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全面真軍》我們該忘記,還是該記得?

J伯說:「聽阿嬤說,當時警察突然來搜了幾次,但爸爸總是躲在家後面的防空空間,直到那天警察一衝進來就直奔爸爸的藏身地,應該是有人告密,應該是有人誣賴他叛亂…。」

全面真軍

返校一片持續熱映,真軍2015年曾經在想想論壇發表一篇真實故事,為保護當事人有微幅調整,四年後的現在再次以相同標題、相同內容與各位喜歡我們文章的朋友分享。

《返校》。(圖取自臉書粉專「返校 Detention 電影版」)

父親與J伯認識數十年,J伯是個成功的生意人,經營的傳統產業在業界名聲很是不錯。J伯同時也是多數人心中典型的「9.2%」,從父親與J伯的交情中我看到真正的藍綠和解。好一陣子前父親說J伯託我辦一件事,原以為他是流年不利惹了官非,問了後才知道J伯希望我替他想想辦法,找出一些很久以前的判決與資料。

J伯的父親在白色恐怖初期遭到槍決,那年他的父親才二十出頭。他的父親在日治時期是非常精良的一位機械技師,日治時期後段因為做人成功加上學有專精,獲得了一些機械的獨家代理權,未來很是無可限量,如多數的白色恐怖受難者一樣,青春的樂章戛然而止,臺灣彷彿失去了一代人。父親被槍決時,J伯僅僅只有兩歲,什麼都不懂,只知道從沒有父親在身邊扶持長大。

過了月餘,透過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的協助,逐漸地有一些眉目,檔案管理局承辦人員聽到了這個故事,給了我很多幫助,讓事情進行的順利。為了獲得進一步的資料,必須由家屬授權辦理,J伯看到了申請資料的名稱-「某某某等叛亂案」,喃喃的說:「我的父親沒有叛亂…政府給了我們補償,不是已經平反了嗎?」做法律工作有一陣子了,多少也看過一些場面,這問題讓我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只好顧左右而言他,轉而跟J伯談談資料的內容。

據檔案局的說法,資料包括判決書、自白書、相關事證,數量不少。J伯問我:「資料中可不可以看出來,是誰去檢舉的?」他接著說:「聽阿嬤說,當時警察突然來搜了幾次,但爸爸總是躲在家後面的防空空間,直到那天警察一衝進來就直奔爸爸的藏身地,應該是有人告密,應該是有人誣賴他叛亂…。」J伯說自小家裡的人都不談這件事情,他不敢提也不敢多想,直到老了才想知道真相,六七十歲人了,看過這麼多風浪,還是膽戰心驚的面對那個被封印的過去。

「我想知道,是誰害了他?」

「是誰害了他?」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檔案中有沒有寫是誰害了他?我沒有深究,也不願細讀。我想了很久,這個問題到底是在說「誰殺了他?」還是「誰陷害他?」或者是「誰讓他們之間彼此相殘?」回憶了國高中時期曾經拿手的歷史,只發現如那是空空如也,被淡化、抹去的一段。我無法誠實的告訴J伯我心中的想法,還好律師這個行業通常都能口是心非。政府為了統治讓人民互相猜忌,透過屠戮的恐懼及金權的誘惑讓摯友相殘,是誰害了他,答案應該很明顯。但我會說嗎?我說了他會信嗎?

圖為《返校》電影對白:「你能保證那個人,絕對不會出賣我們嗎?」。(圖取自臉書粉專「返校 Detention 電影版」)

我沒有收任何費用,事實上這麼簡單的協助申請給人家拿錢也實在是沒那個臉。只讓J伯在他的故鄉擺了一桌,讓我們喝的痛快。強龍不壓地頭蛇,喝到後來醉得差不多了,昏昏沉沉之間,腦中全是那張泛黃斑駁的手寫自白書,字句記不得了,只是反覆在想「我們該忘記,還是該記得?」

(為保護當事人,本文略有改編)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全面真軍 我們該忘記,還是該記得?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