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一路向南》2020泰國學生運動的完整解析(上):背景介紹

7月初起,泰國學生運動再起,且越演越烈,有全球串連之態勢。2020泰國學生運動發生的原因與背景為何?

陳尚懋/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兼南向辦公室主任

泰國政府於今年2月解散廣受年輕人喜愛的「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並禁止黨魁塔納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等主要成員十年不得從政。消息一出之後,引發泰國年輕學生的怒火,開始串連進行全國性示威抗議活動。後因疫情關係以及政府宣布緊急狀態,導致當時學生運動暫歇。然而隨著泰國經濟深受疫情影響,加上泰國社會發生許多不公不義之事,因此7月初學生運動再起,且越演越烈,有全球串連之態勢。2020泰國學生運動發生的原因與背景,主要可以從以下四點觀察:

經濟危機

泰國在1月13日出現中國以外的第一例海外確診武漢肺炎病例後,採取嚴厲的國內封城與國門關閉政策,歷經短暫混亂後有效控制國內疫情,但對於經濟卻有極為嚴重的傷害。主要原因在於泰國的國際與國內旅遊約佔總體經濟GDP的20%,而國際觀光客人數因為國門關閉政策從2019年約四千萬人次將降到今年預估的八百萬人次,只有去年的五分之一。根據泰國銀行協會表示,這波疫情將造成泰國經濟1.3兆泰銖的損失,約為GDP的7%;泰國盤谷銀行則預估泰國今年的經濟成長率為-9.7%,情況更甚於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甚至有人表示因為疫情影響生計而走上絕路的人數,恐怕將超過疫情死亡人數。

政府雖然推出1.9兆的經濟振興方案,但民眾反應不佳,也讓巴育政府極為倚重的經濟政策幕僚副總理宋奇(Somkid Jatusripitak)與其他重要財經部會首長於7月中請辭。巴育總理在8月6日公布新內閣名單,但其中新任的財政部長Predee Daochai卻只上任26天之後迅速請辭,雖然對外的說法是個人健康因素,但實際上卻是與黨內的人事鬥爭有關,如此無疑讓泰國的經濟情勢雪上加霜。同時,在武漢肺炎的影響之下,預計2020年第2季與第3季將會有超過八百四十萬的失業人口,且每天生活費少於5.5元美金的人口將從第1季的四百七十萬人,大幅增加到第2季的九百七十萬人,如此更讓泰國年輕學子對於未來前途感到茫然。

泰國學生運動再起,且越演越烈,有全球串連之態勢。圖為泰國學生在東京街頭的示威活動。(AFP)

政治危機

未來前進黨在2019年大選所喊出的政見就是終結軍方統治,深受年輕人的喜愛,成立才短短三年就成為泰國第三大黨,但快速崛起換來的該黨在選前與選後共面臨超過20件以上的法律案件。儘管未來前進黨表示塔納通提供的1.91億泰銖有合約顯示為借貸關係,並非不用償還。但憲法法庭還是表示這筆借貸款項所記的利息不合常理,認定為個人政治獻金,並超過一年1,000萬泰銖的規定,因此援引政黨法第92條判決未來前進黨收受不合法的政治獻金而解散。此判決也是2月發生學生運動的主因。

另一方面,泰皇拉瑪十世瓦集拉隆功(King Maha Vajiralongkorn)登基之後的種種作為,包括去年選舉時發表聲明阻止烏汶叻公主(Princess Ubolratana)擔任總理候選人;要求修法增加皇室的權力與財源;以及不顧泰國民眾深陷疫情威脅,遠走德國避難享樂;再加上詩妮娜(Sineenat Wongvajirapakdi)的立妃、廢妃與恢復頭銜事件,讓泰國民眾霧裡看花。更有甚者,一項調查顯示泰國皇室一共擁有38架飛機與直升機,每年的維持費用將高達6,400萬美金。以上都加深民眾對於泰國政府與皇室作為的不滿。

泰國憲法法庭援引政黨法第92條判決未來前進黨收受不合法的政治獻金而解散。此判決也是2月發生學生運動的主因。(REUTERS)

社會危機

巴育政府從2014年上台之後,除了上述的經濟與政治危機之外,社會上也出現越來越多不公不義的事件,更增加了社會大眾對於政府的負面形象。首先,也是最明顯的案子就是能量飲料大廠紅牛(Red Bull)共同創辦人的孫子沃拉育(Vorayuth Yoovidhya),於2012年在曼谷街頭酒駕撞死員警,案件經過八年的訴訟,檢方竟然在今年7月撤銷所有的控訴,讓人感嘆泰國司法除了干預政治之外,也有「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極度不公平。其次,就是在疫情期間,泰國政府嚴厲執行封城政策,導致民怨四起,但當外國外交官與軍官來泰時,卻未遵守14天隔離措施,最後有確診案例傳出,造成泰國民眾的不滿。

最後則是許多政治異議份子被消失,最近的一個案例是流亡柬埔寨的萬查勒(Wanchalearm Satsaksit)於6月4日在金邊住所外與友人通話,但電話裡突然傳出聲響並夾雜著柬埔寨語,萬查勒不斷呼喊:「我無法呼吸、我無法呼吸」後電話中斷。根據流出的監視畫面顯示,萬查勒被持武器的壯漢壓上黑色廂型車載走後,至今仍未發現其蹤跡。巴育總理上台後,總計至少有9位以上的異議份子於寮國、柬埔寨等地被綁架,甚至很有可能已經遇害。主使者希望透過騷擾異議份子所產生的心理恐懼感來噤聲社會,也是引此次發學生運動的主因之一。在過去幾場主要的活動現場,都可看到參加人士高舉被消失異議份子的照片,凸顯事情的嚴重性與不公義。

流亡柬埔寨的萬查勒被持武器的壯漢壓上黑色廂型車載走後,至今仍未發現其蹤跡。主使者希望透過騷擾異議份子所產生的心理恐懼感來噤聲社會,也是引此次發學生運動的主因之一。(AFP)

教育危機

泰國高等教育在成立之初,被視為是培養政府優秀官僚人才的重要機制,泰國國立大學的教師大多由政府官僚兼任,也因此泰國高教體系長期以來都在政府的嚴格控制之下,國家權力主導,官僚價值凌駕在學術之上。如此情況不只存在於高教體系,國家機關的控制黑手也向下延伸,長期透過教育體系限制學生創意與批判性思維,例如:巴育2014年上台之後提倡12項泰國傳統價值,包括:效忠國家、宗教與皇室;尊敬師長;正確認識君主立憲下的民主;遵循泰皇的指導等,教育部並將這些泰國傳統價值放入課綱中,試圖藉此控制泰國教育體系。可以看出政治主導泰國的教育政策,學生並非教育政策的主軸。

泰國在過去約21年(2000-2020)的時間中,總共經歷了22位的教育部長,平均每位教育部長任期不到一年,如此頻繁的人事更迭如何延續教育這百年大計?在泰國外國記者協會(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Thailand, FCCT)舉辦的「泰國教育出了什麼問題?」(What’s Wrong with Thailand’s Education System?)座談會中,參與的專家學者與學生代表就表示,泰國以往存在的資深制,忽略了年輕人的力量。學生在學校不斷被教導要尊重、服從,保持沉默,發問即代表挑戰教師的權威。泰國的教育體系也與其他許多東亞國家一樣,過分強調學生的成績,導致泰國學生很會背誦記憶,但不見得理解內容。如此的例子充分解釋2016年8月7日公投通過的泰國憲法,該部憲法內容在軍政府主導之下,完全喪失民主精神,但泰國民眾在政府的宣傳之下,並未深入了解憲法內容就匆匆投下同意票。

我有一位泰國朋友,從小在泰國北部碧差汶的鄉下長大,後來到附近彭世洛府的納黎萱大學(Naresuan University)唸中文系,畢業之後來到曼谷從事觀光旅遊業。我當時問她投票前是否了解這部憲法的內容?她回我憲法條文那麼多,怎麼有時間去深入了解,反正政府要我們投同意我就投了。大部分的泰國人應該都沒想到投完同意票之後,產生諸多問題,現在才提出要修憲,亡羊補牢卻為時已晚,泰國早已為了這部憲法付出極大的代價。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