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個人意見》法國女人

一個女人有一種風貌,要講哪種風貌是一個女性「該有」的樣子,就已經不甚恰當了,把一個國家的女性統整成一種大家應該學習的時尚課程,看似是讚譽這個國家女性的品味,其實是蔑視人家個體的獨立性。

個人意見

如果你在社交媒體上訂閱幾個跟時尚有關的,媒體也好粉絲頁也好,總之內容跟時尚有關的東西,不管中英文,十有八九,你一個月可以看到至少十次跟法國女人有關的文章。有時候一天會看到好幾篇(咦今天這又是一篇啊)。

我就是在那天看到了兩個不同的時尚媒體都以不容質疑的口氣說「法國女人都帶這種包包!」,點進去一看,一篇力陳法國女人都帶著優雅的小包不會用一堆重物把自己壓垮,一篇則肯定法國女人都帶隨性的大包因為她們就是自在。

所以在同一天都是講法國女人的不同文章裡,法國女人在這個作者眼中「只帶小包」,在那個作者眼中「只帶大包」,法國女人到底帶什麼包?我好想跟法國女人看齊為什麼這麼難呢(跌坐在地)?

其實我想問的是,為什麼大家都那麼迷法國女人啊?誰是法國女人的代表?法國女人是一種品種嗎?是一種典範嗎?女人真的可以用國家來概括嗎?為什麼只有女人要特別向法國的女人學習,而沒有男性雜誌主張「讓你向北韓男子學霸氣!」「馬賽族男人的時尚秘訣!」

有啦,我看過一篇「法國男人都想看起來像紐約客」,這又加深了我的困惑,因為如果認為法國是時尚的首都,那應該那裡的男女老幼都比世界上的人時尚度激增啊,就像依照旅遊廣告,台灣人為小籠包和羽球自豪,所以哪天台灣在國際上站穩地位以後,也會在雜誌上看見「向台灣女人學做小籠包」「讓你羽球打得像台灣女人一樣優雅」嗎?

為什麼大家都那麼迷法國女人啊?誰是法國女人的代表?法國女人是一種品種嗎?是一種典範嗎?圖為法國前第一夫人Carla Bruni。(Reuters)

此時讀到這裡你可能會想,不,我不會做小籠包啊!我根本不會打羽球啊!

這就對了啊,不要舉比較不熟的法國,在台灣我們隨便舉幾個知名的台灣女人,就知道他們根本除了生理性別同為女性以外,是差異超大的個體,比如蕭薔和胡天蘭、呂秀蓮和蔡依林、周遊和蔡英文,如果你有本事把這六個人的打扮品味統整在一起,出一本「台灣女人時尚就是怎樣又怎樣」的書,那我個人會向你致上最崇高敬意,更別說我們還沒有把素珠和孫芸芸、紀卜心和朱天文算進去,一個女人有一種風貌,要講哪種風貌是一個女性「該有」的樣子,就已經不甚恰當了,把一個國家的女性統整成一種大家應該學習的時尚課程,看似是讚譽這個國家女性的品味,其實是蔑視人家個體的獨立性。

法國女人做或不做什麼,被當成教條宣讀,比如「法國女人不穿迷彩」(此時腦中馬上浮現起法國前第一夫人身穿迷彩迪奧套裝的圖片),「法國女人不追逐名牌」(啊世界上的名牌都是法國的,你自己國家出產的國產品牌你不用,你是都市傳說裡不敢吃雞蛋的養雞戶嗎。)

我對「法國女人迷思」這件事,最大的問題當然不是「為什麼是法國為什麼我們不向別的國家學習」,而是為什麼這世界總認為女人需要一本教導守則,要活出一種理想的外貌,當有人憂心忡忡地說「法國女人不會過度在意他人的眼光」的時候,不就是自相矛盾到了極點嗎?

終究到頭來,我只能告訴你法國女人絕對不會做的一件事-那就是學著怎麼當法國女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