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奇海獅先生》民粹勝利(二):帝國掘墓人

長久以來,左派政黨在德意志帝國遭受種種打壓,威廉一世時代這些人被稱為「國家公敵」、到了威廉二世時,這些人仍不斷遭到排擠和鄙夷為「沒有祖國的工匠」,現在終於得以執政黨的身份來接管帝國,甚至在國家危難之際一間扛起國家戰敗的責任。這是艾伯特領導的社會民主黨崇高的部分,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日後希特勒等極右派,很輕鬆的將戰敗責任全都推給左翼政黨,甚至創造出一個「背刺傳說」-德軍在一戰會失敗,全都是因為在背後被人捅了一刀的緣故!

神奇海獅先生

續上篇

德意志帝國最後一位總理馬克斯・巴登親王(Max von Baden)被稱為「帝國掘墓人」,但是他卻是一位道地的悲劇型人物。

他是國內少數的自由派貴族,在帝國最後的日子裡,他與國會反對黨組成帝國政府;他對局勢的了解,比陸軍總參謀部、甚至比皇帝本人都更加透徹。但是命運給了他澄澈的思想,卻沒有給他反抗的勇氣。他一輩子都沒能反抗德皇威廉二世,因為他有一個在當時德國貴族來說,最大的致命把柄:他是,同性戀。

馬克斯・巴登親王,德意志帝國最後一任總理。 (圖:網路)

【8月8日:黑暗之日】

1918年10月1日凌晨四點,馬克斯・巴登親王走進柏林總部,半小時後他就被告知即將成為帝國總理。他愣了半晌後,才終於說因為自己需要一點時間準備:

「是否可以讓我等到11月?」

對方搖搖頭:「不行。」

「那麼,我就只能拒絕了。」他說。

但是時間的確不容他慢慢思考了。很快的他就知道,德軍的情勢到底有多嚴峻...

好的,上次我們說到第一次世界大戰,還有雙方人民受到的種種磨難。然而就在這一切的挨餓受凍裡,德國人始終認為自己是有機會勝利的,因為直到戰爭結束前半年,前線情勢的確看起來是蠻樂觀的。

1917年,剛成為蘇聯的俄國退出戰局,剛從東邊空出手來的德軍副總參謀長魯登道夫(Erich Ludendorff)計畫在西線發動一場最終決戰,一舉決定整個西線的命運。

1918年3月21日拂曉,德軍攻勢在史無前例的砲擊下展開,五個小時內發射近一百萬枚砲彈。恐怖的火網一波波輾壓過戰壕後,德軍32個師全軍出動,在第一天便擄獲超過2萬名戰俘,並造成1萬7千多人陣亡。

然而在進入夏秋之後,英法已經開始轉守為攻。8月8日凌晨4點,協約國在法國亞眠發動史上第一場坦克大決戰。324台協約國坦克發出震天怒吼,一線排開朝著德軍陣地進攻。

德軍頓時陷入一片混亂,後方的魯登道夫日後在自己的回憶錄記下:

「前方傳來的訊息十分晦澀不明.....我立即派遣一個參謀軍官到戰場上,向我回報不對現狀。」

之後,魯登道夫絕望的發現,當地尚有戰鬥力的六至七個德軍師完全被擊潰了。一天之內,德軍傷亡達2.8萬人,損失火炮400多門。在魯登道夫的回憶錄上,他將這一天記為「德軍的黑暗之日」。

一直到此時,德軍傾盡一切的豪賭已經完全失敗了。年初魯登道夫在西線還有將近350萬人的兵力,但一場春季攻勢已經讓他損失150萬人的成本,但是同時,新參戰的美軍則以一個月30萬人的流量湧入歐洲。

魯登道夫完全崩潰了。曾經聰明果斷、考慮周全的將領,如今吃不下也睡不著,對所有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要事必躬親,但發出的命令總是打臉昨天的自己,並且到處為自己的失敗找替罪羔羊。德軍統帥興登堡的一席評論,完全可以描述魯登道夫的狀態:

「軍人這一門職業,常能使最堅強的性格在短時間就變得意志消沉。一個智勇雙全的人在短短的一年之內,就很有可能被磨的心血用盡和神經衰弱。這是許多偉大軍人的悲劇。」

魯登道夫將軍。德軍最有才的將領,但缺乏沈穩冷靜的心,終究使他無緣於自己最夢寐以求的軍職-元帥。(圖:網路)

【10月1日:午夜0點5分】

就這樣撐到了9月29日,魯登道夫終於踏著沈重的步伐,準備面見德皇威廉二世,要勸說他以美國總統威爾遜提出的「14點原則」為基礎,向協約國提出休戰。但是就在這天發生了一些事,永遠地改變了德國的命運。

原來魯登道夫要見的人不只是德皇,還有當時的總理及外交部長。就在會面前的空擋,這位外交部長趁勢建議魯登道夫:這時德國最重要的目標,就是盡力爭取威爾遜總統的善意。因為儘管英法的敵意很深,但美國威爾遜總統對德國並沒有抱持惡感,而且這個人對民主懷抱著近乎理想的情懷。因此外交部長建議:德國需要成立一個議會民主政府。

德國必須將政體變更為議會君主制。我們必須讓人產生一種印象,那就是德國並非因為軍事崩潰,而是因為民主革新的緣故,才在這時追求和平。

聽起來很複雜嗎?沒關係,因為在當時的魯登道夫聽來也不是這個樣子。魯登道夫一邊聽,腦海裡一邊就浮現了他最渴望的東西-替罪羊!

如果這時候議會多數黨接過政權,那就是這個政權要負擔起戰敗的責任。魯登道夫不但可以從戰敗的恥辱中脫身,甚至還可以把這個恥辱強加在議會的那些民主派身上。

這個計畫真是太好了!!

果然,在聽完前線報告後,德皇雖然還能保持最後一點鎮靜,但是一旁的赫特林總理卻差點暈了過去,當場就提出辭呈,並且推薦自由派貴族馬克斯親王接任。馬克斯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找來的,他一直以為自己被找來是為了力挽狂瀾,但卻沒想到自己是在事態已經決定以後,才被找來收拾這攤爛攤子。他用一句話來形容自己的處境:

「我原本以為我是在11點55分被找來,沒想到我是在午夜0點5分時才來的。」

然而一件事情卻讓魯登的計畫開始出錯。當最高總參謀部向親王報告休戰計畫時,這位一向溫和的貴族卻毅然發出:拒絕休戰!

一戰英軍坦克。整場戰爭中協約國總共生產7700輛坦克,德國只生產20輛。(圖:網路)

【10月3日:勇敢與懦弱】

親王的反應讓總參謀部大吃一驚。事實上,馬克斯親王從來都不是個勇敢的人,比起當時貴族普遍應該要成為的軍人,他更樂於當個調解員。世界大戰爆發後,馬克斯基於他貴族的身份必須要穿上軍服打仗,不過才短短幾天之後,他就因為受不了髒污和噪音從前線退了下來。從此以後他就被冠上一個懦弱的稱號:「醫務兵將軍」。所以當他接任時,他甚至直接被當面說:「你不是我們的候選人,但眼下也實在沒其他人了。」

然而,馬克斯親王卻已經準備犧牲他的名望、繼承權甚至生命來接下這重大的任務,並且拒絕發出休戰命令。他的理由是:軍隊正在敗退之際絕對不可提出休戰,如果情況真的有如最高總參謀部說的那麼壞,那麼即使休戰根本無濟於事,等待德國的只有悲慘的投降。

何況休戰一旦提出,就等於告知敵人德軍現在的真實處境,把底牌提早掀開的結果,就只有被人宰割的命運。此外,你有沒有想過休戰信息放出後,全國軍民將會完全失去抗戰的動力。「畢竟,誰會希望在停戰的前一個小時犧牲?」

親王宣稱,在此國家多難之際,一位新總理必須呼籲舉國上下集中全力,來做背城一戰的努力,在盡力創造有利和談的條件後,再達成光榮的和平。

但是當親王表明自己的態度時,整個政府中樞只有兩個猶太籍的工商鉅子支持親王。銀行家華爾堡(Warburg)向統帥部說:

「這雖然很奇怪,我雖然是個文人,但今天卻必須呼籲軍人們繼續奮鬥。我知道我的獨生子現在正在受訓,也許一個月後就要上前線,但我仍必須懇求你們現在不可以叫停。」

然而這些人的呼籲卻無法阻止德軍的高級將領。當10月1日的下午,魯登道夫接連發出兩封電報催促親王立刻向協約國發出休戰請求。他說,今天部隊還守著戰線,所以還可以光榮的提出請求;但敵人隨時都有突破的可能,因此不可能會再有比現在更有利的時候。

「任何一個師在任何時候,都有完全崩潰的可能!」

馬克斯親王極力反對。他問魯登道夫,他到底知不知道威爾遜的14點原則,就是以德國的全面戰敗做為出發點。接受14點原則就是代表德國要把西邊的亞爾薩斯與洛林兩省交還給法國,同時還要讓波蘭復國。但是急著想休戰的魯登道夫只含糊的回應需要再談,但他卻不知道如此迫切的要求休戰,代表的意義就是完全認輸。

對於這一切,魯登道夫的回應是:「我要救我的陸軍!」

諷刺的是,一個昔日被嘲笑為懦弱的親王,如今竟然站在勇敢抗敵的角度;而一個勇敢的將軍如今卻被嚇破了膽,沈不住氣而高喊救命,他甚至盡自己一切的力量來升起白旗。

隔天10月2日,國會也了解自己即將成立政府。然而當魯登道夫的部下向國會報告戰爭情況時,國會完全不敢置信自己即將接手的山芋有多麽燙手...。

佛列德里希・艾伯特。左翼的社會民主黨黨魁,日後威瑪共和國的第一任總統。他給自己的定位是「所有德國人的總統」。(圖:網路)

【10月3日:跳入火坑】

德國國會議員目瞪口呆,在極度驚愕中聽取這次簡報。

支持保皇位的保守黨黨魁簡直像在聽取自己政黨的死刑,中間偏右的中央黨魁好像個中風的人。而國會最大的反對黨:左派的社會民主黨則陷入了無盡的紛爭中。數十年以來,社會民主黨努力的目標就是建立一個代議制的政府,賦予國會罷免不適任總理及部長的權利,並且廢除早就不合時宜的三級選舉制度。但是當這個機會終於來臨,伴隨而來的卻是德軍全線崩潰與戰敗的風險,如果你是社會民主黨的黨魁,你到底會怎麼做?

在開會時有人率先發難,現在這個政府已經瀕臨崩潰,社會革命遲早要來臨,而到那個時候左翼的社會民主黨自然就可以掌握政權,根本沒必要在這個時候接下這個爛攤子,自己的政黨絕對不會加入親王的新政府,「眼看這個公司就要破產,我們為什麼要投資?」

但是社會民主黨黨魁艾伯特(Friedrich Ebert)雖然一剛開始聽到時也是啞口無言、面如死灰。但他很快就從這種震驚狀態中恢復過來,他反駁說:這不是政黨的問題,而是祖國的問題。

「既然人家現在把責任託付給我們,那麼我們就必須『跳入火坑』,從德意志帝國拯救還能拯救的東西。」

艾伯特認為,不管對其本身將付出何種成本,政黨都必須要盡到它應有的責任。

最後,社會民主黨終於決定加入政府。這是一個劃時代的事件。長久以來,左派政黨在德意志帝國遭受種種打壓,威廉一世時代這些人被稱為「國家公敵」、到了威廉二世時,這些人仍不斷遭到排擠和鄙夷為「沒有祖國的工匠」,現在終於得以執政黨的身份來接管帝國,甚至在國家危難之際一間扛起國家戰敗的責任。這是艾伯特領導的社會民主黨崇高的部分,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日後希特勒等極右派,便很輕鬆的將戰敗責任全都推給左翼政黨,甚至創造出一個「背刺傳說」-德軍在一戰會失敗,全都是因為在背後被人捅了一刀的緣故!

10月3日,馬克斯親王終於率領社會民主黨、左派自由黨、中央黨等部長組閣。但是一直到此時,親王仍然堅決反對休戰。他甚至跑去求助德皇,不過德皇的反應只是不耐煩的回他:

「統帥部已經夠難的了,你不要再替統帥部增加困難。」

最後親王終於讓步,對自我人格的軟弱終於讓他背離了自己的較佳判斷,向美國威爾遜總統發出要求休戰的通牒-此時,德國正式將自己的命運交到威爾遜手中。(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