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國際聚焦》卡麥隆勝選過後,英國外交政策會轉彎?

選舉激情過後,順利鞏固政權的卡麥隆會不會讓英國外交政策出現轉彎?過去英國始終是美國在歐洲最強而有力的軍事盟友,但自從2013年開始,受到國內政黨和民意的杯葛以及選舉加溫的壓力,英國國會先是否決支持美國空襲敘利亞,再來就是卡麥隆宣布歐盟公投決定。英國不顧美國反對,率先表態加入亞投行,也顯示美、英關係不再如此如膠似漆。

劉世忠

跌破選前多數民調預測可能出現「僵局國會」(Hung parliament)的結果,英國執政黨保守黨黨魁卡麥隆在選前最後時刻,卸下菁英階級與溫和高尚外衣,激情演出搏感情向選民大打「安定牌」奏效,加上蘇格蘭國家黨(SNP)吸納工黨選票,保守黨獲得超過國會半數的331席再次執政,卡麥隆也繼續穩坐唐寧街10號首相官邸,除了卡麥隆和保守黨,叧一贏家則是一舉囊括56席的SNP。

卡麥隆在選前最後時刻卸下菁英階級與溫和高尚外衣,激情演出搏感情向選民大打「安定牌」奏效,卡麥隆繼續穩坐唐寧街10號首相官邸。(AFP)

這樣的選舉結果,固然稍減英國股匯市動盪與國際不安,但整場選戰凸顯出的意識型態分裂以及人民普遍對兩大政黨的不滿,仍然構成對保守黨和工黨的挑戰。

在這次選舉中發酵的國內議題隱含未來英國外交政策會否轉變的不確定因素,其中最關鍵的就是卡麥隆宣布將於2017年公投決定英國是否繼續留在歐盟,並在公投前爭取與歐盟協商。(AP)

不容否認,卡麥隆將歐盟公投作為選戰主軸之一,有效地稀釋國內壓力。例如,極端右派政黨英國獨立黨(UKIP)雖然實力不強,但發聲分貝很大。UKIP大力阻擋移民政策,批評這些外來移民瓜分社會福利、惡化交通與治安、占用過多醫療和教育資源,UKIP要求英國政府必須加強邊境管制、限制移民福利措施,甚至英國必須退出歐盟,不用替希臘、西班牙等破產的國家背債。如此強烈意識型態的選戰訴求,也讓移民階級感到無奈,自覺成了替罪羔羊。選前移民團體還發起「反歧視移民」遊行來自救。

極端右派政黨UKIP大力阻擋移民政策,要求政府必須加強邊境管制、限制移民福利措施,甚至退出歐盟,不用替希臘、西班牙等破產的國家背債。而卡麥隆將歐盟公投作為選戰主軸之一,已有效地稀釋國內壓力。(AFP)

移民議題給保守黨的卡麥隆和工黨黨魁米勒班都帶來壓力。5年前卡麥隆即宣示要將移民人數控制在每年10萬人以內,但去年卻高達近30萬。為了確保保守黨支持者不要出走投入UKIP懷抱,卡麥隆再次承諾當選後會減少移民人數,並且在2017年舉行是否脫離歐盟的公投。至於米勒班也坦承前任工黨政府所做出的開放移民政策的確有錯,總數應該管制。

選舉激情過後,順利鞏固政權的卡麥隆會不會讓英國外交政策出現轉彎?選舉中卡麥隆曾說他個人主張英國應該留在一個「能改革」的歐盟,但他對此議題並不那麼在乎,如此說法讓歐盟與國際驚恐不已。和卡麥隆關係不睦的歐盟執委會主席榮科(Jean-Claude Juncker)對英國打算脫歐,擺出絕不妥協的態度,他說就算英國決定退出歐盟,歐盟也不會予以理會。美國總統歐巴馬也罕見的公開表示,希望英國不要脫離歐盟。

和卡麥隆關係不睦的歐盟執委會主席榮科(圖)對英國打算脫離歐盟,擺出絕不妥協的態度,他說就算英國決定退出歐盟,歐盟也不會予以理會。(AP)

而美國與英國的「特殊關係」在卡麥隆操作國內選舉議題過程中也出現若干質變。過去英國始終是美國在歐洲最強而有力的軍事盟友。小布希時代和工黨黨魁布萊爾情同手足,布萊爾力挺並加入小布希發動的伊拉克和反恐戰役。卡麥隆任內前半段也與歐巴馬很麻吉,支持圍剿「伊斯蘭國」(IS)恐佈組織。但自從2013年開始,受到國內政黨和民意的杯葛以及選舉加溫的壓力,英國國會先是否決支持美國空襲敘利亞,再來就是卡麥隆宣布歐盟公投決定。接著,今年2月,美國與德國、法國斡旋烏克蘭危機,忙著選舉的卡麥隆政府卻缺席。現在德國總理梅克爾的國際影響力更讓美國重視。而今年3月英國不顧美國反對,率先表態加入中國發起「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IIB)也顯示美、英關係不再如此如膠似漆。

此外,卡麥隆5年前初掌執政權,為了帶領英國走出09年全球金融風暴,力行撙節政策,反映在國防支出,就是縮減到北約規定的占國內生產毛額百分之2的標準以下。若2017年英國真的退出歐盟,全球地位將更形下降被邊緣化,步上孤立主義。如此一來,歐巴馬要應付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蠶食鯨吞、完成與伊朗的核子協議、防止IS在中東與北非的攻城掠地,將形同失去最有力的臂膀。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