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無以酩狀》到酒吧旅行:東京與舊金山的各自精彩 (舊金山篇)

東京與舊金山隔著遼闊的太平洋,結合不同文化背景各自發展出迥異的酒吧文化;上一站,我們見識過日本人反映在調酒與酒吧中的嚴謹態度,今天則要看看美國的多元化如何使得調酒變成生活之一而平易近人;對於酒吧存在的價值與氣氛,不管是來客或是調酒師,都有許多值得玩味的面向。

續上篇--到酒吧旅行:東京篇

縮梭

Absinthe Brasserie & bar(Hayes Valley)

離舊金山歌劇院及音樂廳不遠,從中午就開始營業,是「新廣場(Nouveau Carré)」這杯以龍舌蘭酒(Tequila)為基底,加上班尼迪克藥草酒(Bénédictine)及白麗葉酒(Lillet Blanc)的新經典調酒創始地。甜點相當可口:紅蘿蔔蛋糕佐薰衣草蜂蜜冰淇淋,蛋糕上的自製發泡鮮奶油還看得到滿滿的香草籽,讓人實在回味再三。午間就坐滿逾半的人們喝酒聊天;來到美國絕對要好好品嚐用各種不同波本(Bourbon)或裸麥(Rye)威士忌調製的雞尾酒。

喝完酒走幾步路到阿拉莫廣場公園(Alamo Square Park),看看舊金山著名的「六姊妹」維多利亞式住宅順便清醒一下微醺的腦袋。

現在想起那天的紅蘿蔔蛋糕與冰淇淋還是會流口水。(圖:作者提供)

Elixir(Mision District)

附近有西班牙傳教士Junipero Serra(舊金山精釀啤酒廠Anchor出產的琴酒便是以Junipero為名)在加州建的第六間教堂:「Misión San Francisco de Asís」,以聖方濟(英文:Saint Francis,西班牙文:San Francisco)為名,後來就成為舊金山名稱的由來。參觀完之後轉身就能跨進Elixir(萬靈藥)酒吧,點上一杯用1776 bourbon威士忌調成的「老式情懷(Old Fashioned)」,值得一試的還有「皮斯可酸酒(Pisco Sour)」,綿密舒服的蜂蜜果香讓人醉不自覺。

空氣裡瀰漫著放鬆慵散的威士忌香味。(圖:作者提供)

Beretta(Mision District)

夾在烘焙名店Tartine bakery及平價美味的Mission Pie兩間甜食店中間,使用的食材皆來自當地有機農場,供應薄皮披薩及現代義式料理;晚餐時段根本是一位難求。店內氣氛熱鬧喧騰,調酒師忙碌卻不怠慢;源自Harry Craddock在1930年版《The Savoy Cocktail Book》的「Rattlesnake」使用1776 Rye裸麥威士忌,與檸檬汁、苦精、新鮮蛋白,把糖漿換成楓糖,隱約有蜜蘋果香氣。週六日11點開始的早午餐時段就有供應低酒精調酒如:「皮斯水果茶(Pimm’s cup)」、「葡萄柚(Pamplemousse)」、「墨式七零(Mexcio 70)」等。

Beretta簡單的酒單,與泡沫細緻的Rattlesnake。(圖:作者提供)

The Slanted Door(Ferry Building)

渡輪大樓(Ferry Building)於1898年開幕,歴經1906年與1989年的地震後還依舊健在;《大英雄天團》電影開始時就有它的鏡頭,是舊金山的指標地點。每週二四六在渡輪大樓舉辦的農夫市集能夠嚐到許多美味的有機農產;在渡輪大樓旁的The Slanted Door坐擁一大片海景,是舊金山相當出名的越南餐廳(多年前只是Mision District的一家小餐廳)。值得一去的理由是調酒與越南菜的搭配,新鮮的食材及細緻的烹調讓餐點十分出色,提供的調酒種類多以清爽順口為主。「皇家皮斯水果茶(Royal Pimm’s Cup)」加上新鮮莓果、黄瓜,以氣泡酒替代汽水;「荊棘(Bramle)」在琴酒的酸甜外多了黑莓的香氣。店裡有許多慕名前來的旅客,服務生態度和善溫柔(女服務生個個都像模特兒!),即使訂不到桌子席次,還有吧台區可以選擇。

偌大的用餐空間,色彩鮮豔可口的Royal Pimm’s Cup。(圖:作者提供)

Smuggler’s Cove(Hayes Valley)

收藏超過400種蘭姆酒(Rum),是世界排名前50名的酒吧之一。店內昏暗非常,進門後布簾拉開時會有專人檢查身分證件並寒喧,坐在小小的吧台跟和善的調酒師聊天是件相當舒服的事。裝潢十分有海邊酒吧小屋的感覺,酒單上有各式Tiki Style和使用蘭姆酒為基底的調酒可供選擇,許多造型特別的Tiki杯相當吸睛。(註:Tiki是指毛利人神話裡被創造的第一個男人,之後被衍伸為帶有熱帶風格;Tiki Style調酒大多是拿蘭姆酒為主加上酸甜或使用鳯梨等熱帶水果的調酒,Tiki杯則泛指造型圖騰杯具)

因為Smuggler’s Cove裡頭太暗,只好拍門口做紀念。(圖:作者提供)

Tosca Cafe(North Beach)

位在小義大利區的老字號,因為前任老闆娘Jeannette Etheredge的關係,曾經是藝文圈名人聚會場所;在經營權轉讓給來自紐約的新老闆後,義骨美式風格似乎讓Tosca Cafe少了一股滋味,服務及友善程度一般。斜對面就是有名的獨立出版社及其書店「城市之光」(City Lights Booksellers & Publishers),專門出版和販售文學、藝術、進步主義等非主流出版品;2001年被列為舊金山官方歴史名勝。

義式酒吧的空間,牆上繪有許多浪漫派壁畫,但是作者沒有拍到。(圖:作者提供)

Comstock Saloon(Jackson Square)

自舊金山最高的後現代主義摩天大樓:泛美金字塔(Transamerica Pyramid)沿著哥倫布大道(Columbus Avenue)直走不遠,是間相當舒服的餐酒館,晚上還會有現場音樂演出;餐點美味,新鮮簡單的水煮蝦搭配檸檬雞尾酒醬、蘇格蘭蛋佐黄芥茉籽醬。像果汁般易飲又帶著蜂蜜、麝香葡萄味的「皮斯可潘趣(Pisco Punch)」,清爽仍舊保有白蘭地果乾滋味的「Zeinie」;正妹服務生態度相當親切,即便傍晚訂位已滿,仍舊讓我們先使用保留席暫坐。

美味的Scotch Egg以及Pisco Punch。(圖:作者提供)

15 Romo(North Beach)

從科伊特塔(Coit tower)俯瞰看完舊金山市景,緩步下山後走到藏身在巷弄裡的別有洞天,店內氣氛相當熱絡,像報紙般的酒單攤開來就覺得趣味十足。「Off the Clock」以龍舌蘭酒為底,加上梨子白蘭地及生薑、迷迭香、萊姆汁搖盪後加入蘇打水,口感清爽又層次分明;經典的「湯姆克林(Tom Collins)」有琴酒杜松子氣味的馨香且爽口。店內也有提供各式美味的餐點,也是舊金山屢獲餐飲大獎的優秀店家。

吧台呈L型長,調酒師相當熱絡地招呼來客。(圖:作者提供)

Rickhouse(Financial District)

逛完中國城後漫步往金融區前進,途中會發現一個吊著橡木桶招牌,有著大片窗戶的酒吧;木砌與紅磚的牆壁,辦公大樓林立之間,顯得舒服放鬆。與舊金山著名酒類專賣店「Cask」是同一批老闆;下午就開始營業,根本就附近上班族偷閒喝一杯的福音。「Rye Maple Fizz」用裸麥威士忌、檸檬汁、楓糖漿、新鮮蛋白、苦精及蘇打,最後再撒上一點肉荳蔻粉末,清爽而香氣飽滿。

明亮放鬆的環境,讓人覺得下午三點喝點小酒是件理所當然的事。(圖:作者提供)

Bourbon & Branch(Union Square)

跟Rickhouse是同一個團隊的Bourbon & Branch,還沒有開始營業就已經有人排隊(包括我本人...),想進去喝酒還需要跟門口把關的員工說出正確通關密碼;如果答不出來,就只能從側門進去該店的附屬酒吧,而無法進入嚴禁拍照又讓人趨之若鶩的主店。附屬酒吧其中一面牆壁是連到天花板的大書櫃,擺滿裝飾用的書本(這樣有人會聯想到密碼就是:「books」嗎?)。酒吧裡十分昏暗,調酒師親切,有任何問題他們都會樂於回答;點了一杯「琴費士(Gin Fizz)」,看見酒保另外加了Lucid這個牌子的艾碧斯(Absinthe),發散的香氣變得多樣起來。另外,當時在此擔任調酒師的Owen Westman,發想了「Laphroaig Project」這杯現代經典調酒,以艾雷島威士忌搭配藥草香甜酒的組合,營造出輕爽的草本層次與泥煤風味。

門口十分不起眼,直到有人排隊我才確定沒有走錯地址。(圖:作者提供)

Tradition(Union Square)

一樣是Bourbon & Branch團隊的力作,就在Bourbon & Branch的隔壁街。空間較大,一樓中間是個相當大的四面長形吧台,還有數間木雕精美像是懺悔室的包廂。當天週六傍晚6點開始營業,不到半小時就擠滿人潮,雖然週末需要放鬆歡樂,但是天色還沒暗,眾人就爭相點酒喝的習慣(盛況)在臺灣著實少見(根本沒有吧?)。簡單明瞭的酒單,用Pierre Ferrand Cognac白蘭地調成的「賽澤瑞克(Sazerac)」口感紮實,以Del MagueyDel Vida搖製的Mezcal調酒:「藍波日出(Rumble Sunrise)」,淡淡的煙燻跟柑橘尾韻,每一口都精彩不乏味。

不到晚上七點,人已經擠到作者想往吧台點第二杯酒都要把人群撥開。(圖:作者提供)

Rye(Union Square)

就在Bourbon & Branch與Tradition附近,酒吧後方有一大塊黑板塗鴨讓人印象深刻。當天是兩位女調酒師坐鎮,除了長相亮眼外,態度也是十分客氣親切;本來想點Campari跟Pisco調製的店內特調「Argonaut」,等了一陣子,調酒師很抱歉地對我說,她上網找酒譜也問了之前的員工都無果,能不能請我換別杯。請她推薦後,她為我送上「羅勒琴蕾(Basil Gimlet)」,喝起來像是芭樂汁又帶著琴酒的清香;之後的「Sazerac」也是中規中矩。整體而言是相當放鬆的空間與服務。

正妹調酒師與逗趣的塗鴨。(圖:作者提供)

Tommy's(Geary Blvd)

希區考克的《迷魂記》(Vertigo)內,女主角曾經到博物館尋找前世的畫像,該處便是與金門公園內的笛揚美術館(De Young)併稱的榮耀宮博物館(Legion of Honor),收藏許多16世紀到20世紀早期的歐洲藝術品。藝文行程後走下山,沿Geary Blvd直走,Tommy's墨西哥餐酒館就在途中。嗜辣的人千萬要試試墨西哥酪梨醬搭配玉米片;「湯米瑪格麗特(Tommy's Magarita)」使用龍舌蘭糖漿(Agave Syrup)增加風味,有別於一般用瑪格麗特杯或馬丁尼杯裝盛,他們是用短杯加上冰塊。店裡有琳琅滿目的Tequila及Mezcal可供選擇,曾經也是世界前50名酒吧之一。

帶勁的墨西哥菜與Tommy’s Magarita。(圖:作者提供)

Alembic(Haight Street)

逛完佔地1017英畝的金門公園(Golden Gate Park),附近有間曾於2011年被米其林指南推薦的Magnolia Pub & Brewery,Brunch及自釀啤酒值得一試;該店老闆在不遠處另外開了一間酒吧Alembic,食物及調酒都十分美味。店外就是有名的嬉皮街,路上不時有人就著一把吉它坐在街邊唱歌,喜歡拾遺挑揀特殊物品的人來到這裡就會鬼打牆走不出去。當日喝到的經典調酒「飛行(Aviation)」至今仍念念不忘;以同名美國琴酒Aviation搭配Rothman and Winter Violette紫羅蘭香甜酒、Maraschino黑櫻桃酒、檸檬汁的組合,清爽帶著淡淡花香。

始自1916年Hugo Ensslin收錄在《Recipes for Mixed Drinks》的經典調酒:Aviation。(圖:作者提供)

Rich Table(Hayes Valley)

以創意料理聞名的Rich Table,雖然價位偏高,用餐時段依舊滿座。定期菜單與酒單更換,當初試到的「Tiger Lily」是以Tequila與Aperol、Tiki Bitter做搭配,相當順口易飲。因為好奇Bittermens Tiki Bitter(某一品牌的熱帶調酒苦精)味道,於是好奇提問;調酒師便滴了幾滴讓我聞香,並解說風味;面對其他吧台客人對調酒的問題,也都親切且仔細回答。因為是開放式廚房,所以能同時看到整潔的廚房與吧台的工作情況,人人各司其職又能相互協助,團隊氣氛很棒,連帶讓客人覺得愉悅。

色彩鮮豔的Tiger Lily與Rich Table整齊的吧台。(圖:作者提供)

Buena Vista(Fisherman's Wharf)

到漁人碼頭吃完鮮美的螃蟹大餐,或者吃個知名連鎖漢堡店InNOut Burger,喝點Boudin酸麵包濃湯(這個份量很大,一個人吃完實在太撐),看完Pier 39碼頭可愛但是有點臭的海獅群之後,經過Ghirardelli Square巧克力廣場,信步到Buena Vista喝杯世界知名的愛爾蘭咖啡。因為名氣太盛,通常需要等一下席次安排;靠窗的座位能夠欣賞大片海景,早午餐也值得推薦。與一般咖啡店使用的愛爾蘭咖啡杯不同,作法也略有差異;Buena Vista使用自製鮮奶油,搭配咖啡及愛爾蘭威士忌,看似簡單,喝起來卻是奶香、酒香、咖啡香一應俱全而不衝突。隔壁是附屬商品販賣部,杯子、愛爾蘭威士忌、明信片等,忍不住就會挑上幾件伴手禮離開。

Buena Vista一天要賣上千杯的Irish Coffee。(圖:作者提供)

來到舊金山,也許是因為美味的餐酒館太多,幾乎是看不到大排長龍的情況;沒有座位的話,通常會等一下或者先到另一家去。美國的調酒價位落在9﹣12塊美金中間,不會另外加服務費,但是結帳的時候要記得自己加上小費,一般是10﹣20﹪左右;即便這樣加起來,也是比銀座與新加坡喝酒便宜很多(當然這視各地稅賦跟成本不同)。

在美國,因為盛行的調酒文化與酒類品牌多樣,所以能品嚐的風味與眼界較之亞洲地區來得豐富;論及調酒師個人的技巧或水準,日本、美國、臺灣都有其本領,然而銀座重服務且恭謙,舊金山熱情大方不浮誇。調酒是一門藝術,卻被大多數人視為偏旁;當初美國實行禁酒令,現在飲酒則是生活的其中之一。每年在新紐奧良舉辦的Tales of the Cocktail,在東京的Bar Show,都吸引了數萬人次參加;臺灣常常聽說要尊重專業,卻給口譯人員115元的時薪,覺得調酒不就是想喝酸酸甜甜濃一點還要去冰。

所謂職人,憑藉著熱情與理想,挾以專業的技術知識;那份辛勤並不遜於任何高薪白領。

離題過甚,話說回頭,見識過世界的遼闊,在杯觥間尋訪任何虛心學習與成長的可能。介紹完舊京山的酒吧後,要不要來一趟以酒吧巡禮為主順便觀光長知識的旅行呢?(賊笑)

「旅行的目的地並不是一個地點,而是看待事物的新方式」-- 美國小說家 亨利米勒(Henry Miller)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