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紐約地途》武漢肺炎疫情在兩週的時間內改變了紐約什麼?

紐約,乃至於全美在對抗武漢病毒最大的挑戰在於檢測疑似病例的資源不足,民眾的恐慌是出自於如有類似感染症狀,沒有一個暢通的管道可以儘快做檢測。除非症狀已經十分嚴重,一般還是只會被要求先在家自主管理。可以想像可能有不少人已經感染病毒,並出現症狀,卻還是到處趴趴走。官方希望民眾盡量別外出,關閉一些群眾聚集場所等都只是最消極的防疫辦法。

NYDECO

從去年12月武漢肺炎引發的疫情開始到現在,整個台灣共有53件確診病例,紐約市從3月2日第一件確診案例到現在還不到兩個星期卻已經爆出154個確診,整個紐約州病例總數更飆升到421個。這個結果顯然與政府忽視疫情的嚴重性,並且姍姍來遲的展開一些防疫措施有直接關係。不過,以武漢肺炎這種傳染的速度,其實現在對多數紐約客來說,要不要戴口罩已經相對不是那麼重要。因為在西方國家認為只有生病的人才會需要戴口罩的觀念下,如果一下子要大家都去戴口罩,整個美國口罩的庫存絕對不夠,還是很快就會沒有現貨供應。也因此,現在在紐約街頭或地鐵會戴口罩的依舊是口罩文化不同的亞裔居多,西方人雖然逐漸增加,比例上還是非常少,因為想買也買不到。

紐約市的武漢肺炎疫情大爆發,地鐵上開始出現越來越多西方人也戴上口罩。不過沒有口罩的民眾想要購買幾乎是不可能了。(圖:作者提供)

日常生活上,不用等市長白思豪啼笑皆非的勸導市民等地鐵時,「如果這班車人太多,可以考慮搭下一班」這種與「何不食肉糜」異曲同工的笑話,許多公司和紐約客都已經主動開始在家工作或是彈性工時的上下班,避免在尖峰時間時把地鐵擠得像沙丁魚罐頭一樣,所以最近一個多星期以來,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的紐約客大幅下降,數據指出大紐約地區各種大眾運輸的搭乘率下降了15%到30%之間。同時拜暖冬之賜,以腳踏車代步的民眾也有顯著增加。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後,紐約地鐵搭乘率明顯下降,民眾不願意冒險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圖:作者提供)

因為疫情爆發的速度太快,群聚感染問題嚴重,紐約市像是大都會美術館,自然歷史博物館等主要機構都宣布暫停開放參觀,避免形成散播病毒的溫床。州長在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下後,也下令不得舉辦超過500人以上的聚會,這也表示百老匯秀和林肯中心等大型表演廳同樣是必須熄燈,靜待疫情如何發展來決定何時復演。許多藝展和小型演唱會,即使人數沒有那麼多,同樣也以防疫理由取消或延後。紐約市府最新的規定則是紐約市立圖書館也全面無限期休館,等待日後通知何時重新開放。

包括大都會美術館在內的紐約主要博物館都已經宣佈暫時關閉不開放參觀。(圖:作者提供)

港式飲茶是紐約市裡東方人與西方人最能共同接受的餐飲,每天開門營業要面對的就是龐大的人力和食材準備的支出。早在武漢肺炎疫情還沒「正式」出現在紐約市之前,不論是華人圈還是西方人對病毒起源於中國而產生的既定印象,紐約市的唐人街商圈生意就受到嚴重打擊。當市府公布紐約市其中一個確診病例是在布魯克林唐人街工作的醫生助理時,更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布魯克林四家主要海鮮酒樓過沒幾天就相繼宣布歇業,即使未來疫情減緩也不保證會再重新營業。紐約規模最大的中餐館,能夠席開超過一百桌在曼哈頓唐人街的金豐大酒樓也在日前宣佈暫停營業。

不僅是中餐館,紐約知名的餐飲集團Union Square Hospitality Group也宣佈旗下餐廳全部暫時歇業,等待疫情穩定後再重新營業。(圖:作者提供)

不只中餐館,紐約市最有影響力的餐飲集團Danny Meyer領軍的Union Square Hospitality Group 日前宣布在紐約市旗下包括The Modern和Gramercy Tavern等數家米其林星級的十九家餐廳全部歇業,直到武漢肺炎疫情獲得控制為止。除了受業績萎縮影響的原因外,目的也是要避免餐廳顧客與員工之間的群聚感染,成為防疫的破口。

然而最有爭議的是,大部分私立與教會學校和紐約市外圍幾個城鎮學校都宣布停課兩個星期到一個月不等時,紐約市長卻不願意宣布全美系統最大的紐約市公立中小學停課。這讓許多家長與學校教師非常焦急,甚至憤怒。因為在確診檢測機制還相當不足的情況下,讓小朋友到學校上課,無疑是要師生都承擔非常大的群聚感染風險。而且小朋友比較沒有警戒心,一但有一個潛在病例,又未能即時進行檢測的情況下,可能就會如星火燎原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不過市長遲遲不宣布停課也不是沒有正當的原因,紐約這個光鮮亮麗的城市,就讀公立學校的一百一十萬學童當中,卻有將近四分之三是符合免費或是減免午餐餐費資格,來自低收入戶家庭的學生。如果全面停課,這些學童的家庭馬上就得面臨額外餐費的支出,更不用說,這些許多是雙低薪家庭也無力負擔另請保母或送小朋友到私人安親班來受到照護,因而可能會產生更大的社會問題。

紐約市公立學校是否因應武漢肺炎疫情關閉與否,對低收入戶家庭影響很大。(圖:作者提供)

只是兩相比較衡量之下,萬一因為沒有停課而真的出現在公立學校的群聚感染確診病例,所引發出來家長與教師的恐慌與憤怒,恐怕會讓白思豪面臨要引咎下台的最嚴重後果。而許多家長也等不及市長要何時才宣布停課,為安全起見就逕行讓小朋友請假在家。這星期五公立學校學生的出席率從前一天的85%掉到只有68%,顯示民眾其實是非常不信任市府的防疫能力,即使疫情還沒到達高峰,一般紐約客認為未來紐約市會封城的機率不高,因為在經濟上影響太大。頂多會像是紐約州疫情最嚴重的New Rochelle一樣規劃出範圍較小的管制區,對區內居民的進出做管理和物資運送,而不是完全禁止出入。因此雖然有傳出零星的民眾到大賣場掃貨囤積現象,大部分的人只是比平常多逛幾次超市,多購買一些可以存放比較久的食物小心謹慎的做準備。即便如此,超市裡架上的麵條罐頭可冷凍的肉品還是會出現被清光的現象,所幸店家補貨的速度也快,不至於造成民眾恐慌。

紐約,乃至於全美在對抗武漢病毒最大的挑戰在於檢測疑似病例的資源不足,民眾的恐慌是出自於如有類似感染症狀,沒有一個暢通的管道可以儘快做檢測。除非症狀已經十分嚴重,一般還是只會被要求先在家自主管理。可以想像可能有不少人已經感染病毒,並出現症狀,卻還是到處趴趴走。官方希望民眾盡量別外出,關閉一些群眾聚集場所等都只是最消極的防疫辦法。

紐約街頭的人氣因為疫情關係明顯下降,因為病例檢測的資源不足,如果有感染者在街上四處走動也不意外。(圖:作者提供)

走在時報廣場,五光十色的看板依舊絢爛,但人氣卻少了很多。整個城市有著山雨欲來的詭異氣氛。然而這只是從發現第一個確診病例到現在不到兩個星期間的轉變。這種感覺筆者只在2001年9-11攻擊事件中感受過。只是疫情會如何發展卻比當年恐攻事件後紐約市會如何重建更難預測,隧道盡頭的那一道曙光還沒出現。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