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胡如虹看江蕙》歌神的感傷 25-15

江蕙一句「這是我們第一次合唱,也是最後一次合唱」,深深地撞擊了張學友的心。歌神的感傷,是那種視唱歌、舞台演唱為生命的人才會懂得。

胡如虹

2015年8月21日這一夜,不管是坐在小巨蛋台下,還是看過新聞報導的歌迷,都永遠難忘二姊跟張學友同台對唱的這歷史性的一幕。

當張學友出現舞台,用他的廣東台語唱起「家後」, 那一刻鐘的小巨蛋,就好像熱水沸騰,掌聲如雷,不僅歌迷激動,尖叫、口哨聲不絕於耳,連二姊也忍不住激動得尖叫。

香港歌神跟台灣女神(這個女神是學友封給二姊的)世紀大合唱,就算是看盡人世滄桑的阿公、阿嬤,也難掩興奮之情,更遑論是年輕歌迷,還有站在舞台上唱歌的兩位當事人,澎湃激情之餘,還有說不出的感動。

大家看到了張學友信守承諾的練好了「家後」,跟天鵝颱風搶時間的飛來跟二姊合唱。

看到了從來沒有機會看張學友演唱會的二姊,當起歌迷坐在一旁,聽張學友特別為她演唱的「她來聽我的演唱」,跟所有聽演唱會的歌迷一樣,也會聽歌聽到流淚滿面,真情流露。

江蕙聽張學友特別為她演唱的「她來聽我的演唱」,跟所有聽演唱會的歌迷一樣,也會聽歌聽到流淚滿面,真情流露。(作者提供)

看到張學友捨不得二姊封麥,神來一筆的為她解套說「妳封妳的麥,我把我的麥借給妳。」讓二姊一時語塞無言。

香港歌神跟二姊的世紀大合唱,真情交流,大家全都看到了,但大家卻沒有看到歌神下了台之後的感傷。

二姊在台上的那一段話:「這是我們第一次合唱,也是最後一次合唱」,深深地撞擊了張學友的心。

學友一下了台,看到我忍不住說出壓在心裡的話:「好難過!我沒想到二姊最後會說『這是我們第一次合唱,也是最後一次合唱』,我真的好難過。」

歌神的感傷,也是歌神的細膩感受。

只有視唱歌、舞台演唱為生命的人,才會懂離開舞台的難與痛,才會有這麼多的不捨與感傷。

二姊跟學友都是很真的藝人,雖然在歌壇的地位無人能撼動,但私底下親切謙虛、平易近人,深具同理心。

二姊每回演唱會結束後的慶功宴,都會邀請採訪過她的老朋友一起參加,這些年的媒體變化很大,許多人轉行另有高就,但二姊的慶功宴,大家很自然而然的會來報到,來跟二姊敘舊,那大團圓的場面,可以是媒體圈難得一見的盛況。

二姊念舊惜情,學友也一樣。

二姊念舊惜情,學友也一樣。(作者提供)

還記得學友第一次在小巨蛋舉辦「雪狼湖」音樂劇,因為感冒喉嚨不舒服,即使已唱了3分之2場,仍然決定在台上告訴歌迷他的狀況不好,音樂劇必須暫停,跟所有的歌迷說抱歉。

那一次感冒休養,難得空出一些時間,他還特別找了我們幾個熟識的媒體朋友聚餐,有幾個朋友甚至都已經離開媒體不當記者了,念舊的學友跟大家敘舊閒話家常,剛當爸爸不久的他,還興奮的拿起手機給我們看女兒的照片,分享他跟女兒相處的點點滴滴。

歌神、天后都是人,都是可以交心的朋友,所以才能唱出我們的故事,交換我們的悲喜煩憂。

2015年8月21日這一夜,我聽到了二姊與歌神的世紀合唱,也看到了歌神的感傷,眼眶濕了又乾,乾了又濕,這一夜,心裡裝的滿滿滿。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