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伊朗與西亞世界》歷史事件/政治角力工具:1915年亞美尼亞事件

敘利亞國會公開指責一百年前鄂圖曼帝國屠殺亞美尼亞人事件,以歷史攻擊今日的土耳其政府,算是敘利亞對土耳其轟炸行動的反擊。敘利亞國會的言論,是把「1915年亞美尼亞事件」當作工具,以期主流國際社會對土耳其的行動予以批判。敘利亞國會必然不理解亞美尼亞事件的來龍去脈,只是想方設法批判土耳其而已。畢竟當亞美尼亞事件發生時,還沒有敘利亞這個國家的存在。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土耳其(Turkey)與敘利亞(Syria)近年來紛爭不斷,我們可以看到土耳其、伊朗(Iran)、俄羅斯(Russia)都關注2011年以來的敘利亞內戰,敘國長年的內戰因為有以美國為主的軍事武力進駐,而土伊俄三國都持與美國對立的態度,演變成嚴重的國際衝突局面。土敘比鄰,因此對土耳其來說,敘國的動亂使自身的安全首當其衝,土耳其必須有所行動,例如日前敘利亞北方省分遭土耳其轟炸一事。2月13日敘利亞國會公開指責一百年前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屠殺亞美尼亞人(Armenians)事件,以歷史攻擊今日的土耳其政府,算是敘利亞對土耳其轟炸行動的反擊。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歷史記載鄂圖曼政府屠殺其領土東北方的亞美尼亞人,目的是清理其中的基督教社群,人數約150萬之多。亞美尼亞與鄰近的高加索地區(Caucasus)本就是局勢複雜之地,特別在近代以來成為伊朗、鄂圖曼、俄國競爭勢力範圍的重要地區。像是亞塞拜然(Azerbaijan)就分屬伊朗與俄國,亞美尼亞則是有分屬鄂圖曼與俄國的情況。

敘利亞北方省分遭土耳其轟炸後,近日敘利亞國會公開指責一百年前鄂圖曼帝國屠殺亞美尼亞人事件,算是敘利亞對土耳其轟炸行動的反擊。(AFP)

對於鄂圖曼與伊朗來說,北方這頭俄國黑熊總是對他們不懷好意,不時煽動自己境內少數的亞塞拜然人與亞美尼亞人進行獨立運動。這不代表伊朗境內的亞塞拜然人或鄂圖曼的亞美尼亞人全然與俄國為伍,然而只要有一部份的人不斷在境內宣傳獨立運動,就不會是伊朗或鄂圖曼中央政府樂見的事情。儘管這些少數族群的主張確實有些道理,但又有哪個國家的政府願意讓自己境內特定族群脫離出去?此舉等同是打擊自己國家的主權與領土,也因此從古至今,這類問題從來都沒能有令各方滿意的解決方案。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後,鄂圖曼加入德國陣營,共同對抗英、俄、法三國。俄國更加想方設法讓亞美尼亞人脫離鄂圖曼,以藉著戰亂情勢來瓦解這個對手。鄂圖曼軍隊必須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結果就是造成了1915年之後的衝突與死傷。從少數族群的立場來看,鄂圖曼等於是「以大欺小」,對不同族群的認同毫無尊重。然而,如上文所述,這牽涉到政府主權與領土完整的問題,從中央政府角度來看,不可能讓人說走就走。若這個脫離引發國內動盪,那就必須管理秩序。結果就是各說各話了,雙方都認為,問題在你不在我。孰是孰非沒有明確的答案,就看誰搶得到麥克風,大家就聽誰的說法。

戰爭結束之後,鄂圖曼淪為戰敗國,被戰勝國弄得四分五裂。鄂圖曼的將領凱末爾(Mustafa Kemal)扭轉局勢,雖沒能維持住過往鄂圖曼在阿拉伯地區的領導權,但至少在安納托利亞(Anatolia)穩定下來,1923年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國(Republic of Turkey)。在土耳其民族主義重整內部、抵抗外敵的情緒之下,建立單一民族國家便成了凱末爾政府的主要目標,在安納托利亞的亞美尼亞人,自然轉移到土耳其政府管轄之下,由鄂圖曼的亞美尼亞人成為土耳其的亞美尼亞人了。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後,鄂圖曼加入德國陣營,共同對抗英、俄、法三國。俄國更加想方設法讓亞美尼亞人脫離鄂圖曼,以藉著戰亂情勢來瓦解這個對手。圖為武裝亞美尼亞平民及自衛隊抵抗土耳其部隊。(維基共享)

時至今日,上述一戰時期的亞美尼亞事件,成了主流國際社會用來批判土耳其政府的工具,例如,土耳其想加入歐盟(European Union),就因為亞美尼亞問題,而導致申請條件中有關少數族群權益的部份不及格,無法加入歐盟。現在的亞美尼亞共和國(Republic of Armenia)就是搶到麥克風的人,再加上主流國際社會的支持,所以一再要求土耳其政府道歉。然而,不少人在批判土耳其政府時,又有誰去理解一百年前的悲劇,其實是很特殊的歷史情境下的產物,必然是「沒有人是局外人」的情況,沒有誰絕對的錯、也沒有誰該負全然的責任。

1915年的亞美尼亞事件(或說是屠殺),可能沒有人知道完整的真相。亞美尼亞的受難者家屬強調他們的悲慘過去,但在衝突與動盪的年代中,受害的也不見得只有亞美尼亞人。問題是,可能多數土耳其人都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須要為這種事負責與道歉,甚至凱末爾建立土耳其共和國時,也不見得清楚1915年到底發生什麼事。

「1915年亞美尼亞事件」,就這樣成為往後土耳其政府的原罪。主流國際社會也不盡然真的瞭解「1915年亞美尼亞事件」,歐盟真的比較關注亞美尼亞人在土耳其的權益嗎?是不是僅僅只把歷史事件當作政治角力的工具,藉以「妖魔化」土耳其的國際形象?

今日敘利亞國會的言論,其實也是把「1915年亞美尼亞事件」當作工具,以期主流國際社會對土耳其的行動予以批判。敘利亞國會必然不理解亞美尼亞事件的來龍去脈,只是想方設法批判土耳其而已。畢竟當亞美尼亞事件發生時,還沒有敘利亞這個國家的存在。

回到土敘衝突上,土耳其今日的行動是否全然無理?也未必,站在國家安全的思考上也僅是自衛之舉。主流輿論批判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對內暴虐無道是一回事,但若戰爭波及土耳其南方邊界的安定,艾爾多安當然不能沒有作為。

往後敘利亞能否穩定,的確是未知數,但對土耳其的批判,必然也如「1915年亞美尼亞事件」一樣,成為對土耳其進行政治角力的工具。雖說「以史為鑑」卻也是「以史為劍」。誰的說法能被聽進去,就看誰搶到麥克風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