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從白狼擔任市長獎頒獎人看國教的異化

◎羅子

前日(15日)國北教大附小畢業典禮,校方竟然邀請統促黨主席,也是前竹聯幫首領白狼張安樂擔任市長獎頒獎人,引起社會一片嘩然。沒有想到校方最後只對外說是思慮不周,而深感抱歉!此事所以引起爭議,與白狼身份有關,但事情背後卻也突顯出目前國教的異化。

前日(15日)國北教大附小畢業典禮,校方竟然邀請統促黨主席,也是前竹聯幫首領白狼張安樂擔任市長獎頒獎人,引起社會一片嘩然。(資料照)

由於在業典禮上,需要頒發的獎項的確不少,對於頒獎人員的邀約與安排,校方必然需要花費不少心思,可是這也代表了校方與家長對所有畢業生的祝福與尊重,怎能不謹慎將事呢?撇開白狼統促黨主席的身份不說,以白狼黑道的背景來看,校方怎能以思慮不周來搪塞呢?難道校方是要畢業生師法白狼,成為幫派份子?

其實除了頒獎人員的不適當,個人看到的是另一個更值得憂慮的現象。數日前,參加大兒子國中畢業典禮,校方美其名說是完全放手給學生籌辦,實際的作為卻是不負任何責任,也沒有任何的指導與協助。學生佈置的場地顯得很「儉樸」,整個典禮進行的過程,連一套像樣的音響設備也沒有,上台致詞的來賓,說的祝福的話,透過貧弱的擴音器,一句也聽不清楚。更令人驚異的是,所有表演的節目,全部都是載歌載舞,但卻有高達九成五以上的歌曲,選的是韓國偶像團體的歌。當下個人的感覺是:我是在台灣參加畢業典禮,還是在韓國?看著台上那些扭腰擺臀的畢業生,心裡想著,台灣曾幾何時成為韓國文化的殖民地?

台灣是個海島國家,對於外來文化的吸收能力一向很高,可憐的是在過去殖民文化的統治下,台灣人幾乎沒有文化上的自主性,或者說是沒有自己文化的根,於是乎我們總是很容易出現「外國的月亮圓」的心態,而輕易的貶抑自己的文化。台灣沒有夠水準的團體嗎?學校方面沒有能力或立場,盡一點心力去引導學生、協助學生認識自己的文化,並且以自己的文化為榮嗎?國教階段是學生接受教育的起始,我們應該給予學生甚麼樣的學習典範,而產生見賢思齊的教育效用?難道不是所有從事國教工作的師長與校方,應該謹慎思考與努力的方向嗎?那麼,讓白狼這樣的人物上台頒獎,怎態說是思慮不周而一語帶過呢?

(大學教授)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