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又見9-11

9-11事件至今已18年,多數輿論仍是強調美國受害、恐怖主義橫行。世人年復一年的紀念,但其他被打得淒慘、被壓迫到無力翻身的西亞國家,卻從沒有受到相同的重視。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每年一到9月11日,主流輿論就會開始回顧2001年的9-11事件。筆者過去在海外留學期間,每年都看著9/11當天電視新聞一次次重複紐約雙子星大廈崩塌的畫面。對於美國而言,那當然是令人憤恨的不幸,主嫌(從來不是真正的犯人)奧薩馬賓拉登(Osama bin Laden)是人人得而誅之的恐怖分子。問題是,自認為受害者的美國難道完全無罪?或者,20世紀西方勢力在西亞的壓力,可以完全與當下的局勢脫鉤?

9-11事件並不是21世紀全新類型的事件,而是20世紀冷戰(Cold War)的產物。1979年對西亞與國際局勢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世紀轉折點,埃及與以色列在20多年的交戰後,終於和談,而其他阿拉伯國家看來對以色列威脅不大,這讓美國維持西亞「和平」的工作,終於有了成果。不過,諷刺的是,這個「和平」只是美國與以色列想要的「和平」,諸多阿拉伯國家對埃及回以強烈譴責。同一年,伊朗革命了,原本與美國靠攏的巴勒維政府(Pahlavi)垮台,換成了持反美與反以色列立場的宗教人士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掌握權力,還在同年11月鬧出德黑蘭(Tehran)美國使館人員遭挾持事件。又隔沒多久,蘇俄攻打阿富汗,在冷戰對峙的情況下,蘇俄若取得勝利,將代表共產主義在亞洲地區有了重大突破,更何況美國在1973年才在越南被共產勢力打得七葷八素,若讓蘇俄佔了上風,資本主義可能就此式微。

雙子星大樓崩塌的畫面,在每年的9-11於電視新聞畫面中反覆播送。(news18.com)

對於當時的美國而言,看起來只要阿拉伯與以色列問題在埃以和談之下結束,就得以悠哉度日,卻沒想到殺出了1979年的伊朗革命與阿富汗戰爭這兩個程咬金,而且都讓美國備感威脅。阿富汗戰爭一打就到1987年才停戰,而這段期間還有伊朗與伊拉克的兩伊戰爭(Iran-Iraq War)。80年代的雷根(Ronald Reagan)為了對抗伊朗與蘇俄,8年任期內把心力都投注在上述兩場戰爭中。而美國距離西亞地區遙遠,需要有夥伴協助、也需要軍隊進入戰場的中介地,沙烏地阿拉伯就是最佳選擇。由於沙烏地與美國關係較為和睦,雙方至少有石油產業與利益的往來,再加上兩伊戰爭戰場就在波斯灣(Persian Gulf)一帶,對沙烏地東北方的邊境安全有所影響,同時美國需要有軍事與資金的協助進入阿富汗。於是,80年代西亞的兩場戰爭讓美國與沙烏地的關係更加緊密,沙烏地人奧薩馬賓拉登也就是在這時期,協助美軍在阿富汗建立軍事基地與進行攻擊行動。

阿富汗戰爭期間,整個國家被美蘇兩軍打得千瘡百孔,導致各方勢力竄起,大家都想當帶頭大哥,以致於1987年表面上戰爭是結束了,但阿富汗卻陷入另一段長時間的內戰,直到1996年塔利班(Taliban)主導政權為止。同一期間,在90年到91年之間,第二場波斯灣戰爭-伊拉克攻打科威特-開打,此時奧薩馬賓拉登與沙烏地王室及美國政府卻分道揚鑣。或許如奧薩馬賓拉登所言,沙烏地讓美軍直接進駐,等於是讓所謂的異教徒汙損了伊斯蘭聖土,當然也可能只是三方之間的利益喬不攏。奧薩馬賓拉登離開沙烏地,之後於阿富汗主導他在1988年成立的蓋達組織(al-Qaeda)。

對於阿富汗而言,早期也受美蘇意識形態影響,固然歷來的政府都試圖保持中立,但美蘇雙方表達予以支援及協助的「善意」,其實對阿富汗政府也是種「壓力」。具政治敏感度的人都知道,即使80年代美國看似是協助阿富汗抵抗蘇俄,但試圖掌控阿富汗的意涵不言可喻。畢竟誰在這裡戰勝,誰就在冷戰之中獲得優勢。於是,我們可見到塔利班多麼強調所謂的伊斯蘭價值,即「本土化運動」,至少從人民的外觀與行為來看,男性要蓄鬍、女性要蒙面也不得在外工作。2001年塔利班炸毀巴米揚大佛(Bamiyan),固然讓人批判不重視歷史文化遺產,但值得反思的是,那是「伊斯蘭文化遺產」嗎?大佛的文化價值,又是否符合阿富汗認定的「本土文化價值」?此外,長久以來美蘇勢力的影響與箝制,對於阿富汗伊斯蘭文化與傳統難道不是無法彌補的破壞與打擊?

80年代美國看似是協助阿富汗抵抗蘇俄,但試圖掌控阿富汗的意涵不言可喻。於是,我們可見到塔利班多麼強調所謂的伊斯蘭價值。(AFP)

至於9-11事件,若主謀真的是奧薩馬賓拉登,也只能說是他與美國對立下的一起單純事件。很多人認為,紐約雙子星大廈崩塌,象徵著西方世界的經濟核心被擊垮,而且還是文明間的衝突。但奧薩馬賓拉登真有「捍衛伊斯蘭」那麼高尚的「情操」嗎?

此外,穆斯林最討厭的不是美國,畢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前,美國在西亞沒有太多的利益問題。長久以來最讓穆斯林不滿的,應該是英國、俄國、法國這些老牌帝國主義國家。只是以前的西亞版圖並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並沒有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巴勒斯坦這些國家,而剛好這些國家在逐漸具體成形的期間,美國施加的壓力最大,以致於我們今日看到的都是西亞地區對美國的敵意,只要有哪個國家政府與美國接觸或交好,就會被批判為是美國的走狗、伊斯蘭的叛徒。

9-11事件至今已18年,多數輿論仍是強調美國受害、恐怖主義橫行。世人年復一年的紀念,但其他被打得淒慘、被壓迫到無力翻身的西亞國家,卻沒有受到相同的重視。如同我們為被爆炸案破壞的歐洲城市祈福,卻從不在意西亞地區被多國武力侵犯的事實;如同我們慶祝以色列建國71年,卻不在意巴勒斯坦人也失去家園71年了。我們無意鼓吹各種形式的暴力行為,但對於奧薩馬賓拉登、甚至廣大的穆斯林而言,長期以來對西方勢力的不滿與抵抗,2001年9-11事件的發生,只是「剛剛好而已」。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