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紐約地途》鋼筋水泥峽谷中的夕陽:曼哈頓懸日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唐朝李商隱的句子,竟意外呼應了現代紐約每年兩次的「追落日」奇景。當太陽從鋼筋水泥的夾擊中找到縫隙,不偏不倚地展示向一日告別的姿態,全紐約人都瘋了——自然和文明兩支隊伍聯手,打造出最美的藝術。無法親臨現場的人,就來讀一下NYDEOCO的實況報導吧。

NYDECO

應該很少人不喜歡看美麗的夕陽,尤其是離地球九千三百萬英哩之遙,一顆黃橙橙像蛋黃一般的太陽在地平線盡頭暈開來到全部消失的一剎那。攝影愛好者往往在一個定點站了一個下午,就是為了捕捉住這個「生命光源」沉到地平線下的那前後十幾分鐘。台灣頭的「淡江夕照」和台灣尾的「關山落日」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夕陽美景,和歐美其他看夕陽的知名景點一樣,這些地點通常都屬於自然美景,有山有海,視野遼闊。但是紐約客每年有兩次、一共四天的機會 (如果天氣配合) 將可以在曼哈頓這個摩天大樓建構出的鋼筋水泥峽谷中,在僅有一條街道的寬度裡,看到大自然和人類文明結合的絕美落日,也就是聞名世界的「曼哈頓懸日」(Manhattanhenge)。

曼哈頓懸日(Manhattanhenge)是紐約市特有的自然與文明共構景象,每年只會出現兩次。(圖:作者提供)

所謂「曼哈頓懸日」,就是每年五月和七月分別有連續兩天太陽西下時將正好落在曼哈頓十四街到五十七街間每條東西向街道西端的盡頭,這時候夕陽餘暉會均等地照亮街道上南北兩側的建築。無論你是站在十七街、二十三街還是四十九街,都可以看到這舉世獨有的落日景象。這樣天文與人類文明結合的景觀其實是一個巧合:十九世紀初,曼哈頓雖不能說是一片蠻荒,但整個島上的都市環境並沒有明確規畫,農地住宅錯落其間,有一說是當時紐約市政府為了有效控制傳染病擴散,於1811年由市議會委員立法推出名為「Commisioner’s Plan of 1811」的都更計畫,將曼哈頓現在的Houston Street以北至155街間的土地整平,並做棋盤式的規畫建設。如此一來整個曼哈頓島的空氣流通會更順暢,可以降低許多流行性疾病的傳染。而這樣棋盤式規畫下所蓋的建築則多採方方正正的設計興建,也是最便宜、快速的興建方式。值得一提的是,所幸十九世紀中期中央公園的興建保留了部分最早曼哈頓的地形與植被,加上其他造景植栽,算是為紐約客留下最珍貴的一塊綠地。

1811年提出的「Commissioner’s Plan of 1811」將大部分的曼哈頓以棋盤式街道進行都更,一百多年後,紐約客才了解到,雖只是巧合,但這樣的設計,是「曼哈頓懸日」能夠正確出現的主因。(圖:作者提供)

可能是紐約客平常走路匆忙,又因為這個天文現象一年只發生兩次,這個夕陽落在曼哈頓東西向街道盡頭的現象並未受到太多矚目,直到任職於紐約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天文物理學家Neil deGrasse Tyson分別於1999年和2002年撰文把英國著名的史前遺跡Stone Henge在每年夏至當天太陽會從巨石陣中的「鞋跟石」(Heel Stone)不偏不倚升起的現象和紐約的日落相提並論,並賦予「Manhattanhenge」 這個名稱。因為這位「天文物理界搖滾巨星」的加持和媒體報導,紐約客才開始了解,原來看夕陽落在兩側高樓大廈所形成的峽谷中的景象,是如此美麗與震撼人心。

為什麼「曼哈頓懸日」的現象會發生在接近夏至的每年五月底和七月中這兩個時間呢?原因是當年的棋盤式都市規畫縱軸是依照曼哈頓島的地形往東傾斜二十九度,而不是正南北向。如果當初是以方正的東南西北來規畫,以紐約市所在的緯度,這個「曼哈頓懸日」便會發生在春分和秋分兩個時間。另一個「曼哈頓懸日」的有趣現象是不論五月或七月,這兩次的「曼哈頓懸日」都會連續出現兩天,不過景象其實略有不同。五月底的第一天「曼哈頓懸日」在日落的時候如果從東西向街道的最東邊來看,將會在遠遠西端的街道正中央看到半沉半浮的太陽(半日)。隔一天再來觀賞,則會看到整顆火紅的太陽彷彿靜置在街道的盡頭中央(全日),感官各有不同。七月中時則是倒過來先觀察到整個太陽,隔天就會只剩一半。

「曼哈頓懸日」發生的當天從曼哈頓十四街到五十七街之間每條東西向街道都可以看到這景象。(圖:作者提供)

雖然說曼哈頓從十四街到五十七街之間的東西向街道都可以看到「曼哈頓懸日」,但紐約的攝影愛好者為了捕捉這一年難得一見的天文景觀,都知道哪幾個點拍下的影像最能顯現夕陽和這座城市共構出來的美景。其中最熱門的點就是在東四十二街靠近聯合國總部的「都鐸市天橋」(Tudor City Overpass)。這裡的優點是因為天橋本身地勢高、視野佳,而沿著四十二街的建築如克萊斯勒總部到公園大道進入大中央車站的高架道路,以及西端百老匯地段各大戲院的霓虹燈招牌,當然還有路上車水馬龍的人車以及最遠端的落日都可以一次入鏡,也因此每年這有「曼哈頓懸日」的四天,大概下午四、五點就要來這裡搶位置,晚點來恐怕就沒辦法取得好的角度拍照了。

位於四十二街最東邊的「都鐸市天橋」(Tudor City Overpass),是觀賞「曼哈頓懸日」的最佳地點之一,許多民眾都在日落前兩、三小時就先來搶好位置,準備捕捉那美麗的時刻。(圖:作者提供)

然而並非只有在曼哈頓島上,才能欣賞到「曼哈頓懸日」。如果從四十二街往東延伸跨過東河來到皇后區長島市的Gantry Plaza State Park,所看到的影像又和在都鐸市天橋看到的有很大不同。因為距離更遠,看到的夕陽將成為曼哈頓天際線狹縫中的一個明亮光點,感受到的是這座城市日夜交接時短暫的寧靜。

東河另一邊的皇后區長島市也是欣賞「曼哈頓懸日」的好地方,景觀稍有不同,但還是吸引許多民眾來這裡觀看。(圖:作者提供)

不知道該說紐約客是率性可愛,還是目中無車、膽大妄為,每當「曼哈頓懸日」發生的那一、二十分鐘,行人將不在乎街上的行車,大批湧向路中央拍照或是與這美景自拍,造成交通中斷。所幸駕駛們似乎頗能體諒民眾「追日」的興致,除了自己也跟著觀賞這景象,多半都是耐心等候他們拍完照後回到人行道上繼續行駛。

當「曼哈頓懸日」即將發生時,許多民眾索性跑到車水馬龍的街道中央拍照,往往造成交通停擺的現象,也算是紐約的一個奇景。(圖:作者提供)

今年第一次的「曼哈頓懸日」將在五月二十九日(半日)與三十日(全日)的晚上八點十二分登場,如果剛好在紐約,別忘記找條街道觀賞。如果在其他地方,也一定能從新聞報導上看見這讓人難忘的天文奇景。只要當天「天公作美」,太陽願意露臉!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