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魔幻拉美》毒品次文化:披上華服的死亡聖神

融合了天主教傳統與原住民信仰,死亡聖神遞嬗為一具女性骷髏,身披華麗長袍、手持鐮刀。窮鄉僻壤的農民向衪祈求否極泰來,信徒漸漸擴及工人階級,甚至連罪犯和毒梟無不深信衪的法力無邊。

陳小雀

墨西哥約有一億兩千萬人,百分之八十一的人口信奉天主教,是全球天主教信徒第二多的國家。毒品次文化使天主教信仰變形,不僅創造了馬維德聖人,也擴大了死亡聖神(Santa Muerte)信仰。

在前哥倫布時代,墨西哥原住民即展現勇者無懼的情操,甚至以死在戰場或祭壇上為榮。因此,在西班牙拓殖之初,各地常爆發原住民起義活動。為了讓原住民為對死亡產生恐懼而怯懦,殖民政府引入歐洲中世紀有關死亡的文學、戲劇、繪畫等作品,灌輸死亡乃受撒旦誘惑的後果。例如:《與死亡共舞》(Danza macabra)、或《死亡不分年齡》(La muerte no respeta edad)之類的版畫,畫中描繪著無論王公貴族抑或市井小民,其身後緊跟著象徵死亡的骷髏,任何人一旦做惡,隨時會招致不幸而身亡。再者,殖民政府不斷強調天主教的「最後審判」,在世界末日時天主會按公義懲罰惡人,所有的惡人都會進入地獄,而地獄是惡人受苦之地,裡面有烈火永遠焚燒。

墨西哥的毒品次文化使天主教信仰變形,不僅創造了馬維德聖人,也擴大了死亡聖神信仰。(rakinglightprojects.com)

馬雅、阿茲特克等古文明有冥府之說,卻無地獄觀念,認為眾神均有正負兩面的神性,只要虔心祈禱,即便是冥王、死神或黑暗之神,亦能護佑人類。對這些古文明而言,骷髏頭具有死後重生之意。因此,在前哥倫布時代,原住民即有祭拜死神及亡靈的習俗。受到殖民政府的高壓統治,原住民雖然接受了天主教信仰,卻將馬雅、阿茲特克等文化悄悄融入其中,導致天主教信仰產生在地化特色。例如:原住民在天主教的「諸聖節」(11月1日)和「追思已亡節」(11月2日)期間,同時舉行亡靈節典祭。

從前哥倫布文明的活人獻祭,到天主教文明的最後審判,再到大革命的流血衝突,墨西哥人民早已看盡生死。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既然人生終究得面對死亡,與其擔憂害怕,不如正面看待。那些令人畏懼且被視為忌諱的骷髏頭,在墨西哥人眼中只是生命的變化,於是,發揮創意以五顏六色的糖霜骷髏頭裝飾亡靈節,讓這個民俗節慶充滿色彩和幽默。

被視為忌諱的骷髏頭,在墨西哥人眼中只是生命的變化,於是,發揮創意以五顏六色的糖霜骷髏頭裝飾亡靈節,讓這個民俗節慶充滿色彩和幽默。(www.thelsa.com)

死亡聖神有歐洲中世紀骷髏版畫的形象,也有阿茲特克冥府女神蜜特卡西娃(Mictecacíhuatl)的模樣,其信仰融合了天主教傳統與原住民信仰,在時間的淬鍊下遞嬗為一具女性骷髏,身披華麗長袍,手持鐮刀,守護著亡靈。據信,一條銀絲連繫著魂與體,鐮刀象徵生命的主宰,人一旦往生了,鐮刀便斬斷銀絲。死亡聖神象徵未來的希望,信徒可隨祈求目的而更換死亡聖神的長袍顏色,例如:黃袍求財富,藍袍求健康,白袍求忠誠,黑袍則求巫術與超能力。殖民政府曾嚴禁崇拜死亡聖神,燒燬死亡聖神的聖像,甚至將瘟疫流行歸咎於死亡聖神的作祟。

長久以來,死亡聖神信仰根植於窮鄉僻壤,一群社會邊緣人以淡然的態度,在八月十五日舉行死亡聖神祭典,祈求他日得以否極泰來。1965年,死亡聖神信仰再度受到重視,而被注入新元素重新流行於伊達爾戈(Hidalgo)州,瞬間風靡了其他州,其信徒主要為農工階級,信眾尊衪為「至聖死亡」(Santísima Muerte)、「窈窕女」(Flaquita)、「白色聖女」(Niña Blanca),提升衪的神格如聖母瓜達露佩(Virgen de Guadalupe)一般。

阿茲特克冥府女神蜜特卡西娃,融合了天主教傳統與原住民信仰,在時間的淬鍊下遞嬗為一具女性骷髏,身披華麗長袍,手持鐮刀,守護著亡靈。(pinterest)

後來,連罪犯和毒梟均深信衪的法力無邊,在運毒之前、執行暗殺任務之前或與其他幫派激戰之前,皆會向衪祈禱。一如馬維德信仰,梵諦岡不承認死亡聖神的信仰,墨西哥政府也嚴加禁止,卻拜「毒品戰爭」(2006-2012)之賜,死亡聖神信仰廣為流傳,死亡聖神祭壇林立,相關的聖物成為最熱門的商品。據統計,死亡聖神的信徒在墨西哥高達五百萬人,占總人口的百分之四。隨著毒品次文化的傳遞,死亡聖神也流行於美國南部和其他拉丁美洲地區。

同樣是一具女性骷髏,死亡聖神與骷髏小姐(La Catrina)大不同。前者鼻樑凹陷,莊嚴中略帶陰森;後者係畫家波薩達(José Guadalupe Posada, 1852-1913)作創的人物,戲謔中散發風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