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艾爾多安與百年來的土耳其政治

回顧土耳其的歷史,凱末爾過去對伊斯蘭勢力的整肅,符合主流國際社會的價值觀,所以獲得很好的評價,但艾爾多安今日的整肅,因為不符合主流國際社會的價值觀,所以成了人人得而誅之的獨裁暴君。但很多論述其實並沒有談到核心部分,也沒有反思自身的價值觀從何而來,只是一味批判與否定與自己不同的他者。這就是年輕人所說「人帥人氣王、人醜幹話王」的意涵。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近日西亞相關新聞中,最受矚目的,是土耳其的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政府的政治挫敗,尤其3月底伊斯坦堡(Istanbul)市長的選舉失利,反對勢力共和人民黨(Cumhuriyet Halk Partisi, CHP)候選人當選,政府宣布選舉結果無效,進行二度投票後仍然吞了敗仗。國際間充斥著對於艾爾多安的批判,尤其在2016年之後對於國內外的整肅,讓這個自上個世紀凱末爾(Ataturk Mustafa Kemal)建國以來頗有成功現代化之姿的國家,轉身成了獨裁專制又不顧國計民生的形象。但是,對艾爾多安進行批判之餘,仍有許多面向可以討論土耳其的政治局勢。

本次贏得選舉的共和人民黨,為土耳其共和國(Republic of Turkey)國父凱末爾在1923年創立。此後,凱末爾帶領土耳其走上西化之路,固然邪惡的西方強權在世界各地橫行霸道,但畢竟世界發展的主流已經由西方主導,學習西方對凱末爾來說當然也就是國家發展的主軸。在執行西化的過程中,所謂的傳統伊斯蘭宗教對國家的影響力就被迫降低,現任總統艾爾多安就是出身於過去受到打壓的宗教家庭。

3月底伊斯坦堡市長選舉失利是艾爾多安政府的政治挫敗,反對勢力共和人民黨候選人當選,政府宣布選舉結果無效,進行二度投票後仍然吞了敗仗。(AFP)

凱末爾雖是軍人出身,但他致力避免讓軍方太過於主導政府施政。在1946年之前,土耳其主要是由共和人民黨領政,之後改走多黨制路線,這讓土耳其的西化之路走得更加徹底。不過,在多黨制的開展之下,竟導致共和人民黨旋即失去政權,隨之而來的政治動盪,反而讓軍方以「虔誠的國家捍衛者」的身分,在1960年之後掌握國家發展,以超然的角色主導一切,其地位高於共和人民黨,甚至在1980年禁止共和人民黨的任何政治活動。儘管如此,土耳其的多黨制仍然繼續前進,發展並未如一般人認知中的軍方專政邪惡形象。因此,國際間批判的「軍人干政」,並不適合用來說明土耳其的情況。

上述遭到降低重要性的伊斯蘭勢力,在多黨制的發展下,採用迂迴與掩飾的方法,不特別強調宗教立場,逐步地取得提高地位的機會。總統艾爾多安就是採用這種方式,在政壇嶄露頭角,而且自本世紀初期,他與其政黨-正義與發展黨(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就執掌政權至今。多數研究指稱土耳其長久以來處於世俗力量與宗教力量對抗的狀態,其實不盡然如此。況且一國政府施政中總會有個人或團體權益受損,其反撲力量何時會出現,沒有人知道。艾爾多安取得政權,有一部分力量來自於過去伊斯蘭政治影響力遭到壓制的抵抗成果。凱末爾若仍在世絕對猜想不到,21世紀初的政治局勢,會是由曾被他打壓過的勢力做為主導角色。

2013年以來,從艾爾多安與宗教學者居倫(Fethullah Gulen)的對抗中,即可見就算是宗教力量之間也不盡和睦。艾爾多安與居倫自1980年代以來成為合作夥伴,共同監督國家施政。居倫遭到土耳其政府的追捕,後雖獲得釋放,但在2000年之後即旅居美國。居倫陣營也常批判艾爾多安政府,導致艾爾多安與居倫漸行漸遠。艾爾多安與居倫都希望國家能變得更好,但雙方做法不同,因此成了政治對手。2016年艾爾多安面臨軍事政變未遂,之後開始整肅反對聲音時,就把居倫及其陣營視為主要對手,且認為政變是居倫在美國運籌帷幄的結果。幾年整肅下來,艾爾多安在國際間形同「身敗名裂」,而且主導修憲讓他得以成為「萬年總統」,更成為眾矢之的。

居倫在2000年之後即旅居美國。居倫陣營也常批判艾爾多安政府,導致艾爾多安與居倫漸行漸遠。(REUTERS)

主流輿論批判艾爾多安大開民主倒車,但這樣的說法不盡公允。艾爾多安整肅土耳其內外的政治生態,目的是為了「淨化」國家政治。這不是艾爾多安的獨特性,而是各個時代、各個國家在某些特殊時期都會出現的產物。該反思的是,輿論今日以「民主」程度與否來批判艾爾多安,但民主在發展的初期,其實也是「處理」掉眾多不同的反對聲音,「贏了」各式各樣的戰場之後,才逐漸成為主流勢力,得以開始自詡「高尚」而認為「萬般皆下品」。何以我們可以認同部份國家民主化過程中的整肅行為,而不認同他人整肅行為?何以某些「淨化」是保衛國家,卻針對特定人物的「淨化」大吐口水?

再回顧土耳其的歷史,凱末爾過去對伊斯蘭勢力的整肅,符合主流國際社會的價值觀,所以獲得很好的評價,但艾爾多安今日的整肅,因為不符合主流國際社會的價值觀,所以成了人人得而誅之的獨裁暴君。但很多論述其實並沒有談到核心部分,也沒有反思自身的價值觀從何而來,只是一味批判與否定與自己不同的他者。這就是年輕人所說「人帥人氣王、人醜幹話王」的意涵,一樣的事情,自己認同的人來做就是高大上,不認同的人來做就是夏夕夏景。若是下個世代土耳其強盛了,艾爾多安的作為或許就會有不同的歷史評價,也許往後史家就會解釋他讓土耳其的政治安穩、邁向康莊大道了。

本文無意肯定艾爾多安的諸多作為,畢竟不見得「旁觀者清」,只是任何事情都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不過,無論艾爾多安的整肅出自於何種目的,終究還是導致無辜的土耳其人受害,例如護照失效的旅外人士,其處境令人惋惜與不捨。有些人屬於居倫陣營,卻因為艾爾多安的整肅而成了破壞國家安定的「恐怖分子」,回國後難免有人身安全的顧慮,但旅居他國卻不見得能夠獲得當地身分,甚至連政治庇護也難以取得,最後不得不離開他們喜愛的「他鄉」。

艾爾多安的「獨裁」作為固然該進行批判,但並不代表他的政策沒有好的一面。因政治動盪所牽扯出的問題,很難有完美無缺的評論。因為對土耳其而言,這不單純只是當代事件,而是土耳其近百年來的歷史問題。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