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逆思》我也要「男權」:護理師被粉色制服框架的女性形象

當社會將「性別平權」視為進步必須的過程和價值時,卻不自覺地多數重點放在「女權」身上,然而誠如英國知名演員艾瑪.華森在聯合國的演講揭示:「我們該爭取的是兩性在政治、經濟、社會上的平等地位。不僅僅是女權,更是兩性的自由。」男性在某些職業中的弱勢身分,也是值得關注的。

黃顗臻、李宛諭

在美國時間西元2016年6月8號,希拉蕊.羅丹.柯林頓(Hillary Rodham Clinton)篤定成為民主黨下一屆美國總統大選被提名人,她也將成為美國227年來,首位被兩大黨提名的女性總統候選人,創下歷史紀錄。希拉蕊說:「這個勝利要獻給所有有廣大夢想的女孩。」曾經,女性在許許多多的行業上受到限制,無法晉升高階領導人、無法當建築師(在過去,許多建築系不收女性)……,因此希拉蕊的勝利,是在玻璃天花板上留下打穿的一個窟窿,為女權創下一個嶄新的里程碑。但當社會在為女性爭取平等的權利時,有多少人曾經想到,在某些行業中,或許男性,才是弱勢族群?

當社會為女性爭取平權時,有多少人曾經想到,男性也在某些行業中如護理師、媬姆中屈居弱勢?(圖:Nurse, free from wix)

護理師這一行,男性才是少數

在醫院中,時常有人誤叫女醫生為護理師,稱男護理師為醫生的尷尬情況,徹底表露了工作中的性別刻板印象。社會觀念總根深蒂固地認為,某些工作只適合某特定性別從事,也因此導致了醫院中男護理師與女醫師身分尷尬。但這樣的刻板印象,其來有自。從人數上而論,受訪者聯合醫院何帥穎護理師表示,當初入學時,班上有20%的男生,畢業時剩下10%,而在聯合醫院中興院區,更只有5%的男性護理師,身為少數分子,被誤稱,實為自然而然的常態。

但,為什麼男性護理師這麼稀少呢?

傳統上,女性被賦予生兒育女的責任,照顧人,本來就是女生的天職,也因此負責病人照護的護理師,儼然被認定為專屬於女性的工作,再加上護理師的始祖南丁格爾是位女性,白衣天使的形象早已深植人心,種種作用的加乘形成了護理師應該由女性擔任的刻板印象,也讓男護理師遭受沉重的社會壓力。何帥穎護理師提及當初考上護理系的心情,表示父母對此不悅,街坊鄰居都認為那是女孩子念的科系,許多人都建議他轉系,各種偏見所造成的壓力都成為龐大的阻力,想當然能撐過四年唸完護理系的男性,自然少之又少。

日前新生醫為即將擔任護理師的學生們舉行加冠典禮,716位準護理師中共有73位男性。(資料照,記者周敏鴻攝)

身為少數,我也有「男權」

因為身為少數,決策過程中,往往是被犧牲甚至忽略的對象,身為護理師中的性別少數,大多數的醫院並未為男性準備中性的服飾。他們必須和女性同事一樣穿著粉色外套的制服,男性護理師曾表達想改為藍色外套,卻被院方拒絕,當女學生可以在校園中穿短褲、公務機關的女性得以脫下裙裝改為褲裝時,男性護理人員卻還被困在粉色的制服中無法脫身,「我自己都覺得男性護理師穿粉紅色的衣服很奇怪。」目前在醫院工作的女性實習醫生小璦說到,「更何況是他們自己!所以大部分的男性護理師都在外面穿自己的藍色外套。」

其中暴露的問題有二:首先,醫院的管理階層並未尊重少數的存在,才會讓所有人穿著同樣顏色的制服,「因為在護理師的行業,女性是多數,所以還是主要考量她們吧!」何帥穎護理師略帶無奈的表示;其次,粉紅色是一個極具性別敏感度的顏色,為什麼護士的制服需要選粉色系呢?這其中很可能隱含對護理師以及對女性的性別刻板印象,而這個決策,也加重了職業性別化的產生。

我的工作,和性別無關

打針、抽血、給藥、打點滴、量血壓……這些都是護理師一天的工作內容,許多人總認為護理師非女性不可,但仔細一想,其實,護理師的工作內容無一不是專業技能,這些技能和性別有什麼關係呢?

何帥穎表示,急診室中刀光血影、步調緊湊,但許多女同事都表現得非常好,能夠勝任繁重的工作量;相同的,男性護理師也能做女性護理師的工作,能力和性別並無關連。但很多時候,病人首先關注的並非工作能力,而是性別,舉例而言,如果有人稱呼他為「男護理師」,他會感覺不被尊重,因為病人首先注意到他的性別,並非工作能力;他也曾經在教導孕婦如何按摩或是進產房的時候,遭病人要求更換為女護理師進行協助,因為男性護理師的出現會令她們感到不自在。在專業面前,許多人選擇先看性別。「護理師本來就要將心比心,所以我們都能體會病患的心情。」何帥穎護理師說道,「但還是難免會被傷到,要慢慢調適。」護理師懂得尊重病人的想法,那麼,我們有懂得尊重他們的專業嗎?

透過此事,不妨想想,社會上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當蔡英文女士選上總統時,各家媒體都不約而同強調「女」總統的身分,當女性立委質詢女部長時,動輒以「『兩個女人』的戰爭」為新聞標題,當賈斯汀(Justin Timberlake)聘請保姆時,需要特別強調其「男」保姆的身分……耳濡目染之下,我們總習以為常地先檢視個人性別,做為他適合該職業與否的判斷標準,卻忘記性別背後的專業能力,才應該是我們評斷一個人工作表現的重要依據。

除了女權,更是平權

因為千百年累積著對於女性的壓迫,近年來,社會對於女權議題特別關注,若是出現貶低女性的歧視言論,立即遭到排山倒海的批評,但是面對社會某些對於男性的壓迫,卻鮮少有人關心、爭取。我們該深思的是,女性主義,僅僅是爭取女性的地位提升嗎?誠如英國知名演員艾瑪.華森在聯合國的演講揭示:「我們該爭取的是兩性在政治、經濟、社會上的平等地位。不僅僅是女權,更是兩性的自由。」性別平等,不該僅僅是女性蒙受其利,也該讓被壓抑的男性解除束縛,也該讓職業中明顯的性別界限消失,也該讓我們的性別刻板印象被打破,如此一來,才是真正的平等,真正的自由。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逆思 我也要「男權」:護理師被粉色制服框架的女性形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