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神奇海獅先生》【赫魯雪夫與毛澤東】一份秘密報告,是怎樣徹底揭開共產鐵幕下一場驚天動地論戰的序幕?

整個1955年,赫魯雪夫都處於一種狂躁的矛盾之中,在各種自我辯解與懺悔中間劇烈的動盪著。時間就這樣來到了1956年,蘇聯共產黨第二十次代表大會即將召開。這是共產黨最重要的政治集會、也是史達林死後第一次的黨代表大會。代替蘇聯共產黨7百多萬正式與預備黨員的1436名黨代表齊聚克里姆林宮,將要在這次大會上確立後史達林時代的政治路線、以及對史達林本人做出蓋棺論定。赫魯雪夫決心做出一件驚天動地的事

神奇海獅先生

續上篇

也許是大家活在民主的世界太久了,對民主的無效率、權力分贓逐漸感到失望。而正是因為對民主感到失望,與它相反的獨裁或專制體制就被某些人附上了一些不切實際的粉紅泡泡。然而,獨裁真的比較好嗎?

上次我們說到1953年後,蘇聯好像突然間就失去威脅性了,胡佛認為共產集團只是躲在暗處罷了,然而那時蘇聯內部正在經歷一場驚心動魄的權力鬥爭。也許從這段故事正可以看出,在獨裁體制下的每個人是活在怎樣的恐懼之下的-時間是1953年3月5日晚上,這時史達林已經中風四天了。就在超長時間的工作後,擔任蘇共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的尼基塔・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終於看到自己可愛的床,他吃了安眠藥、頭才剛沾到枕頭後,電話馬上就來了:

「快過來!史達林病情惡化了!」

史達林23歲時的照片,年輕時真的是個美男子。(圖:網路)

赫魯雪夫再次急匆匆跳上車,剛好趕上史達林過世前的最後一刻。蘇聯總書記死的很痛苦,最後一兩小時簡直是慢慢被憋死的。就在最後一分鐘時,史達林突然睜開雙眼,據他女兒回憶:

「那眼神很可怕,可以說是瘋狂的、或是憤怒的......」

每個人都被這樣的眼神掃到了。突然他舉起了左手,像是在指著上天、又像是在恐嚇周圍的人。在經過短暫的掙扎後,史達林終於斷氣了。

但在史達林死後,一個陰謀論就開始不斷浮現,主要牽涉到的人就是內務部部長拉夫連季・貝利亞(Lavrentiy Beria)。在陵墓觀禮台時,有人聽到他說:

「我把他(史達林)給收拾了!」

貝利亞是誰?史達林真的是被他給幹掉的嗎??

雖然後人認定這件事機率實在不高,但事實上在當時有這個說法一點都不意外:這個被號稱「蘇聯的希姆萊」長期掌管秘密警察,是整個蘇聯除了史達林外最令人畏懼的狠角色。然而當史達林逐漸邁入晚年,這位蘇聯總書記非但沒有培植接班人,反而千方百計防止任何人危及自己的權位。他把原本只有11人的最高決策機構中央政治局「稀釋」到25人,大量培植年輕但比較好操控的人;同時那些「老戰友」則一個個中箭落馬。而曾對他最忠心耿耿的貝利亞,也差點走進史達林的準心裡。

最後貝利亞雖然成功躲過一劫,然而他也終於知道無論多高的官位、多大的名聲,在史達林底下都不是安全的保證(不,也許官位越大就越危險也說不定)在史達林中風後,貝利亞的反應完全彰顯了位居獨裁者身旁的「生存之道」:只要史達林還在床上昏迷不醒時,他就各種嘲笑、辱罵史達林;但當史達林有任何甦醒的跡象時,他馬上就衝過去,跪下吻著史達林的手。

現在史達林終於過世了,權力接班的戰爭隨即開打。在這個局勢尚不明朗的時機裡,貝利亞刻意放出了「了結」史達林、以及終結史達林體制的表象。裡面的意義非常明顯,他要藉此告訴大家:在史達林的虎口下,你們都是羔羊!是我救了你們大家,但你們只要有什麼風吹草動,我也可以毫不費力就除掉他們任何一個人!

拉夫連季・貝利亞。史達林曾經這樣對羅斯福介紹過他:「這是我們的希姆萊(納粹德國親衛隊領袖)。」(圖:網路)

另外,就跟高中最重要的人物都會找些綠葉角色一樣,貝利亞很快就拉幫結派,而且都是找對他沒有危險的人:他拉攏了部長會議副主席馬林科夫(Georgy Malenkov),這個人所在的位置非常關鍵,在整個國家機器內,這是史達林以外的第二號人物,但他的才幹與勢力顯然無法跟貝利亞相提並論。在分配後史達林時代權力分佈的會議裡,他馬上推舉馬林科夫「扶正」、繼承部長會議主席的位子。而馬林科夫也像是照劇本似的,建議貝利亞擔任部長會議副主席,並且將另外一個國家安全部也併入內務部,一併交給貝利亞管理。

會議的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馬林科夫坐在史達林的寶座上、然而貝利亞才是王位後方的掌權者。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貝利亞還另外再找了一個人加入他們的權力核心:黨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赫魯雪夫!

赫魯雪夫不明白自己怎麼會被招進貝利亞的羽翼之下。在當時的權力排名裡,赫魯雪夫跟上面兩位根本就不是同一檔次的,比起他們是史達林的「老戰友」,赫魯雪夫不久以前才只是個莫斯科書記而已。但也許正是因為貝利亞不覺得他有威脅,才把他給納進來的吧。總之他們成為新政權的鐵三角,常常有人看到他們在克里姆林宮裡、形影不離的一起散步。不過這樣的形勢只維持短短一段時間而已,正確來說,是還不到一百天,這段關係就徹底瓦解了...。

尼基塔・赫魯雪夫。繼位後提出與美國「和平共處」,使美蘇關係解凍。(圖:網路)

原來早在史達林還活著的時候,赫魯雪夫就已經看不慣貝利亞很久了!他在回憶錄裡,完全把對貝利亞的厭惡表露無遺:

「這是一個為了個人野心可以不擇手段、殘忍的投機份子」、「凡是骯髒和奸詐的勾當,他幹起來都很熟練」。

然而對於如此厭惡的人也依舊能夠愉快的聊天、說笑,這就是赫魯雪夫為了在官場上能存活下來練就的本事。不過私底下赫魯雪夫一直在找機會見縫插針,連建造一棟黑海別墅,都能成為挑撥兩人的辦法。

赫魯雪夫與史達林。(維基共享)

事情是這樣的:有天鐵三角在散步的時候貝利亞突發奇想,對其他倆人說:

「我們都老了,不幸可能隨時發生在我們身上。所以我想提議:來幫所有蘇共高層都在黑海建一棟漂亮的別墅吧!」

建造計劃很快開始了。因為馬林科夫的地位最高,貝利亞特地幫他留了塊風景最漂亮的地方。赫魯雪夫立刻逮到了機會,他和馬林科夫說:

「這是要挖洞給你跳啊!」

「怎麼說?」

赫魯雪夫跟他解釋:

「你還不懂嗎?貝利亞為了建別墅,把世世代代在這上面居住的百姓全都趕走了。現在百姓都在怨聲載道,看著這座華麗宮殿一天天完工。然後有一天你住進去了,你覺得百姓會怎麼看你?這一切都是為了要把你趕下台的險惡用心啊!」

就這樣滴水穿石。漸漸的馬林科夫也被說動了,但是勢力根本無法與貝利亞匹敵的他只能說:

「但我們又能怎麼辦?我才不要單槍匹馬去挑戰貝利亞。」

「你不是一個人,」赫魯雪夫說:「反擊的時候到了.....」

主意已定後,赫魯雪夫他們很快就把差不多全部的關鍵人物全都找齊了:國防部長布爾加寧、外交部長莫洛托夫、負責計劃經濟的薩布羅夫,而當他們去找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名義上的蘇聯最高領導人)時,他第一句話竟然是大唱貝利亞的讚歌:

「我們的貝利亞是多麼偉大的人物啊,赫魯雪夫同志!他真的太偉大了!」

然而,當他們向他暗示推翻貝利亞的計畫時,他馬上切斷身旁的電話機,激動得哭了起來,過去擁抱並親吻著他們。

為什麼會這樣?原來貝利亞實在是太喜歡製造同僚的恐懼了!在史達林死後,貝利亞開始主導一系列平反冤假錯案的去史達林化工程。但因為每個高官都曾經遵照史達林的命令、去做過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這些事情就成為掌管內務部的貝利亞手上的黑材料。貝利亞似乎是覺得,只要同僚維持對他的恐懼,自己就能越安心。然而他卻忘記了這是一把雙面刃,恰恰是同志對他的恐懼、導致了他自己的覆滅。

同黨都找好了,在政治風暴的前一晚最後一次下班時,赫魯雪夫握著貝利亞的手,心想:「你這個惡棍,明天的兩點鐘,我們就不會抓著你的手了,不過,我們會抓著你的尾巴!」

隔天,黨中央委員會正式召開,由馬林科夫首先發言:

「我們今天的會議要討論黨內存在的問題,這些問題是非常重大而緊急的。」

馬林科夫都還沒講完,貝利亞就察覺到事情不太對勁。他抓住赫魯雪夫的手,問道:「什麼事情很緊急?」

赫魯雪夫輕輕地回他:「注意聽,你馬上就明白了。」

赫魯雪夫隨即上台開始講話。一直到這個時候,赫魯雪夫終於能夠對貝利亞全面攤牌了:

他先是指控貝利亞曾經為英國情報機構服務過。史達林死後,他就一直在合法化自己的種種獨斷專行。

「貝利亞不是一個真正的共產黨人!」

赫魯雪夫說道:

「他是個為了自己而進佔黨內的機會主義者!他的傲慢讓人無法忍受。沒有一個誠實的共產黨人會像他那樣,作威作福……。」

貝利亞大驚,喊著:「你想幹什麼?你想吹毛求疵是不是?」

赫魯雪夫根本不理他。等他說完後,其他人也接連發言。等到大家全都說完話以後,作為主席的馬林科夫本來應該對會議進行總結。但就在這個最重要的關頭,馬林科夫竟然緊張到說不出話來了!

整場會議突然出現一片尷尬的沈默。也許沈默只有幾秒鐘,但卻像一個世紀那麼久,赫魯雪夫突然感覺到有可能會出事,便馬上對馬林科夫要求進行發言。馬林科夫准許後,他說:

「我現在提議:立即撤銷貝利亞部長會議副主席、內務部部長、以及他在政府中的一切職務!」

也許是一直在腦海的景象突然間成為現實,馬林科夫整個方寸大亂。按照會議進程,他本來應該要將赫魯雪夫的提議付諸表決的,但他在混亂之下竟然忘記這個步驟,直接按下了一個按鈕,那就是發動逮捕行動的「信號」。躲在附近房間的軍人們接收到信號後立刻衝了進來,第一個人就是一生獲得四次「蘇聯英雄」稱號的朱可夫元帥!

朱可夫元帥。不過我個人比較喜歡2017年《史達林死了沒》裡傑森·艾塞克的版本。

2017年《史達林死了沒》裡傑森·艾塞克版本的朱可夫元帥

原來連朱可夫都被赫魯雪夫拉進他們的陣營裡了!馬林科夫下令:

「做為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我命令你把貝利亞扣押起來,聽候調查案處理!」

朱可夫得令,對貝利亞厲聲喊道:「舉起手來!」 經過一陣混亂後,貝利亞終於被逮捕了。然而就在貝利亞被押走後,馬林科夫走向赫魯雪夫,悄聲和他說道:「我的侍衛長有件事要對你說。」

說完,一名軍官便走向赫魯雪夫:

「剛剛我聽說貝利亞已經被抓起來了。所以我想要向您報告一件事:貝利亞曾經強姦了我的繼女,她是一名七年級的學生。」

赫魯雪夫保證他會徹底調查。然而在調查結果出爐後,赫魯雪夫他們驚訝的發現類似的情況竟然多達一百餘起。曾經的證人紛紛揭發了貝利亞的滔天罪行,而他在1930年代大清洗裡,殺害的人數怵目驚心、審訊過程中折磨犯人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敘述更是讓蘇共高層震驚不已。赫魯雪夫說:

「我們所面對的傢伙簡直是一隻野獸,一直毫無人性的野獸。」

但現在一個新的問題是:貝利亞真的就是一切的主謀嗎?還是他只是一個幫兇?史達林對這一切知情嗎?或者他根本就是下達命令的人?

整個1955年,赫魯雪夫都處於一種狂躁的矛盾之中,在各種自我辯解與懺悔中間劇烈的動盪著。時間就這樣來到了1956年,蘇聯共產黨第二十次代表大會即將召開。這是共產黨最重要的政治集會、也是史達林死後第一次的黨代表大會。代替蘇聯共產黨7百多萬正式與預備黨員的1436名黨代表齊聚克里姆林宮,將要在這次大會上確立後史達林時代的政治路線、以及對史達林本人做出蓋棺論定。

赫魯雪夫決心做出一件驚天動地的事:他要趁這次機會,在全世界的共產黨面前,一舉將史達林做過的所有事情公諸於世! (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