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瞭望之窗》美中貿易戰:習近平自認為有贏面?還是退無可退?

習近平當然可以賭川普連任失敗,但他的風險就是:若川普連任成功,將更具談判的優勢。此外,習近平寄望於下一個較弱勢的美國總統,可能也是過度樂觀,忽略現階段美國主流氛圍對於圍堵中國的一致決心。

托克維爾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預定10月初訪問華府,為陷入僵局的美中貿易戰談判做最後的努力。10月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才主持中國國慶大閱兵,還展示包括東風飛彈等武器系統。同一時間,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抗爭持續上演,甚至發生港警對年輕抗議學生直接開槍的事件。

美中貿易談判的過招實屬正常,但最重要的是談判首腦對這場賽局以及對對手的認知。(路透社)

一個多月前,傳出北京不排除派出解放軍進駐香港的訊息,但如此幾近軍事鎮壓的動作,形同喚回30年前北京天安門血腥鎮壓的悲劇記憶,勢必讓中國臨國際譴責,因此傳出早在9月的北戴河會議就遭到否決。中南海處理香港的基調仍是以拖待變:用警力的壓制和逮捕,讓整個示威逐漸失去動能,進而自然耗損結束,最壞的結果就是拿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當負責下台的犧牲品。

習近平之所以做如此想,主要原因在於,同一時間中國正在打其他幾場戰役,其中最關鍵的就是與美國的貿易戰。

香港反送中抗爭持續,甚至發生港警對年輕抗議學生直接開槍的事件。但中南海處理香港的基調仍是以拖待變:用警力的壓制和逮捕,讓示威逐漸失去動能,進而自然耗損結束。(法新社)

川普自認是談判高手,當然也深知他的對手深陷內、外部壓力,因此川普時而透露和中國達成「小協議」即可,旋而又改口重申「與北京達成完整的貿易協議才是他的最終目標」,不會受到自己連任選舉的影響。在劉鶴抵達華府之前,川普又照例釋放良好訊息,強調中方已有所讓步,美中可望達成協議。

美中貿易談判的過招實屬正常,但最重要的是談判首腦對這場賽局以及對對手的認知。川普有選舉壓力,眼見北京死不就範,最近也先拿出備案,就是先和日本達成貿易協議,美國和印度的貿易協議也在最後協商完成階段。但這兩份協議充其量都是「迷你協議」,而非「大協議」。

日本首相安倍做出向美國購買農產品的承諾,讓川普有面子,可以向內部選民宣傳。印度總理莫迪也承諾向美國開放部份市場,但印度本身關鍵產業仍獲得保護,然而此舉已足夠讓川普宣稱勝利,進行選舉消費,甚至可以於年底智利舉行的「亞太經合會」(APEC)時,再向習近平作最後的施壓。

但習近平如何看待自己的談判處境與籌碼,又是另一回事。究竟習近平真的自認為有贏面?還是退無可退、只能力守面子?這才是決定美中貿易戰未來走向的關鍵因素。

這場美中角力一開始,習近平就誤判川普,以為後者在商言商,只要中國大舉購買美國農產品,略施小惠改善美中貿易逆差,就能取悅川普的龍心。對於華府再三抱怨中國強迫外資技術轉移、不當補助國營企業,以及違反智慧財產權的指控,北京的作法則是虛應一番,承諾會在市場進行開放,但實質上絕不會改變原有作為。因為如果中國真的接受美方這三大有關經濟結構的改革要求,對習近平而言就是動搖國本。

此外,針對貿易戰衍生出華府對於「中國製造2025」的科技戰角力,北京也刻意放低身段,減少宣傳,但實際上仍然持續投入巨額預算和資源進行研究與發展。習近平的盤算,正如同他處理香港議題一樣,就是採取「拖字訣」,希望拖到明年11月川普連任失敗。

針對貿易戰衍生華府對「中國製造2025」的科技角力,北京也刻意放低身段減少宣傳,但實際上仍持續投入巨額預算和資源研發。(美聯社)

對於川普而言,他的國安團隊已經將中國上綱到美國的「競爭敵手」,「對抗中國」也已成為美國朝野的共識,再加上國際輿論對於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警戒心日益升高,對香港抗爭的支持聲浪也愈來愈強,都讓川普想要和北京達成「局部協議」的政治企圖受到干擾。

川普身邊力主對抗中國不遺餘力的兩大幕僚,就是首席貿易談判代表賴海澤和白宮經濟委員會主任納瓦洛。他們力勸川普,必須堅持要中國接受上述的三大結構性改革,才能確保美國在經貿與安全上的優勢。但就在5月中,劉鶴帶著最初協議版本,準備前往華府進行最後一輪談判前,習近平親自出手阻擋,拒絕接受華府的要求。這才惹惱了川普,也才有後續川普發動另一波對中國輸美產品提高關稅的報復舉動。

根據劉鶴事後的說法,北京無法接受協議草案對中國有失平衡對待的不公平性。這背後反映出習近平的思維,即他肩負著中國百年來對西方世界歧視的反彈壓力,在未能確認雙方對等與互惠的基本原則情況下,習近平若是接受川普的要求,無疑就是中國向美國低頭。

除了爭取更多拖延的時間,習近平也自認這場貿易戰對美國的傷害,更甚於對中國的衝擊,而中國也做了分散風險的準備。今年上半年,在關稅戰的影響下,中國對美國出口減少近5%,但中國轉而增加對歐盟的出口,成長近15%。中國自歐盟進口也成長8.3%,歐盟已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

而中國與歐盟的自由貿易協議也將於明年生效,北京預期如此更可降低對美中貿易戰的衝擊。此外,包含中國、印度與東協在內的「區域合作經濟夥伴協議」(RCEP)也可望於今年底或明年初完成。種種替代市場的安排,都是北京為了減少出口美國被課徵關稅的分散市場戰略。

習近平當然可賭川普連任失敗,但他的風險就是:若川普連任成功,將更具談判優勢。(歐新社)

這就是習近平自認穩操勝券的主要利基,而且他相信時間站在他這一邊。中國既然決定不向華府讓步,也可以針對在中國投資的美國企業進行更多的限制,讓這些企業的壓力轉嫁為川普的選票壓力。而且北京也向川普的鐵票區農業州選民發動攻勢,如果關稅戰讓廣大美國人民必須花費更高的費用,才能買到日常生活用品,這種不滿的心情肯定會影響美國總統大選選情。

換言之,習近平堅信他對川普這一場戰役能夠勝出的關鍵,就在於美國的民主體制;而中國的威權制度讓集權力於一身的習近平得以撐到最後的勝利。

這當然是習近平一廂情願的看法,川普的不可預測性,的確也讓習近平吃足苦頭。以目前情勢發展來看,美中貿易角力在明年年底美國大選出現解套的機會,微乎其微。習近平當然可以賭川普連任失敗,但他的風險就是:若川普連任成功,將更具談判的優勢。

此外,習近平寄望於下一個較弱勢的美國總統,可能也是過度樂觀,忽略現階段美國主流氛圍對於圍堵中國的一致決心。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