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兩岸與國際》贏者全拿,但習近平吞得下嗎?

習近平雷厲風行的肅貪固有其權鬥的考量,但鋪天蓋地且長時間的反腐肅貪舉措,連國家機器運行所需要的潤滑油也給清洗得乾乾淨淨,整個系統失靈或鈍化也將由之而生。儘管北戴河會議習近平看來贏很大,但他真的吞得下嗎?

顏建發

各種跡象顯示,習近平將是北戴河會議的贏家。

過去海外有關北京高層權鬥的分析多半放在習近平與江澤民、曾慶紅以及所謂的「新四人幫」(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令計畫)之間的角力。而北戴河會議前,新四人幫基本已被鬥倒,年邁的江澤民與曾慶紅的餘暉也構不成氣候。

另一頭,總理李克強的權力也在削弱當中。

投資銀行「巴克萊資本」(Barclays Capital)曾創造「李克强經濟學」(Likonomics)這個名詞。然而,李克強自2013年3月就任總理後,中國經濟命運多舛,頻遭意外,他為保7%的經濟增速,疲於奔命。今年六月至七月上旬的嚴重股災,黨內高層頗多非議,矛頭直指國務院。博聞社披露,習近平對李克強的股市政策不滿,甚至為此跟李克强拍桌子,常務副總理張高麗還奉命向前總理朱鎔基請教。看來,李克強即使沒被拔掉,恐也難逃邊緣化的命運。

李克強自2013年3月就任總理後,中國經濟命運多舛,頻遭意外,他為保7%的經濟增速,疲於奔命。今年6月至7月上旬的嚴重股災,黨內高層頗多非議,矛頭直指國務院。(AFP)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跡象顯示,習近平早有全面性掌權的佈局,削李克強的權而抓回經濟大權自然在情理之間。2014年1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設置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習近平擔任主席,大權獨攬。實際上,自2013下半開始到2014年,習近平公開發表對中國經濟的主張便已高達20餘次,和江澤民與胡錦濤時期幾乎都分別由朱鎔基或溫家寶發言,有天壤之別。

最近習近平曾宣示,經濟轉型的過程中,經濟放緩是必然,而主動降低經濟增長指標,也意味著未來經濟發展將追求質量而非數量;又說,要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經濟與社會的和諧,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看來,「習近平經濟學」已正式上路。中國只有「習近平經濟學」,怎容得下「李克強經濟學」。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滿腦子西方邏輯的「巴克萊資本」怕是沒參透中國的政治邏輯。

習近平早有全面性掌權的佈局,削李克強的權而抓回經濟大權自然在情理之間。(路透)

不管如何,在當前中國的經濟碰到嚴酷的考驗之際,習近平親自跳上第一線,其影響至少會:一方面,習近平似乎要走實質的總統制,仿歐巴馬與普欽;另方面做為總理的李克強已沒有太大的角色。新華社曾發表長篇報道《十八大以來中央治國理政紀實》,頌揚習近平「日理萬機」的勤政風格。習大大已然成為黨、政、軍、特一把抓的「紅帝」。

作為一個擁有十四億人口的統治者,君臨天下的風姿好不威風,在國際場合更是一言九鼎,權力的滋味自然不在話下。然隨著中國內部社會經濟結構的分化以及外部全球化的快速發展,新舊事務雜陳,變速極快,他需面對的挑戰經緯萬端,非常人可勝任,日子應不好過。《新華社》形容他「日理萬機」雖有奉承之意,卻也並非虛構。

習近平需面對的挑戰經緯萬端,非常人可勝任,日子應不好過。《新華社》形容他「日理萬機」雖有奉承之意,卻也並非虛構。(AFP)

問題是,在民主多元社會,歐巴馬雖然也總理一切,但畢竟權責分散與下放,歐巴馬雖也對經濟表達意見,卻只蜻蜓點水,但在中國官本位的極權體制下,習近平一旦乾綱獨斷,不免要擔完全的責任。就以經濟議題來看,李克強如做好,習近平是老大,終究可分杯羹;相反地,弱化了李克強,沒人分攤風險,不見得有利於習近平威望的鞏固。習近平一旦沒管好經濟,只能一人扛,況搞經濟不是份好差事,其涉及利益既深且廣,風險也最高。

「習近平經濟學」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經濟與社會的和諧,聽來甚是悅耳,卻是陳義過高,可預見的未來的中國是做不到的。

2007年3月世界銀行發表《中國汙染代價》報告:每年有75萬人因空氣汙染而提早死亡;全球20個污染最嚴重城市裡中國大陸占16個;6萬農村村民因水質較差容易罹患腹瀉、胃癌、肝癌與膀胱癌而早亡。世界銀行估計,到了2020 年,每年空氣污染將造成中國大陸城市裡60萬人提早死亡,2000萬人呼吸管道疾病,大約1億9,000萬人因飲水污染而導致疾病,及3萬個小孩因為水質污染腹瀉而死亡。2013年7月由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與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亞太區域辦公室專案合作的報告「經濟資源效率:經濟學與展望」(Resource Efficiency: Economics and Outlook for China)指出,截至2012年底,中國每4個主要城市中至少有1個空氣質量惡劣,影響到民眾健康;穿過都市地區的河流有75%不能喝或垂釣;近40%的人口生活在水資源短缺地區。水資源的過度開採已引發地面沈降、海水入侵和生態系統惡化。

攝影師盧廣以《關注中國污染》專題,獲得尤金·史密斯人道主義攝影獎。圖為2005年11月25日,廣東省貴嶼鎮村民在被嚴重污染的水塘里洗滌。(圖:網路)

為對抗有關重金屬、水以及廢棄物處理等三大污染問題,中國已向歐盟求助。今年六月下旬舉辦的第7輪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中國與美國在氣候變遷、能源合做、環保合作、海洋合作、衛生合作等等也達成將近90個項目。看來,中國環境惡化的沉痾已深。但確實這不是短時間能夠治癒。習近平是跟時間在賽跑。

網路上一則題為《習大大的一天》說,「報送給他的請示,不管多晚,即便是夜裡12點,他都會認真批示,工作人員第二天便能收到他的指示。」

據史書記載,秦始皇每天批閱數百公斤竹簡,而雍正也鉅細靡遺,事必躬親,十分勤政。然而,從管理學的角度看來,一旦領導成為獅子,其餘幹部自然變成噤若寒蟬的綿羊。往往最高領導人的指示下得多,中間層便會被閒置,必要的機制與流程也容易被破壞掉。習近平雷厲風行的肅貪固有其權鬥的考量,但鋪天蓋地且長時間的反腐肅貪舉措,連國家機器運行所需要的潤滑油也給清洗得乾乾淨淨,整個系統失靈或鈍化也將由之而生。

北戴河會議習近平看來贏很大,但他吞得下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