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薇拉夫人的國際關係料理藝術》土耳其大砲無國界:埃爾多安的軍事雄心

埃爾多安是好戰的政治家,土耳其軍隊揮軍敘利亞、利比亞,還打了一場21世紀的宗教戰爭,將聖索非亞大教堂索菲亞改為清真寺,可見埃爾多安喜好在區域博弈中加注賭注,製造危機以便獲取討價還價空間。

黃惠華

根據2020全球軍力(Global Firepower)排行,土耳其是世界第11強,軍隊約有70萬大軍的規模,軍費預算為190億美元。根據統計,2019年後備軍人人數約為38萬人,地面部隊約26萬,海軍約4.5萬,空軍約5萬。此外,土耳其還擁有強大的軍工複合體,負責武器維修、國防自主生產等,並且配備現代化情監偵系統,專業人員培訓與作戰訓練,軍事實力不容小覷。土耳其戰略目標是在2023年成為大國,其中發展軍事能力是重要的一環。依據新戰略路線圖規劃短中遠程防空系統的開發項目、建立晶片設計中心,遠程飛彈到電子作戰系統將逐步完成。

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稱「過去15年土耳其沒有相關國防自主政策,土耳其供應武器受到限制也就沒有實力進行包括在國外的反恐行動。因此必須重新考慮擬定新戰略。目前土耳其正執行符合土耳其及友好國家利益的大規模計劃,首先必須確保土耳其本身國防工業的最度高發展。在軍事造船部分,特別是潛艇,是土耳其感到自豪的領域,因為土國是有自行研發設計與建造軍艦能力的國家之一。在私營部門與國家造船廠企業中,目前已完成了14個軍艦建造項目,且未來預計將再簽署10個計畫合約。在中東地區安全威脅加劇的背景下,土耳其高度重視軍艦國造,相信土耳其也將研發出自己的航空母艦。我們也有國艦國造之決心」。

自從2004年以來,土耳其致力於坦克、無人機、直升機、船艦、戰機等軍備自主研發,根據統計,2016年土耳其的國防產品生產總額為50億美元,出口總額為16億美元,武器出口實力仍略顯薄弱。儘管如此,土耳其新軍事戰略目標預計在2023年成為中東地區的國防工業領導者,土耳其最為自豪的產品之一國產無人機配備自主研發AI炸彈,也將於2020年服役。預計2023年可望擺脫對從國外進口彈藥依賴,從原本的國防工業進口轉為出口導向的國防自主國家。

埃爾多安。(AFP)

對外發動戰爭,順勢銷售自製武器

目前土耳其正進行兩場戰爭,一場是利亞比、一場是敘利亞。由於打仗需要大量財力與物力,土耳其經濟實力難以同時應付兩場戰爭,而埃爾多安採取兩大手段;一是除了傳統正規軍事武力,埃爾多安偏好雇傭兵打仗,這是土耳其對外實力的重要一環。二是軍備轉移。

利比亞

利比亞自從2011年利比亞領導人格達費(Muammar Gaddafi)垮台後,內部持續動盪多年,反政府強人哈夫塔爾(Khalifa Haftar)領導的「利比亞國民軍」(Libyan National Army)與總理薩拉傑(Fayez Sarraj)領導的「民族團結政府」(GNA)雙方因為爭奪油田等利益交戰多年,外部勢力法國、義大利等國多次試圖協調利比亞內部分歧勢力,卻仍未見成效。2020年初以來,東地中海沿岸衝突局勢升高,土耳其議會批土耳其派遣軍隊至利比亞的法案獲得批准。1月5日,埃爾多安宣布分土耳其軍隊分階段出動空中、陸地與海上軍事行動協助利比亞總理薩拉傑(Fayez Sarraj)領導的「民族團結政府」,此舉卻引起其他支持哈夫塔爾(Khalifa Haftar)國家的強烈反感,像是以色列、希臘與塞浦路斯譴責埃爾多安違反聯合國禁運措施,向利比亞政府供應武器。

但是,對於土耳其而言,利比亞政府是重要的戰略夥伴。2019年11月,土耳其與利比亞簽署劃定海洋邊界協議。根據該協定,土耳其至利比亞東地中海地區為專屬經濟區,其他國家如果想要在地中海海底鋪設天然氣管道至歐洲,都必須與土耳其協商。此外,兩國政府還簽署軍事合作備忘錄及軍事技術合作協議,土耳其提供武器、彈藥與軍事裝備並派遣軍事顧問與專家支援利比亞政府打擊哈夫塔爾(Khalifa Haftar)。土耳其提供的軍事配備除了裝甲車之外,還包括霍克中程防空系統(MIM-23)轉移至利比亞政府,土耳其護衛艦防空飛彈打敗了成功打敗哈夫塔爾陣營。

除了軍售利益外,土耳其也想在利比亞石油天然氣投資上佔有一席之地,土耳其對敘利亞與利比亞部分領土的控制,藉此鞏固區域領導地位,以便向北約盟友展示其在中東政策中的關鍵作用。此外,土耳其身為北約會員,一方面向美國軍購,一方面又向北約的敵人俄羅斯購買S-400防空飛彈系統及其他類型武器,目的是以維持自己的獨立與自主性。

土國是有自行研發設計與建造軍艦能力的國家之一。(AFP)

敘利亞

2009年9月17日,埃爾多安在接待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代表團會上表示:「敘利亞對我們來說不僅僅是一個朋友,而是我們的兄弟」。實際上,基於兩國地緣政治與歷史因素,土耳其出兵干預利亞內戰原因有:

1. 帝國殖民時期,土敘因為領土爭議關係不睦。

2. 水資源問題,由於土耳其控制底格里斯河與幼發拉底河的上游,土耳其經常以水資源施壓敘利亞與伊拉克。尤其是1989年建造的阿塔圖爾克大壩,敘利亞人備感壓力。

3. 土耳其與北約中央條約組織(CENTO)關係,敘利亞認為土耳其是美國在中東的代理人,兩國實際上是競爭對手。

4. 打擊邊境地區庫德族分離主義

美國宣布撤軍敘利亞的同時,土耳其在敘利亞組織一支多達2000人的遠征軍,持續對敘利亞展開的軍事行動。土耳其軍事行動號稱打擊恐怖主義,實際上是為了打擊庫德族分離主義,從軍事角度來看,埃爾多安主要目的有:打擊庫德分裂主義,展現出扮演解決問題角色;反對阿薩德政權,將敘利亞轉為親土耳其的國家;建立可靠的能源供應來源。土耳其在其邊界地區打造一個民兵培訓基地。強化部隊編組(機械化師組成),並將固定觀察哨數量從12個增加到54個。提供反阿薩德陣營新型武器與彈藥,包括反坦克飛彈(ATGM)、刺針肩射防空飛彈系統(MANPADS)等。

土耳其軍事行動號稱打擊恐怖主義,實際上是為了打擊庫德族分離主義。(AFP)

土耳其為敘利亞的武裝編隊提供的資金每年需要花費數億美元。2012至2016年主要資金來源是美國、波斯灣國家及反對阿薩德的軍事團體。2015至2016年歐盟爆發移民危機,歐盟與土耳其針對經濟援助進行談判,以換取敘利亞難民安置在土耳其領土上。土耳其要求歐盟提供300億歐元,每年分期付款30億歐元,但實際收到多少仍是未知數。

此外,土耳其國防部在其資產負債表中使用相當多名目資助武裝團體,這些雇傭兵意識形態具有新鄂斯曼帝國、泛突厥主義者及極端伊斯蘭主義,這些團體意識型態與阿薩德政權完全不相容。土耳其向這些團體提供武器、彈藥、軍備、運輸及訓練,換取所佔領土上的石油、農產品與工業品等,土耳其商品在這些領土還享有貿易優先權作為回報。

埃爾多安是好戰的政治家,土耳其軍隊揮軍敘利亞、利比亞,還打了一場21世紀的宗教戰爭,將聖索非亞大教堂索菲亞改為清真寺,可見埃爾多安喜好在區域博弈中加注賭注,製造危機以便獲取討價還價空間。土耳其處於複雜的地緣政治環境中,埃爾多安想要走自己的路,本質上卻與伊朗、埃及、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希臘、俄羅斯、美國、北約、歐盟等國家的利益相抵觸。土耳其很清楚軍事與經濟實力僅能因應小規模的區域衝突,面對其他強大對手國,一個擦槍走火的戰爭都可能會使得土耳其國力消耗殆盡,埃爾多安不會不明白,因此,未來如何保持與他國友好、緊密互動仍然其外交政策重點。2023年的戰略目標是至少讓土耳其成為區域大國,埃爾多安想要土耳其「再次偉大」的雄心也擄獲了追求「土耳其伊斯蘭化」選民的心。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