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伊朗與西亞世界》管你疫情如何,我就是要打你

巴勒斯坦與葉門大概都沒有防疫能力,若真有疫情爆發,沙烏地與以色列這兩個主要掌握權力的國家,恐怕也難以給予敵對方任何有效的幫助,除非是對沙、以有利可圖的事。武漢肺炎看來正在影響人類世界,顯然人們都認為疫情將是短暫的,未來應儘快恢復原本的生活步調。然而,本就難解的政治糾紛,卻不可能因為疫情突然一笑泯恩仇。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西亞武漢肺炎疫情延燒,但政治口水照樣噴,戰爭也不會少。例如,聯合國(United Nations)要求幾年來內戰不斷、外力介入的葉門(Yemen)此刻停戰,以期能和緩肺炎疫情擴散。然而同一時間,以色列(Israel)對於巴勒斯坦人(Palestinians)的迫害仍舊沒有減少,聯合國同樣也要求以色列釋放遭到監禁的巴勒斯坦人,以免肺炎疫情爆發。只是聯合國對於國際糾紛向來起不了什麼作用,因為在西亞地區鬧出問題的經常是美國的朋友,國際組織對這些「友人」的呼籲多半只是被當成耳邊風。

僅管葉門尚無武漢肺炎確診案例,但葉門醫療系統並不完善,國內目前霍亂與登革熱肆虐,也令人不得不擔憂武漢肺炎疫情的爆發。這幾年來的葉門內戰,並非始於近期,而是從上個世紀冷戰時期起就已存在的問題。20世紀初期,紹德(Saud)家族在阿拉伯半島(Arabia)的擴張,到1933年建國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後,都未能進入半島南方的葉門地區。沙烏地因與美國有石油的利益關係,以致於在沙烏地對於葉門仍保持關注的情況下,美國順勢成為沙烏地背後的支持者。1950年代起,作為反西方帝國主義領導人的埃及總統納賽爾(Gamal Abdel Nasser),在1956年對抗英國與法國的蘇伊士運河戰爭(Suez Canal Crisis)時,因蘇俄(Soviet Russia)的協助,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葉門地區內支持納賽爾的勢力,積極促使埃及進入葉門,但同時葉門國內也有意圖與沙烏地靠攏的勢力,讓沙烏地介入葉門問題更有正當性。

埃及與蘇俄vs.沙烏地與美國,就成了葉門地區往後發展的重頭戲,而社會主義者在半島更南方的亞丁(Aden)地區取得優勢,更讓蘇俄勢力名正言順拓展到阿拉伯世界。1970年之後埃及在葉門影響力式微,再加上蘇俄在1980年代後期因自己國力衰退無力再掌握葉門,連帶使得美國與沙烏地在葉門等同是橫著走。但這並不代表葉門反對勢力就此消失。葉門政府向沙美靠攏,或許因強權壓迫而不得不如此,但這不是葉門國內反對勢力願意去理解的。現今的「胡塞組織」(Houthi)以及「阿拉伯半島的蓋達」(Al-Qaeda in the Arabian Peninsula, AQAP)都持反對葉門政府、沙烏地與美國的立場,只要沒有人願意退讓,葉門戰爭就沒有解決的一天。

葉門醫療系統並不完善,國內目前霍亂與登革熱肆虐,也令人不得不擔憂武漢肺炎疫情的爆發。這幾年來的葉門內戰,並非始於近期,而是從上個世紀冷戰時期起就已存在的問題。(REUTERS)

沙烏地其實也受武漢肺炎疫情所苦,可能宣布取消今年7月的麥加(Mecca)朝聖,以避免因群聚使疫情擴散。以過去每年約200多萬人進入麥加朝聖的經驗來看,沙烏地確實有必要取消朝聖活動,目前確診肺炎者多有旅遊史,大量旅客搭機與轉機都是群聚類型的一種,穆斯林若從世界各地移動到麥加,病毒傳播的範圍必然更加難以控制。目前許多國家關閉航線,前往沙烏地的方式肯定減少,若朝聖活動照常舉辦,就算沒有病毒,穆斯林前往沙烏地的旅途也更加困難艱辛。儘管如此,這仍然不影響沙烏地對於葉門的態度,仍舊飽以轟炸,仍舊誓言剷除與沙烏地對抗的勢力。或有輿論擔憂肺炎將在葉門爆發,但葉門人的死活向來不是沙烏地甚至國際社會所關注的重點。

同樣處於弱勢的巴勒斯坦人,一定也連帶受到以色列難以控制的肺炎疫情波及。以色列自上個月起爆發相當多起確診的病例,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下令任何人入境都必須隔離14天。以色列也正值朝聖時期,例如3月初的普珥節(Purim)、4月初的逾越節(Passover)、還有耶穌復活日(Easter),考量隔離與封鎖確實是和緩疫情的先行部署。不過,形同以色列囚徒的巴勒斯坦人,處境將不會好過(是說本來也就不好過)。畢竟近半個世紀以來,約旦河西岸(West Bank)與加薩(Gaza)這原本在1947年聯合國分治方案之中,就屬於巴勒斯坦人的區域,以色列卻在1967年占領至今。聯合國要求以色列退出佔領地,佔領狀態卻依舊維持。

阿拉伯人不認同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國,但猶太人建國的背後有英國與美國的先後支持,阿拉伯人幾乎沒有主導權與話語權。到了21世紀初,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與加薩先後高築隔離牆,限制巴勒斯坦人的行動,以色列軍人隨時可進入家中搜查可疑份子,則是巴勒斯坦人的生活日常。儘管1994年之後巴勒斯坦有自治政府,但至今仍無機會建立真正的政府,事事還是得看以色列臉色。90年代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sation, PLO)領導者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曾與以色列和談,才得到自治政府這樣的一丁點的成果。而長久以來致力於不與以色列和談的巴勒斯坦組織哈馬斯(HAMAS),則因主要勢力範圍在加薩一帶,以色列對加薩更是照三餐的轟炸。以色列的疫情若失控,居住、工作、醫療環境不佳的加薩與約旦河西岸,疫情肯定會嚴重爆發。

以色列的疫情若失控,居住、工作、醫療環境不佳的加薩與約旦河西岸,疫情肯定會嚴重爆發。(REUTERS)

巴勒斯坦就如同葉門,壓在上頭的強權並不在意這些弱勢者的權益,其意涵就是「有疫情又怎樣,我照樣打不誤」。就算現在沙烏地宣布停止對葉門轟炸兩週,也不代表往後將不再啟戰事。巴勒斯坦與葉門大概都沒有防疫能力,若真有疫情爆發,沙烏地與以色列這兩個主要掌握權力的國家,恐怕也難以給予敵對方任何有效的幫助,除非是對沙、以有利可圖的事。武漢肺炎看來正在影響人類世界,顯然人們都認為疫情將是短暫的,未來應儘快恢復原本的生活步調。然而,本就難解的政治紛擾,卻不可能因為疫情突然一笑泯恩仇。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