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紐約地途》大衛.鮑伊的紐約兩三事

大衛.鮑伊過世了,這個英國傳奇搖滾歌手,在紐約落腳近二十五年,不只成為道地的紐約客,更為紐約注入了許多讓人嚮往的生活文化元素。他在紐約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喜歡哪些地景、留下什麼痕跡?讓我們再認識他一次。

NYDECO

星期一早上被老婆平板上傳來的音樂叫醒,迷糊中問說那是誰的音樂。「David Bowie 死了」,老婆說。「他不是前幾天生日才發行最新專輯嗎?假新聞吧!」「是真的,家屬都發聲明了。」這時我才猛然從床上坐起,趕快拿手機來確定新聞。真的無法相信,幾天前媒體還在評論其最新專輯的傳奇英國搖滾歌手大衛.鮑伊,現在卻過世了!後來媒體報導大衛.鮑伊是因為罹患肝癌,和這疾病奮戰了一年半左右的時間後,星期天在紐約家中安詳過世。

傳奇搖滾歌手大衛.鮑伊過世的消息傳出後,他在紐約蘇活區住所外面就聚集來悼念他的歌迷和媒體。(圖:作者提供)

其實只想「做自己」

大衛.鮑伊生平在樂壇上的豐功偉業無需贅述,不過大家眼中這位英國歌手其實自1992年和第二任妻子超級名模伊曼(Iman Abdulmajid)結婚後就落腳紐約,以紐約為他創作的基地,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紐約客。大衛.鮑伊在2003年接受《紐約》雜誌專訪時提到了紐約市給他的感受,從專訪中也可以了解在百變造型、引領樂壇和時尚風騷的背後,其實大衛.鮑伊的生活觀就是一個單純「做自己」的尋常人而已。

大衛.鮑伊和妻子伊曼在1992年後就定居紐約,1998年搬到Soho的285 Lafayette St. 至今。(圖:作者提供)

不只戴玫瑰色眼鏡看紐約

專訪中大衛說從青少年時期開始,就對紐約有無限的想像與嚮往,然而當二十出頭的他第一次來到紐約時,卻已經知道不能只戴玫瑰色的眼鏡來看這個城市(不會只看到美好的一面)。定居紐約後的大衛.鮑伊喜歡紐約客看到名人酷酷的反應,讓他即使輕裝走在紐約市的街頭上,也能感到非常自在,無需因為擔心被歌迷騷擾而遮遮掩掩。他描述只要在清晨時到紐約的街道上走走,就可以感受到這個城市帶給他的激盪與刺激。這城市印記的呈現會因為路人逐漸增加而慢慢轉變,神奇地將一股力量從都市建築轉移到人們的身上。

事實上,熟知大衛.鮑伊風格的人應該都可以了解為什麼紐約和大衛會這麼契合。他自嘲地說,七○年代時有次穿著有點跨性別意味的服裝來到紐約,卻沒引起什麼人注意,才讓他知道,原來紐約早就是變裝皇后滿街跑了。他時而雌雄合體的打扮和曾經自承雙性戀的性向,讓他一直是紐約LGBTQ族群的偶像。音樂方面,紐約同時擁有光鮮亮麗和陰暗角落的環境也提供他許多創作的靈感,去年底大衛.鮑伊共同創作的一齣外百老匯音樂劇(Off-Broadway show)《Lazarus》也已經開演。在這個城市,大衛.鮑伊被認為是搖滾之神(Rock God),但他影響紐約的層面,卻遠不只有音樂。

大衛.鮑伊不只是音樂前衛,也一直是時尚界矚目的焦點。(圖:Getty Images)

總是走在很前面

2001年紐約911事件發生後,大衛.鮑伊十月在麥迪遜花園廣場的一場悼念音樂會上,以他1977年知名的歌曲Heroes來開場,向參與911事件救援工作的所有警消醫護人員致敬。還有一項較少人知道的事情,是大衛.鮑伊也是在紐約肉品包裝區(Meat Packing District)發展成現在的時尚名流匯集地之前,早已在那裡成立的精品旅館「Soho House, New York」的原始創辦人之一。飯店樓頂的戶外游泳池和酒吧,成為日後新旅館頂樓設施的一個重要範本。他在生活時尚方面的眼光,總是走在很前面。

專訪中大衛.鮑伊還提到他在紐約最喜歡的三個地方,分別是:華盛頓廣場公園 (Washington Square Park)、Strand二手書店,以及他朋友Julian Schnabel的家。除了第三個是私人住宅外,來看看Washington Square Park和Strand二手書店為什麼會特別受大衛鮑伊青睞吧! 

Washington Square Park

這個被戲稱為紐約大學(NYU)專屬的校園廣場公園,是紐約多元文化、族群融合和美國歷史的縮影,時常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紐約客用一把木吉他,一個簡單的打擊樂器唱著耳熟能詳的美國民歌,當這世界有戰亂、恐怖攻擊時,華盛頓廣場也是反戰人士聚集祈福的地方。夏季白天時,許多人在這裡休憩看書,晚上則不時可以遇到祕密兜售大麻的小販趨近推銷。大衛.鮑伊對華盛頓廣場公園和附近西村(West Village)的連結早在他定居紐約前就已經開始。七○年代大衛鮑伊第一首登上美國的排行榜冠軍單曲〈Fame〉就是在當時離公園不遠、位於第八街的Electric Lady Studio錄製的。而只離華盛頓廣場南邊一條街的Bleecker Bob’s唱片行,則是大衛.鮑伊在紐約時會來找一些罕見黑膠唱片的地方。因此對於1998年大衛.鮑伊在離這公園只有半英哩左右的蘇活區買下現在的紐約住所,最後還在這裡過世,真是一點都不令人意外。

位於西村的華盛頓廣場公園(Washington Square Park)是大衛.鮑伊在紐約最喜歡的地方之一。(圖:作者提供)

Strand Bookstore

紐約傳奇專賣二手書的獨立書店Strand Booksrtore,向來是愛書人士來紐約必前往朝聖的景點之一,其實已經不用多介紹。書店裡號稱全部排起來有18英哩長的書籍,讓大衛.鮑伊對他們有一個很有趣的描述:「在這裡要找到你要的書是不可能的,但你總會找到你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書。(it’s impossible to find the book you want, but you always find the book you didn’t know you wanted.)」

大衛.鮑伊另一個紐約的最愛地方Strand Bookstore藏書豐富,是紐約最知名的獨立書店。(圖:作者提供)

從星期一凌晨大衛.鮑伊過世的新聞傳出之後,紐約各界追悼之聲源源不絕。事實上,因為大衛在錄製最後一張專輯《Blackstar》時,也同時在跟癌症對抗,樂迷們普遍相信,這專輯就是要留給他們的最後禮物。紐約有句俗語是這樣說的:「Some New Yorkers are born, some are made。」大衛.鮑伊雖然來自英國,但他不只成為道地的紐約客,更為紐約注入了許多讓人嚮往的生活文化元素。

紐約客會永遠都記得你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