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兩岸與國際》合圍中國龍,安倍要做美國的急先鋒嗎?

自2009年「重返亞太」推動以來,日本一直是美國在亞太最親密的盟友,如今歐巴馬已然跛腳,國內焦點又在總統大選上,相對於中國的積極拓展,現在正是美國亞太戰略最脆弱的時期,加上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反覆無常,令美國相當難堪。此際,安倍在外交上的大動作別有深遠的戰略涵義,至少,他為美國新總統選出後的亞太戰略的再啟動,提供了一個可以無縫接軌的堅實基礎。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所(Lau China Institute)的主任Kerry Brown曾為文表示,中日兩強如何共存將是亞太地區最讓人憂慮與傷腦筋的課題。日中有歷史宿仇,而戰後的日本曾想努力改善與中國的關係,但到頭來發現是場美麗的錯覺,中國對日本的敵視不僅未曾稍減,過去十年來,中國經濟的騰飛與中國海空軍的快速發展,已成日本生存上最大的夢魘。國防、外貿與外交向來為海島國家的安全憑仗,仔細去檢視安倍政府在這方面的作為,不難看出日本生存憂慮的端倪:

一、國防上

安倍內閣2017年的國防預算編列將近500億美金,國會如果能通過,其金額將比去年增加2.3%。而其訴求重點在發展新的反艦飛彈、防範北韓威脅、以及東海釣魚台鄰近海域的防衛。今年6月9日中國海軍054型飛彈護衛艦駛入釣魚台周邊的毗連水域以及8月3日北韓的中程彈道飛彈「蘆洞」,首次落在日本海經濟海域內,這些發展在在引起日本朝野的緊張。為此,日本特別在2017年增編9.95億美金做為PAC-3導彈攔截器的升級,並加強與美國的軍事合作,看出端倪。事實上,自安倍2012年擔任首相以來,連年成長,也看出他的憂患意識。

自安倍2012年擔任首相以來,日本國防預算連年成長,也看出他的憂患意識。(AP)

二、外貿上

政府鼓勵企業界採「中國+1」,降低在原料與外銷上對中國的依賴,積極耕耘中國以外的市場,並建立生產基地。即便如此,日本政府或商界對於這些作為,皆小心翼翼地從事,以避免引起被捲入日中對抗的漩渦。

三、外交上

安倍應該是歷任中最常四處趴趴走的首相。他先訪美國、繼而俄羅斯、歐盟、印度、澳大利亞,接著有一連串的拜訪東協之行。而這些幾乎都是對準中國而來。當然,他也很小心不提供中國批評的彈藥。他一直持續要求進行日中的對話,以淡化中國的警覺。而在戰略的選擇除了很明顯的親美作為外,最近在亞太的大國外交上,緊抓著幾個大國,積極發展雙邊關係:

日俄關係:

過去以來,不管是自民黨或民主黨政府,在與普欽的談判中,均採取「解決領土問題」和「經濟合作」兩路並進的戰略思維,但皆未能取得顯著成果。安倍顯然越來越不耐於這種遲緩的進展。今年5月安倍與普欽會談時,提議以「新思路」來解決,也就是先行開展對俄綜合性經濟合作,暫時避談領土爭議。這個風險在於先行開展合作,並不能保證俄羅斯在領土問題上會展示出靈活的態度。然,面對中國崛起的威脅,安倍顯然別無選擇。據了解,此前俄羅斯新任命的總統辦公廳主任瓦伊諾(Anton Vaino)是一位日本通,而由日本通執掌克林姆林宮的關鍵職務還是俄羅斯歷史上第一次。此一人事布局,頗值玩味。

由於俄羅斯認識到世界經濟的中心正轉向東方,開發人口稀少而脆弱的遠東地區有急迫性。而聯合日本顯然遠比仰賴中國有利。不僅因為日本可提供資金與技術,更重要的是,可假日本牽制中國。畢竟,中國緊鄰其旁,沿邊人口眾多,對俄羅斯地廣人稀的遠東形成很大的威脅。在能源方面,中國仰賴俄羅斯提供天然氣與石油,然而中國的核電站已遍及全球,未來十年中國將建造60個核電機組,這會導致中國對俄石油與天然氣進口需求的減少。中國不再依賴俄國,反成對手。

俄羅斯新任命的總統辦公廳主任瓦伊諾是一位日本通,而由日本通執掌克林姆林宮的關鍵職務還是俄羅斯歷史上第一次。(en.kremlin.ru)

日印關係:

印度與中國本來就有瑜亮情結。中國重視印度關係,但在國際重要場合卻對印度不曾手軟。6月25日核供應國集團(NSG)成員大會上,中國強調在印度簽署《不擴散核武器條約》之前,不應接受其申請加入成為成員。對此,印度媒體強烈批判,中國是印度加入NSG最主要的障礙。印度民眾甚至公然在街頭焚燒中國國旗及習近平的照片。有媒體認為最近印度加速與日本在核能領域合作應與此有關:日本政府欲支援日企獲核電站建設訂單,而印度則有意解決慢性電力不足問題,以加快經濟發展。報載,印度總理莫迪將於11月中旬訪問日本,印日兩國將簽署核能協定。安倍還希望與莫迪就推進印軍與日本自衛隊及美軍的聯合訓練等防衛合作達成協議。

印度總理莫迪(右)將於11月中旬訪問日本,印日兩國將簽署核能協定。安倍還希望與莫迪就推進印軍與日本自衛隊及美軍的聯合訓練等防衛合作達成協議。(資料照,AP)

日新關係:

在能量上新加坡是小國,但以東協為依託,又善用權力槓桿,它的影響力可以以大國對待之。9月28日李顯龍與安倍會談,雙方討論了在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高鐵項目以及南海問題上的合作。李表示,新加坡不是南海聲索國,不會袒護任何介入南海爭端的國家,但新加坡在南海確實存在關鍵利益需要保護,包括航行、飛越自由以及基於規則的地區和國際秩序。第二天,李又發表演講說指:「中國應遵守仲裁庭對南海的判決;世界不能沒有規則。」對此,中國黨媒予以嚴厲批判,指責新加坡做過頭了,偏袒菲律賓、越南並與美日呼應。中國社交媒體上群情憤慨,官方也一改過往對新加坡客氣容忍的態度,進行了幾次的點名批判。

自2009年美國推動「重返亞太」以來,日本皆追隨美國之後,亦步亦趨,可謂美國在亞太最親密的盟友。如今,美國忙於總統大選而歐巴馬已然跛腳。相對於中國的積極拓展,這是美國亞太戰略最脆弱的時期,而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反覆無常,令美國相當難堪。此際,安倍的大動作別有深遠的戰略涵義,至少,他為美國新總統選出後的亞太戰略的再啟動,提供了一個可以無縫接軌的堅實基礎。

據此,我們可以說安倍是想做與美國合圍擒龍的急先鋒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