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禁女性穆斯林服裝:自由西方的假象

無論女性穆斯林的服飾是否具有宗教意涵,是個人意願或者真主旨意,都是大千世界中不容否定的一部份。儘管入境隨俗,但廣大歐洲穆斯林多數卻是長期定居的社群,早已不是外地人,而是德國等歐洲國家社會的一部份。西方人一方面對穆斯林懷有強烈的防範意識,一方面又強調自己擁有優越的自由民主特色,看來不過就是一言堂。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德國內政部長8月19日以「不符合德國社會規範」為由,禁止女性穆斯林在公開場合蒙面與著罩袍,總理梅克爾也支持這樣的作法,她認為女性穆斯林的穿著讓社會無法整合。

在歐洲幾個重要城市遭受所謂的「穆斯林恐怖攻擊」之後,德國此舉看似是開始對穆斯林採取強硬政策。只是,所謂的穆斯林恐怖攻擊與女性服裝有什麼關係?而針對女性穆斯林的穿著進行限制,就能夠解決德國面臨的「穆斯林威脅」嗎?

除了德國禁止女性穆斯林在公開場合蒙面與著罩袍外,法國入夏以來陸續對覆蓋全身的穆斯林式泳裝「布基尼」發出禁令,禁止女性在濱海度假勝地穿著該款服裝。(AFP)

穆斯林女性的服裝向來是現代主流輿論不斷「染指」的對象,面紗、長袍、頭巾,對許多人而言,都存在落後、保守、壓抑女性等刻板印象。然而,這樣的印象說穿了就是從現代西方的話語霸權形塑而來。多數的人們推崇在現代西方世界萌芽的女性主義,姑且不論是誰的學說、哪個時期,大致上,廣義的女性主義重點都表現在解放身體、接受教育、對抗父權、行動自由以及工作權等面向上。在「現代女性」大量出現,以及西方國家走向強盛的情況下,似乎女性沒有解放身體、沒有接受教育、沒有工作,就是落後、保守、停滯不前的象徵,甚至成為衡量國家強盛與否的一項指標。

現代西方所「強灌」在其他地區的價值觀中,女性主義就是其中一種,然而每個社會、每種文化與習慣都有其存在的脈絡與時代意涵,可以討論研究,但沒有誰能夠用單一標準進行批判與貶抑。我們可以反思的是,女性主義為何在西方世界興起?是否因為西方社會對於女性過多壓迫造成的反動。甚至我們還可以反思,現代女性主義所對抗的父權與階級問題,是否是西方世界的問題?非西方世界女性是否與西方女性一樣感到壓迫?當然,非西方社會必然也存在性別與階級的問題,但是否能以現代西方女性主義的標準來看待?然而,在西方標準已經「放諸四海皆準」的影響下,世人在看待每個國家與社會的女性時,也都習慣以同一標準來做評斷了。

如同人們不斷問著:「為什麼中國沒有工業革命?」、「為什麼東方沒有資本主義?」、「為什麼西亞世界沒辦法民主?」接著正面表列出一堆西方之所以可以開放、自由、強盛的原因,好似只有西方人才能真的看清楚世間道理,但大家似乎忽略了西方女性角色的巨大轉變也許肇因於許多負面因素的聚集,而西方女性又真的取得了什麼樣平等待遇了?畢竟自女性主義興起以來,西方女性在諸多痛苦與艱辛的抵抗後,只勉強在投票權、工作權、受教權上得到些許改變。即使在21世紀,西方女性也仍未真正取得與男性平起平坐的地位。若是如此,將不成熟也算不上成功的女性主義強加在非西方世界之中,難道不會造成更多問題?

究竟哪一方的女性脫離了男性主導?(https://thesocietypages.org/socimages/2012/02/22/questioning-definitions-of-freedom/)

在西方話語霸權的影響之下,非西方世界的許多國家也都有以西方為標準的解放女性政策。例如,20世紀伊朗的兩任巴勒維國王都推行讓女性穆斯林西化的政策,結果也都遭到社會強力批判,西化政策推行無法一次到位,還必須祭出懲處方式才能夠讓廣大的女性「乖乖就範」,解下頭巾與長袍。諷刺的是,當1979年宗教人士何梅尼取得政權後,又要求女性戴上頭巾、穿回長袍,然而此時社會上的女性反對運動浪潮方興未艾,又逼得何梅尼政府下令嚴懲不符服裝規定的女性,才讓廣大的女性再次「乖乖就範」。另外,比伊朗還要推崇西化的土耳其,至今在女性服飾上仍然還有相當多的爭議。為了符合西方標準、為了要在世人面前取得正面形象、甚至為了「脫亞入歐」,伊朗與土耳其以及廣大的非西方國家,其實付出了許多慘痛代價。現代女性穆斯林的地位與服裝,在西方霸權的影響之下,尊嚴蕩然無存。

易地而處,當穆斯林在所謂「多元、民主、開放」的西方社會定居生活之後,受到的卻還是同樣的批判。無論女性穆斯林的服飾是否具有宗教意涵,是個人意願或者真主旨意,都是大千世界中不容否定的一部份。儘管入境隨俗,但廣大歐洲穆斯林多數卻是長期定居的社群,早已不是外地人,而是德國等歐洲國家社會的一部份。西方人一方面對穆斯林懷有強烈的防範意識,一方面又強調自己擁有優越的自由民主特色,看來不過就是一言堂。與此同時,法國還禁止女性穆斯林穿著包覆全身的泳裝,穆斯林女性的服裝究竟是招誰惹誰?無論怎麼穿都有人不滿意。德國政治人物認為解下女性穆斯林的面紗、長袍可以有助於社會整合,顯然過於矯情,站在管理的角度,社會固然要有規範,卻不該是以刻意對特定群體進行限制的方式為之。

為了符合西方標準、為了要在世人面前取得正面形象、甚至為了「脫亞入歐」,伊朗與土耳其以及廣大的非西方國家,其實付出了許多慘痛代價。(AFP)

說西方也許太遙遠,不如就回到國內。今年七月台鐵爆炸案後,正值穆斯林開齋節,國內竟有媒體以「5萬穆斯林塞爆北車,維安如臨大敵」斗大標題進行報導,心態與觀念如出一轍。許多事明明與穆斯林無關,但擁有話語權的人卻能不加思索地將問題推到特定族群身上。

主流的世界觀如此深植人心,要改變、甚至扭轉,大概如同女性主義在西方的奮鬥一樣,仍然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