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林濁水觀點》黃捷罷免案中的怪現象

我國地方議員採取的是複數選區制度,這制度又叫半比例制。凡比例代表制,設置的精神皆在於保護多元、少數。然而罷免卻又是多數決精神,於是矛盾就來了:依保護少數精神的複數選區制度選出的議員,要罷免時卻依多數決精神加以罷免,這樣的罷免制度實在是精神錯亂的制度。

林濁水

儘管tvbs公布民調說,一旦黃捷罷免案投票,估計只會有15%的罷免票,距離罷免成功需要的25%還差了10%;同時依過去的經驗,從來沒有縣市議員、立委被罷免成功的,但是黃捷恐怕還是大意不得。因為tvbs的計算方法是這樣的:

高雄市鳳山區民眾一定會去投票的有32%,這32%中一定會投罷免票的有48%,不同意的45%,於是得出:32%X48%=15.4%的結論。

然而,tvbs又調查到有16%的民眾可能會去投票。依民眾罷免投票的習慣,愈是想罷免的愈會去投票,愈不想罷免的愈不會去投票。所以「可能會投票」的民眾,「可能會投罷免票」的應該多於可能投反對票的。假如這16%「可能會投票」的全部都去投票,而他們投罷免票的和投反罷免票的同樣是48%比45%的話,那麼罷免票就要增加:

16%X48%=7.7%

於是罷免票就有15.4%+7.7%=23.1%

23.1%距離25%還不到2%!豈不驚險?

值得擔心還不只這樣,2018年韓國瑜得到的選票在鳳山區是118,466票,到了2020年總統選舉,他得票大退,但是仍然擁有82,432票;相對的,黃捷以18,420票當選。在這樣的實力對比下,如果罷免變成「擁市長VS.擁議員」之戰,雙方動員對決,黃捷真的沒有危機?

最後,罷免韓國瑜,罷免票投出了93萬,比各界依民調估計的約70萬足足多了20萬。tvbs民調為例,估計的是78萬票。實際投票比民調估計差了15萬票。會差這麼多,無疑的是因為罷韓已成為全國運動,氣氛已經和「大選」一樣,不再是熱度受到高度壓抑的局部地方性投票。如今罷黃做為罷韓運動的延續,最後投出的票會不會和罷韓一樣超出依民調做的估計?這真是難以預料。

罷黃做為罷韓運動的延續,最後投出的票會不會和罷韓一樣超出依民調做的估計?難以預料。(本報資料照)

一、我一貫反對對民代的罷免制度

在過去幾年,對立委的罷免案,無論是柯建銘、蔡正元或黃國昌的罷免案我都公開反對。理由是對國會議員進行罷免,違背了自由主義的言論免責權原則。如今連全世界最愛罷免的美國也沒有對國會議員罷免的制度,至於英國雖然有,但是必須是犯了罪才可以罷免。不幸,2017年在著名的道德家領軍繞行立法院形成的巨大的民粹「道德」壓力下,綠營立委汲汲於修法降低罷免門檻的目的,居然是要專門用來對付國會議員,真是不知所云。這樣做的荒謬性,在黃捷罷免案上面徹底地曝露出來了:黃捷竟因為對市長質詢得盡責犀利而被市長粉發動報復性罷免,而且被罷的風險還不算小。

黃捷罷免案的荒謬性還不只是這樣而已。

美國雖說有罷免地方議員的制度,但是我國完全不宜比照,因為我國地方議員和美國選制不同,我國採取的是複數選區制度,這制度又叫半比例制。凡比例代表制,設置的精神皆在於保護多元、少數。然而罷免卻又是多數決精神,於是矛盾就來了:依保護少數精神的複數選區制度選出的議員,要罷免時卻依多數決精神加以罷免,這樣的罷免制度實在是精神錯亂的制度。

還有,由於市長選舉是「單一選區」性質的選舉,在兩大黨競爭的態勢下,往往要超過50%的選票才能當選,而落選的,一般也至少會有3成5以上的選票,例如韓國瑜選總統時敗得非常不像樣,但是在鳳山還是得了36.2%的票;相對的,議員是複數選區的選舉,因此,往往不到10%的選票就當選了,例如2018年鳳山區最低的是6.36%,至於黃捷,以9.00%票當選。在這樣的基礎上,一個市長再不得人望,他的政治實力仍然是遠遠大過傑出的個別議員不知道多少,因此若互相在罷免上對決,風險和政績完全不對稱,既不公平,更加荒唐。

議員是複數選區的選舉,因此,往往不到10%的選票就當選了,在這樣的基礎上,一個市長再不得人望,他的政治實力仍然是遠遠大過傑出的個別議員,若互相在罷免上對決,風險和政績完全不對稱,既不公平,更加荒唐。(本報資料照)

二、關於罷免制度的修改

道德幼稚主義帶來的荒唐之處真是不一而足。針對這樣一個充滿精神錯亂現象的罷免制度,修改建議是:

1、基於言論免責權等理由,關於對民代的罷免制度應該修法廢除; 2、關於對首長罷免權,雖行使的國家很少,但是仍然可以考慮留下來;3、至於門檻,縱使25%表面上很低,但是基於人性的普遍傾向,罷免的動員力遠低於選舉的動員力,所以門檻可以不必變動。當然如要再調整也可以討論。但是要覺悟,由於採取罷免制度的國家實在太少了,要討論時會沒有跨國比較可以參考。

台灣很不幸,為因應民主化的需要進行體制改革時,總是一再遇到不肯用功了解民主運作機制的民粹道德家,以其道德光環逼迫政黨、國會把體制改得合乎他幼稚的民粹想像,結果制度的混亂,弊端滋生,而補正又難之又難,令人痛心。在歷經國會減半之亂、罷免黃捷之亂等等荒謬劇後,一方面要警惕將來不應該再重蹈覆轍之外;另一方面,無論如何,對因為古怪的民粹道德而造成的制度錯亂,還是要拿出勇氣和良心努力修改正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