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紐約地途》紐約市重新開放之我見

紐約在逐步分期開放後是否會出現第二波疫情還需要時間來驗證。郭謨逕行宣布第一期開放的兩週後,疫情沒有出現惡化的情況下,在6月22日啟動第二期開放。於是紐約市裡平行世界的兩方又騷動起來,一邊熱切期盼,一邊深感憂心。

NYDECO

紐約市在非強制性的「居家避疫」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後終於在達到州長郭謨所訂下7項標準,於6月8日進入「第一期重新開放(Phase 1 reopening)」。在那之前,紐約客是處於「紐約暫停」的行政命令下,基本上是能不出門就不出門,除非是必要性的食物與生活用品採買,或是想透透氣,還是必須遛狗,在保持社交距離和戴口罩的情況是可以出外活動的。但也就是因為這些都是很自由心證的事情,走到街頭,其實會發現出外「辦事」的人並不少。差別是居民真的就多半是在自己家附近活動,所以地鐵和公路上的交通變得非常少。在這樣的同心協力下,紐約市的疫情的確因為「紐約暫停」政策在經過4月的高峰之後,顯著且持續的減緩。

紐約州雖然是美國武漢肺炎最嚴重的災區,但是紐約客確實遵守「紐約暫停」相關規定,成為美國控制疫情表現最佳的州。(圖:New York Times)

不過,如果來看全美國的疫情狀況,就沒有這麼樂觀。因為其實整體數字曲線還是在往上攀升中。紐約州在最新(6/16)的疫情統計數字武漢肺炎確診人數為423人,德州則攀升到新高的單日確診4246人,加州也高達3462確診病例。因此州長郭謨在每天的例行記者會上一定都會稱讚一下紐約客,最常被他用來形容紐約客的就是“New York Tough”和“New York Smart”。或許是真的被疫情最高峰時的數字嚇到,學到乖,根據筆者的觀察,即使出門在外,民眾戴口罩的比例非常高,社交距離也做得不錯。紐約客從來就不避諱自己會犯錯或是做了什麼傻事,但重複犯相同的錯可就是一大禁忌和非常丟臉的事,所以會極力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這是紐約客感到自豪的地方,也是因為如此紐約的疫情才有可能從全美(甚至全世界)最慘的地方降到現在全美主要城市中最好的。

美國德州(上)與加州(下)的武漢肺炎疫情尚未出現減緩的趨勢。(圖:New York Times)

現在紐約市將從6月22日開始進入Phase 2 reopening,也就是餐飲業者不再只能做外帶與外送的生意,而是可以讓顧客在餐廳的戶外空間用餐。但是在第一期重新開放的第一個週末,紐約市幾個餐廳酒吧密集的地區如東村(East Village)和地獄廚房(Hell’s Kitchen)一帶,出現了在沒有疫情時都沒看過的景象:大批民眾聚集在這些餐廳外面的人行道甚至是馬路上吃東西,喝飲料聊起天來。即使紐約市的法律是不允許民眾在戶外喝酒精飲料,但那些紐約客手上都拿著五顏六色的調酒飲品或是清涼啤酒,有些街頭藝人乾脆就在一旁表演起爵士樂,民眾喝酒隨著音樂搖擺,簡直是比Happy Hours還要happy!

即使仍然在第一期重新開放的階段,許多紐約客已經迫不及待湧上街頭與朋友在餐廳酒吧外群聚。(圖:作者提供)

看到那些街景,然後再看到網路上許多依然老實在家實行居家避疫的民眾大罵這些紐約客不守規定,不尊重他人,絕對會讓紐約好不容易得來的防疫成績破功,造成第二波疫情的反應,突然覺得紐約市好像出現了兩個平行世界:一個世界是憂心忡忡,認為居家避疫不能鬆懈,深怕一不小心,紐約又回到三四月間醫院太平間放滿屍體的慘狀。另一個世界則是認為你要我戴口罩,可以!要我保持社交距離,沒問題!但疫情就是這樣了,正常日子總是要過下去,任何人都不可能再要求他們乖乖待在家裡了。一切既荒謬又詭異。心理學家說,許多經歷兩三個月居家避疫的人都出現了「大流行疫情疲乏(pandemic fatigue)」或是「隔離疲乏(Quarantine Fatigue)」的心理不適現象。也就是在家,在一個封閉的空間待太久,缺乏正常社交活動而變成容易感到倦怠,焦慮等,但隨後產生的反應卻是兩極化。

同時間,紐約市的另一批群眾非常悲觀的認為近期許多示威遊行活動和在餐廳外的群聚,可能又會將紐約市帶回到四月疫情最嚴重的慘況。(圖:作者提供)

可以理解的是,許多紐約客經歷過這樣一個非常不紐約的模範生生活三個月下來,已經受夠了。反正本來在第一期重新開放期間就可以買外賣食物和飲料,在路邊吃喝也是紐約客的日常,於是就這樣在夏夜晚風徐徐吹來的沁涼好天氣,紐約街頭跟紐奧爾良的波本街,還是美國大學生春假熱點邁阿密的南灘(South Beach)街頭一樣的熱鬧。我相信你,你信任我,我們都是未受疫情下的生還者(至少目前還是),乾杯吧!

紐約武漢肺炎疫情雖然減緩,但街頭出現像是紐奧爾良波本街上飲酒作樂的現象相當怪異。(圖:作者提供)

加上俗話說「賠錢的生意沒人要,殺頭的生意有人做」,餐飲業是受這疫情打擊最嚴重的產業之一,許多還撐著的餐廳酒吧在州長郭謨看到紐約街頭擠滿人而威脅要停止重新開放,甚至吊銷餐廳賣酒許可的威脅下,還是大膽地將桌椅擺在人行道上,允許顧客在他們店家外吃飯喝酒,直接自己進入到第二期開放。至少在這片刻,經營者可以稍微感受到以前門庭若市的榮景,對後面幾個階段的開放抱持多點希望。

不少餐廳冒著被警察取締,甚至吊銷酒牌的風險,已經自行開啟第二階段的開放,讓顧客在店家外面用餐。(圖:作者提供)

但筆者百思不解的還是從5月中天氣轉暖後,每逢天氣好的週末紐約市各公園綠地總是擠滿人,以及6月初連續十幾天大大小小的抗議警察暴力,爭取黑人人權的示威遊行都吸引數百至數千紐約客齊聚在一起呼喊口號,數據卻顯示紐約市武漢肺炎的疫情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再度惡化的情況。是因為在「紐約暫停」開始後大家防疫工作做得太好,所以出門的民眾絕大多數都是健康的,還是有些自己不知情的無症狀感染者和身邊的人剛好都有戴口罩,所以運氣不錯,沒有引發群聚感染?

紐約市是六月以來美國進行抗議警察暴力示威遊行活動最多的城市,卻出乎意料的沒有讓疫情惡化。(圖:作者提供)

當然,紐約在逐步分期開放後是否會出現第二波疫情還需要時間來驗證。紐約市長白思豪原本認為因為示威遊行活動的後續影響也需要時間觀察,第二期開放大概要等到6月底,甚至是7月初。但好大喜功,且喜歡打臉白思豪的州長郭謨則逕行宣布第一期開放的兩個星期後,疫情沒有出現惡化的情況下,在6月22日就啟動第二期開放。紐約市裡平行世界的兩方又騷動起來,一邊熱切期盼,一邊深感憂心。在可預見的未來中,紐約客沒有運動賽事可以關心,沒有百老匯歌舞劇或是搖滾演唱會可以調劑生活,民眾還是會聚焦在大膽開放與保守開放對疫情後續發展影響的爭辯。平行世界交錯之日,還有的等了。

附註:

紐約的「重新開放(reopening)」共分四期:

Phase 1:營造工程;農漁牧業;零售業允許線上或電話訂購,在店家取貨(不能在店家逛);製造業以及景觀相關的行業可以復工。

Phase 2:大部分的辦公室工作;房地產業;購物中心與零售業開放室內消費;餐飲業戶外用餐;汽車買賣或租賃;理髮美容院以及少於25人的工作坊。

Phase 3:餐飲業開放室內用餐;旅館飯店開始營業;美甲店和按摩店。

Phase 4:藝術娛樂業(博物館,百老匯等);遊樂園;教育機構。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