德領導人再三保證:等新的美國總統上台以後,他就會徹底解決柏林問題!

面對赫魯雪夫的保證,東德領導人只是狐疑的盯著他。

赫魯雪夫與東德領導人烏布利希。(圖:網路)

果然,自從甘迺迪當選總統後,莫斯科就開始跟他展開接觸。甘迺迪才當選短短一個星期,莫斯科就透過私下管道傳信給他們,表明赫魯雪夫「想重新開始、忘掉U-2事件和所有後續的周折。」

正當甘迺迪那邊還沒想到該怎麼回應,一個月後甘迺迪的弟弟就再次受邀來到蘇聯大使館共進午餐。正當他與蘇聯大使享用香檳酒與魚子醬的時候,大使明確向他傳遞了一個信息:希望能說服你哥哥,儘早舉辦領導人之間的會談,增進雙方明確而友好的互信。

「甘迺迪和赫魯雪夫的作用無可替代,這兩個人一起一定可以領導各自的行政團隊,實現歷史性的突破......」

之後,甘迺迪又收到一封未署名的信件,表示赫魯雪夫急切的盼望能和甘迺迪見面,他會不惜一切代價來促成這次會談。

甘迺迪困惑了。赫魯雪夫這麼急著要會談,到底想要什麼?這到底是和平的橄欖枝、還是糖衣毒藥?因此在就職典禮前9天,甘迺迪請教了即將上任為美國駐南斯拉夫大使喬治・凱南(George Frost Kennan),此人是民主黨外交政策的元老級人物。他最著名的作品就是1947年被人稱為「X文」的超長電報,裡面分析蘇聯的各項情勢,也間接促成杜魯門對蘇聯強硬的圍堵政策。

然而,這位一手促成冷戰局勢的外交老前輩此時卻建議甘迺迪:放棄與蘇聯強硬對抗。深諳蘇聯局勢的他,對甘迺迪作出了中肯的分析:

「U-2事件和逐漸升級的中蘇衝突,已經削弱了赫魯雪夫的領導地位,所以他需要在對美關係上尋求突破來扭轉頹勢。」

他建議新總統,通過私下的溝通渠道與蘇聯政府展開對話,這樣的對話對結束1948年的柏林封鎖、1953年的韓戰都有巨大的功用。他承認這件事很難,「但有難度並不是不可能。」 也就因為如此讓甘迺迪作出了抉擇。回到就職典禮上,甘迺迪在萬眾矚目下回應了赫魯雪夫:

「最後,對於那些與我們為敵的國家,我們.....要求:雙方重新著手尋求和平......讓我們永不要畏懼談判...... 如果建立合作的灘頭堡能夠遏制重重猜疑,那麼,讓雙方聯合作一次新的努力吧,這不是追求新的權力均衡,而是建立一個新的法治世界,在那世界上強者公正,弱者安全,和平在握......」

赫魯雪夫很開心。隔天甘迺迪就收到來自蘇聯的大禮:在適當的條件下,蘇聯將釋放去年夏天就被捕的兩名RB-47偵察機飛行員。

迪恩・艾奇遜。民主黨鷹派人物。(圖:網路)

美蘇似乎又要開始新一輪的和平談判了。但此時的雙方仍然危機重重,兩邊陣營內部的鷹派仍然在伺機而動。另一名美國外交的重量級大老迪恩・艾奇遜(Dean Acheson)日後將要求甘迺迪,如果他不想看見蘇聯控制整個歐洲,那就必須要表現出願意為柏林而戰的姿態!

「如果美國接受共產主義國家接管柏林.....蘇聯在歐洲的地位將會顯露無遺。德國、法國、義大利、比利時和盧森堡都會做出明確調整。」

而在共產陣營裡,萬分焦急的東德甚至已經跟蘇聯最大的對手-中國接上線。在甘迺迪的就職演說後10天,東德就派出了一支高級訪問團前往中國。中國副總理陳毅接待了代表團,並跟代表團說:西柏林的形勢與台灣非常相似:

「在全球意識形態的對抗中,台灣是東邊的前線、而柏林是西邊的前線。身為世界共產主義領袖,赫魯雪夫在這兩條戰線上都表現軟弱。」

陳毅對代表團說:但相反的,中國曾在1958年砲擊金門和馬祖,此事引發了一場政治風暴,甚至讓美國打算使用核武。「......但中國這樣做,不是為了增加國際緊張局勢,而是北京需要告訴美國和全世界,我們不會和當前(台灣)的形勢妥協。」

陳毅認為在柏林問題上,也很有必要「下這樣的決心」。 (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