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博硯「說」法》難民:德國矛與盾之爭

作為政治領袖,梅克爾性格相當謹小慎微。然而,在廢核以及難民收容上,她所展現出的堅定,完全迥異於其他的歐洲政客。正是在梅克爾的堅定下,巴伐利亞邦政府短時間內就能承載慕尼黑每日收容數千人難民的壓力。不管從哪一個面向來討論德國為何決定要擴大收容難民,都必須承認全世界唯有德國有這樣的能耐。

胡博硯

暑假期間整個國際矚目的焦點大概都在歐洲。學者專家間對賭的是希臘會不會退出歐元區,以及德國會不會再借錢給希臘?面對著希臘債多不愁的態度,德國財長蕭伯勒在歐洲同僚間霸氣咄咄逼人,而德國內部也為了是否借錢給希臘爭吵不已,直到八月中,聯邦眾議院始通過延長希臘貸款協議的決議。

但希臘債務問題並沒有在國際版面上停留太久的時間,馬上被難民的新聞給取代了。

作為政治領袖,梅克爾性格相當謹小慎微,且不驟下決定。然而,在廢核以及難民收容上,她所展現出的堅定,完全迥異於其他的歐洲政客。(Bloomberg)

這次牽涉在「難民」之中的國家,除了德國與希臘外,還增加了土耳其、匈牙利、奧地利等,但焦點還是落在德國上。儘管難民成為國際矚目、或者是台灣人心中想像的國際矚目不過是這兩週的事情,但遠赴德國尋求政治庇護的人數卻早已大幅成長。今年前半年的申請人數為18萬人,這個數字比去年同期還多出一倍。依據「德國聯邦移民暨難民署」的統計資料:2012年共有77651人尋求庇護;2013年與2014年則成長到了127023人以及202834人。今年本來的預期是45萬人,目前的推估則是80萬人。

德國的經濟環境甚佳、法制健全,因此成為了尋求政治庇護的首要目標之一。

德國除了在二戰後,收容來自原東歐地區的德意志民族難民外,1990年由於南斯拉夫內戰,大量難民湧入德國,在1992年也曾經有收容438191人的紀錄。但這樣的收容規模引來的卻是1993年聯邦基本法的修正:針對避難一事加以限制。換言之,德國人並不是全然這麼大方地,時空回到今日,德國境內也曾發生難民營地遭到縱火的事故。

遠赴德國尋求政治庇護的人數大幅成長。今年前半年的申請人數為18萬人,這個數字比去年同期還多出一倍。(REUTERS)

依據德國目前規定,每個難民每月除了政府給予難民收容處所216歐元做為難民基本需求外,另可再獲143歐元的零用金;育有兩個12歲以下小孩的夫婦,每月可再獲1112歐元。

聽起來很優渥,但這樣的補助在德國還是很難生存。

收容難民積少成多的結果是可能為德國帶來60億歐元的支出;對難民而言,追求的是在這個國家長期居留的可能性。《基本法》第16條a的庇護規定中說明:「提供難民一個請求的可能性,而且做為一個基本權保障,德國政府無法對於庇護人數做一個上限的規定,必須視個別狀況而定。」,在德國的政策方向上,對於難民是有利的。

德國目前規定,每個難民每月除了政府給予難民收容處所216歐元做為難民基本需求外,另可再獲143歐元的零用金;育有兩個12歲以下小孩的夫婦,每月可再獲1112歐元。(EPA)

不過,德國庇護的規定僅針對政治因素下的受害者,經濟移民並不在規定範圍內。

然而,在庇護審查過程中,如何區別難民來到德國是單純為了經濟因素還是尋求政治庇護,才是大問題。特別是難民來源國多半為專制與獨裁政權,即便眼下尚未發生大規模武裝衝突,但人權紀錄通常欠佳。

作為一個政治領袖,梅克爾性格相當謹小慎微,且不驟下決定。然而,在廢核以及難民收容上,她所展現出的堅定,完全迥異於其他的歐洲政客。正是在梅克爾的堅定下,巴伐利亞邦政府短時間內就能承載慕尼黑每日收容數千人難民的壓力。不管從哪一個面向來討論德國為何決定要擴大收容難民,都必須承認全世界唯有德國有這樣的能耐。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