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魔幻拉美》矮子古茲曼的毒品演義

三度越獄成功,又頻頻出現在《富比士》的富豪排行榜及全球最具影響力名單中,但即使如此,矮子古茲曼寫下的毒品演義,在陸陸續續進行了半世紀的墨西哥「毒品戰爭」中,仍僅占毒梟故事的其中一章。

陳小雀

1990年以降,墨西哥毒梟互爭地盤、拚鬥激烈。「空中之王」(Señor de los cielos)創下以波音七二七機隊頻繁運送古柯鹼的紀錄,因而坐擁兩百五十億美元的財富。曾三度越獄成功,又頻頻出現在《富比士》的富豪排行榜及全球最具影響力名單中,矮子古茲曼(Joaquín Archivaldo Guzmán Loera,1954-)的財富遠遠不及,他寫下的毒品演義,亦僅占墨西哥毒梟故事的一章。

古茲曼出身西那羅亞(Sinaloa)州的貧窮小農村。西那羅亞州多山土地貧瘠,礦業曾是經濟命脈,主要生產鉛、銅、鋅。礦產罄空後,民居陷入絕境,於是改種大麻、罌粟花,並從事販毒。質言之,西那羅亞是毒品最氾濫的地區之一。在此,生活在周遭的親朋好友均與毒品脫不了關係,不是種麻藥,就是負責運毒,或者擔任藥頭,古茲曼的父親即為罌粟花農。家鄉最近的學校距六十公里遠,古茲曼自幼輟學賣柳橙幫忙家計,十五歲改種大麻為生。由於身高僅一米六七,而有「矮子」(El Chapo)的綽號。

矮子古茲曼曾三度越獄成功,又頻頻出現在《富比士》的富豪排行榜,以及全球最具影響力名單中。(www.laopinion.com)

1980年代,古茲曼為菲利斯.賈亞多(Miguel Ángel Félix Gallardo,1946-)效命。菲利斯.賈亞多係當時的墨西哥古柯鹼教父,並成立了瓜達拉哈拉集團(Cártel de Guadalajara)。1989年,菲利斯.賈亞多被捕,集團因而瓦解,菲利斯.賈亞多的姪子阿瑞亞諾.菲利斯(Arellano Félix)兄弟前往提華納,成立提華納集團(Cártel de Tijuana),占據下加利福尼亞(Baja California)和南下加利福尼亞(Baja California Sur)兩州,古茲曼則回到故鄉自立門戶,與兩位元老共同領導西那羅亞集團,雄霸西部的西那羅亞、索諾拉(Sonora)、納亞利(Nayarit)、哈利斯科(Jalisco)、密裘亞崁(Michoacán)、科利瑪(Colima)等地。因地緣之故,西那羅亞集團又稱太平洋集團。

由於師出同門,又同樣向美國走私古柯鹼、海洛因、大麻與安非他命等毒品,提華納集團與西那羅亞集團不惜反目成仇。兩大集團之間的鬥爭已到了白熱化地步,不時以喋血案件登上全國新聞版面。1993年5月,兩大集團於瓜達拉哈拉機場進行激戰,造成七人死亡,其中一人為紅衣主教胡安.赫蘇斯.波薩達斯.奧坎波(Juan Jesús Posadas Ocampo,1926-1993)。事後,輿論紛紛指向古茲曼,認為紅衣主教之死是謀殺,並非意外,墨西哥政府因而承受極大壓力,於是決定緝捕古茲曼。

1993年,提亞那與西那羅亞兩大集團於瓜達拉哈拉機場進行激戰,造成七人死亡,其中一人為紅衣主教胡安.赫蘇斯.波薩達斯.奧坎波。(www.informador.com.mx)

1993年6月,古茲曼於瓜地馬拉被捕,立即被引渡回墨西哥審判,被處徒刑二十年。2001年,在八十多人的協助下,古茲曼躲在送洗衣物的車裡,從戒備森嚴的監獄成功逃脫,而整個過程無人傷亡,顯然有政府官員涉入其中。古茲曼在美墨國家元首見面會談前夕逃獄,令墨西哥政府十分難堪,成為兩國最想緝拿的毒販之一。

2009年,《富比士》將古茲曼列為全球第四十一位最具影響力的男性,名次高於當時的俄羅斯總統、法國總統和委內瑞拉總統,至於墨西哥總統賈德隆(Felipe Calderón,1962-)還未上榜。之後,古茲曼的名字頻頻出現在《富比士》,而他高達十餘億美元的財富,也曾讓他連續四年出現在該雜誌的富豪排行榜。

古茲曼開設了多家公司掩護走私和洗錢,以小型飛機和船隻,控制了從哥倫比亞到美國的一半古柯鹼。他喜歡拿著自動步槍、戴上棒球帽拍照,帽緣總是微微上翻,好讓自己看起來高一些。

古茲曼喜歡拿著自動步槍、戴上棒球帽拍照,帽緣總是微微上翻,好讓自己看起來高一些。(notitotal.com)

2014年2月,古茲曼在逍遙十三年後,第二度在墨西哥的馬薩特蘭(Mazatlán)被逮。2015年7月,同謀在墨西哥城聯邦監獄外,挖了一條長達一點五公里的地道通往牢房的淋浴間,助古茲曼再度越獄成功。2016年1月,在西那羅亞州的洛斯莫奇斯(Los Mochis)附近,古茲曼在與墨西哥海軍陸戰隊員交火後,第三度落網。為了不讓他再有機會越獄,美、墨政府協議將他引渡至美國服刑,卻因程序出現瑕疵而產生變化,引渡與否值得關注。

古茲曼身上背負著三千多條人命,甚至包括前女友蘇蕾瑪.艾南得斯(Zulema Hernández,1977-2008),而他自己也付出更高的代價,家族中有四人被捕、四人被殺,其中一人是親生兒子艾德佳(Édgar Guzmán López,1986-2008)被對手亂槍打死,甚至謠傳遭他自己的槍手誤殺。

墨西哥的「毒品戰爭」陸陸續續進行了半世紀,其中以2006至2012年間為高峰期,短短六年內即造成六萬餘人喪生,毒梟火拚情形不減反增。面對美國的龐大市場,毒品暴利蠹蝕了人心,販毒集團不會因古茲曼被捕而式微,毒品演義仍有續章。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