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偶然言中》總統第二任期魔咒提前發生:同溫層裡沒有票(二)

溫層裡沒有新的選票,水至清則無魚。一旦把所有和自己不是百分百思想契合的人都當做敵人,或是堅壁清野地把和己方看法稍有不同的人全部都當做「智力測驗不及格」,那麼雙拳難敵四手,就是最符合邏輯的結果。

宋文笛

同溫層裡沒有票,水至清則無魚

既然把綠得不夠徹底的淺綠、白色、淺藍、深藍都一起歸類於「紅」,雙拳難敵四手就是最符合邏輯的結果。

何以綠營明明還在施政滿意度中低檔的總統第一任期,卻主打典型的滿意度在谷底的第二任期型策略,(也因而造成典型的第二任期選舉結果)?恐怕不能以經濟大環境不利等通用因素解釋,因為經濟全球化加速的年代,台灣經濟轉型升級的窘境,已經存在二十年以上,在扁、馬執政時代皆然,然而扁、馬並未在他們的第一任期遭遇如此大的挫敗。因此,綠營今年提早遭遇的第二任期型結果,還是得從今年的特殊因素找原因。主要原因之一,便是白綠分裂帶來的綠營自我邊緣化。以往來到總統第二任期,執政黨才會被被動地被多數選民背棄,今年執政黨竟然是主動地跟多數選民劃清界線,令人費解。

廣度和深度:建立廣大的統一戰線 vs. 催出基本盤

選舉策略說到底都只是簡單的「廣度」包容和「深度」激進這兩種路線之間的選擇。其中,廣度路線全力避免「水至清則無魚」,努力在議題上採取溫和包容的立場,必要時甚至可以暫時加以稀釋或迴避表態,以博得最廣泛多數選民的認同。理念雖好,沒有權力,便無法落實;要贏得權力,便得接受和理念不完全相同的人結盟,才能組成最大多數。

以往來到總統第二任期,執政黨才會被被動地被多數選民背棄,今年執政黨竟然是主動地跟多數選民劃清界線,令人費解。(中央社)

舉例來說,歐巴馬總統的前首席策士David Axelrod曾在2015年發表新書坦承,歐巴馬於2008年競選總統時,其實心裡明確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但是為了勝選考量,在公開演說時卻多次表示他只支持傳統定義下的一男一女婚姻制度。一直到2012年,美國民意史上首次出現支持同婚高於反對的黃金交叉,歐巴馬方站出台,公開呼籲同婚合法化,適時地帶領美國社會走過「最後一哩路」。

即便在台灣,韓國瑜在選前同樣也是迴避兩岸關係問題,認為「不要講意識形態」;一直到勝選後,不到24小時,韓立即宣布成立兩岸工作小組,承認原本擔心在高雄會是敏感詞的「九二共識」。甚至回溯更早之前,今日被奉為「一邊一國連線」精神領袖的陳水扁在首次競選2000年總統時,也是因為擔心選民疑慮兩岸引發戰事,再三強調自己是「非傳統民進黨」,奉持的是模糊的「新中間路線」,兩岸「打拼不打仗、開放不開戰、競爭不鬥爭」,一直到2002年下半,以及2006年選舉失利過後,出於政治需要才回歸相對激進的兩岸路線。

綠營今年主要採取「深度」路線,放棄拓展中間票源,寄希望於政治版圖上屬於少數的支持者,能夠依賴他們強烈熱情,能夠以比較高的綠營投票率,勝過多數的敵營。所謂的「白綠分裂」,綠營主動和代表政治光譜中間的柯文哲和其支持者切割,便是此一指導思想下的產物。只是一旦自我定位為深綠,並且把淺綠都中間跟潛藍、深藍都粗糙地一起歸類為「紅」,那麼雙拳難敵四手,只是最符合邏輯的結果。

同樣的盲目樂觀情緒,綠營在2004年總統選後也曾經發生過。當年綠營第一次選票過半,全黨上下彌漫著樂觀情緒,彷彿所謂「台派」選票快速增長至四分之三已經是水到渠成、指日可望之事。因此當年年底立委選舉過度提名,分散選票導致多個選區該拿下的未拿下,最後席次沒有任何增長,完全浪費了總統大選破天荒過半後的氣勢。

綜觀台灣選戰史,在台灣政治光譜上,綠營一直是相對不適合操作「深度」路線的一方。絕大多數的時候,在絕大多層級的選舉中,藍營的政治版圖皆大於綠營,換句話說,就算兩邊同時放棄中間選民,深藍路線依舊比深綠路線的選票來得多。這在藍綠得票數上可以明確看得出來:藍營歷史上得票數最高點第一在2008年總統選舉,由於陳水扁第二任期魔咒而超實力發揮攻下765萬票;第二高票在於2012年,拿下正常水平的689萬票(和今年公投最事關認同的第14、15案的680萬和684萬不同意票數十分接近)。

相較之下,綠營的歷史最高點在於2016年,馬英九第二任期魔咒協助下,綠營攻下超實力的689萬票;綠營第二高點則是在2004年,首次國族議題公投綁大選以及現任優勢加持下的647萬;論正常實力,綠營的標準更接近2012年總統的609萬票-同樣的2009-2010年直轄和省轄縣市長選舉,綠營攻下578萬票,若是加入楊秋興於大高雄首次脫黨參選分走的半藍半綠的41萬票的半數,實際實力也是大約600萬上下,和 2012年的609萬票相仿。

(作者製表)

***按照常理推估,大部分時候綠營在台北市的實力大約 43.5%(60萬票),按照姚文智才得17.2%,可以推估剩下的26% 上下潛在選票投給了柯文哲,大約等於37萬票,加總起來全台灣等於537萬票,和綠營2008年總統大選獲得的544萬票屬於同一個區間,微幅差距可以由總統選舉稍高的投票率解釋。

白綠分裂,成就柯文哲淺綠共主和King Maker地位

韓國瑜雖然此屆選舉稍微蓋過柯文哲的光芒,但是長期而言,有三個因素決定柯文哲在擔任民粹主義共主方面有更強的續航力:一來「無色」民粹領導人缺乏長期的價值觀(values)支撐,需要大量媒體曝光(exposure) 才能維持支持者熱度,而媒體所在的台北市的市長曝光率從來都比高雄市長高出數倍;二來韓國瑜於選後立即宣布支持「九二共識」,兩岸路線已經回歸標準國民黨色彩,甚至日後或許有入主國民黨中央的可能性;三來,本屆韓國瑜勝過柯文哲的有利因素「素人性」在當選後已經自動消失,兩人一樣都是體制內人。

筆者曾在2014年12月初,柯文哲甫當選台北市長幾天後,曾在英文《中國郵報》發表評論〈Team Ko Wen-Je:Where to After Taipei〉,表示「素人牌」如同免洗餐具一樣,通常只能用一次,一旦當選,其邊際效應將隨著執政時間而逐步遞減(同理也適用於曾經的「非典型民進黨」蔡英文甚至曾經的「非典型國民黨」馬英九)。當初對柯文哲的預言,此後對韓國瑜也必將適用。柯文哲和韓國瑜的「體制外」性質和新鮮感將再度扯平。而日後柯將享有更高的曝光率優勢。

展望2020年,經此白綠分裂,民進黨面臨著政權在2020提早結束的風險。此屆綠營在首都一役,主動將淺綠和中間選民掃地出門,抹紅柯文哲只對於深綠的同溫層有效,奈何同溫層裡沒有票。而柯文哲證明能夠在綠營圍剿下,獨力戰勝台北市長一役,恐怕此後已經成功接收綠營不要的選民,成為淺綠和中間選民的新共主。

「素人牌」如同免洗餐具一樣,通常只能用一次,一旦當選,其邊際效應將隨著執政時間而逐步遞減。當初對柯文哲的預言,此後對韓國瑜也必將適用。柯文哲和韓國瑜的「體制外」性質和新鮮感將再度扯平。(中央社)

用心檢討:重拾包容、大鳴大放

柯文哲雖然缺乏黨機器基礎,在全國範圍擁有空氣票而未必有足夠組織能力挑戰總統大選。但是可以合理推斷他將成為足以影響決定藍綠之間誰能過半的關鍵「造王者」(Kingmaker)。如此的結果,還是證明了那幾句老生常談:同溫層裡沒有新的選票,水至清則無魚。一旦把所有和自己不是百分百思想契合的人都當做敵人,或是堅壁清野地把和己方看法稍有不同的人全部都當做「智力測驗不及格」,那麼雙拳難敵四手,就是最符合邏輯的結果。

展望未來,綠營若是認真相信自己是最能對台灣的進步改革做出貢獻的政黨,那麼為了維持競爭力,應該要做兩件事情:一方面領導層應該本著包容性和統一戰線精神,重新建立兼具進步精神和實用主義的價值論述,方能重建能夠過半的選票聯盟。另一方面,支持者要有雅量接受好意的建設性批評,不要著急於精誠團結「保衛司令部」,或是把苦口婆心的人貼標籤為「XX寇」、「親痛仇快」、「中共同路人」。

真理是越辯越明的,真的毫不心虛地相信自己是處在歷史正確的一方的人,應該不會生氣聽到和自己不完全一樣的想法,反而會心喜又有機會說服新的人,開發出原本沒有的選票,不是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