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星期專論》台灣原本是語言的萬花筒

2017-12-03 06:00

◎盧世祥

行政院客委會主委李永得最近在立院報告,雖經委員會召委同意以客語發音,且現場有翻譯機,仍遭國民黨立委林德福阻止。事件引來誰是沙文主義的爭辯,「國語」、客語都遭指涉,連福佬話也被無端捲入,誠屬憾事。

行政院客委會主委李永得最近在立院客語報告事件引來誰是沙文主義的爭辯,「國語」、客語都遭指涉,連福佬話也被無端捲入,誠屬憾事。(資料照)

台灣自古以來,就是多族群、多語言相互輝映的美麗之島。最早的原住民都屬南島語族,但彼此語言仍有差異。後來的幾個外來政權,分別帶來新的語言元素。不過,在戰後獨尊北京官話為「國語」,且禁止「方言」政策幾十年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早已認定,台灣各族母語或已滅絕,或正走向流失。

南島語族發源地

國際上,語言的豐富多元是台灣極寶貴的資產,原住民語最受重視。如今分布從台灣(最北)、紐西蘭(最南)、復活節島(南美外海、最東)、馬達加斯加(非州外海、最西)的南島語族,語言一千兩百多種、十大分支,學界從語言學、考古人類學及DNA追溯,認定台灣應為整個南島語族的發源地,或至少是「祖居地」之一。台灣南島語言最受矚目,因總數近三十種原住民語中,保存了最多古南島語的特徵。

正因如此,十七世紀中葉荷蘭統治台灣召開地方會議時,常選三、四種原住民語做大會用語。其中,以平埔西拉雅族新港語最具代表性;荷蘭傳教士還發展了以羅馬字書寫的「新港文」,這是第一個以羅馬字書寫的台灣話,比漢字還早在台灣本土使用的有系統文字,一直傳用到十九世紀初期。

古荷蘭語(左)和新港語(右)並列的馬太福音,1650年左右 (維基共享)

繼荷蘭統治台灣的鄭氏王朝,以海商武裝集團起家,開基祖鄭芝龍通葡萄牙語、日語及福佬話,鄭成功的部隊還有葡萄牙人及黑人,海洋文化特色十足。對內,隨著漢語族政權的建立,注入了漢語元素,沈光文等文人以詩文寫下台灣第一批在地漢字文學作品。

清朝官民雞同鴨講

到了清治兩百一十二年期間,來自閩粵的漢人移民先後擁至,就語言的發展來說,至少有幾點值得關注。一是漢文的勃興,漢文是台灣文言文,以福佬話及客家話文讀,直到日本時代末期,已成台灣在華語圈的寶貴文化資產,且使用於歌仔戲、布袋戲及歌謠中,庶民朗朗上口。二是原住民語言萎縮,平埔族群漢化最早最深,語言消失最快。其三,十九世紀下半葉,以基督教長老會為主的西洋傳教士前來,發展羅馬字拼音的白話字,因讀、說、寫一致,比漢字易學易懂,有利識字及教育推廣,台灣人眼界大開。另外,清朝官員來自對岸,講北京官話,與台灣話不同,官民溝通有如「雞同鴨講」;與原住民溝通,須透過「通事」。

黃叔璥一七二二年的《臺海使槎錄》有一段文字,具體記錄了這位御史所見的官民「雞同鴨講」︰「郡中鴃舌鳥語,全不可曉。如:劉呼澇、陳呼澹、莊呼曾、張呼丟。余與吳侍御兩姓,吳呼作襖,黃則無音,厄影切,更為難省。」對他來說,台灣人講話如鳥語而難懂,所舉的幾個大姓,台語發音聽來霧嗄嗄。

至於白話字,能準確書寫台灣各族群母語,相較於漢文的「孔子字」或官話的「唐人字」,學用都易,也較能與國際接軌。馬偕在《福爾摩沙紀事》舉淡水女學堂學生為例,「有一個女孩子,十七歲才學羅馬拼音,一個月就學會讀《新約教義問答》的小冊子。」馬偕、甘為霖等傳教士還編修字典,一八八五年巴克禮創辦台灣第一份報紙《台灣府城教會報》,也以白話字發行。白話字經十九世紀以來的淬鍊,如今成為復振各族群母語的重要工具,長老教會的貢獻最大。

進入日本時代,台灣語言萬花筒增添了日語。台灣人有機會透過日語接觸世界文明,除了母語,受過日本教育的「多桑世代」還常通曉日語及戰後的北京話,這一至少操持三種語文的能力,是「多桑世代」的特色,遠為戰後世代所不及。日本統治五十年,末期雖曾有打壓,但無礙各族群語言在民間社會流通,且因注入日語而豐富了台灣語言的語彙、表達及現代性。

不應再獨尊「國語」

戰後台灣語言「脫日入華」,是各族群母語凋零的開始。日本時代初期,日本人曾認真學習台灣話,台灣話的工具書紛紛出現,教師和警察尤有需要。相形之下,兩蔣政權獨尊「國語」,把各族群母語一律貶為「方言」,並以罰錢、打手心等方式霸凌學子,逼迫布袋戲說「國語」,還經由媒體及演藝圈打造「說講國語蓋高尚」印象。

民國47年(1958年),台灣省政府推行「說國語運動」;民國62年(1973年),教育部公佈「國語推行辦法」,所有教育單位包括小學每一個班級都要設立「國語推行委員會」,嚴格禁止使用方言,使用方言者會被加以罰錢、體罰、掛狗牌等處罰。圖片及資料出處:台北蜂鳥 (https://goo.gl/wQRs36)。

各族群母語經此摧殘,七十多年來或已消失,或奄奄一息。戰後出生者如今能說母語不夾雜「國語」者鳳毛麟角,年輕世代聽懂母語的不到五成。按國際間衡量標準,有些語言雖使用者成千上萬,若家庭學校不教且年輕人不學,將注定滅絕。從而,台灣各族群母語再過二、三十年,都有消失危機。

在網路及全球化最需擴大向外聯結的時代,台灣年輕世代的英語及母語水準卻同告衰退,僅「國語」一枝獨秀,對個人或台灣整體都很不利。語文既是溝通工具,也是文化傳承發展最有力的載具。個人多學會一種語言,就打開通向另一文化、族群的門窗,擴大了視野、包容和文化底蘊。

台灣現今正推動以「國家語言發展法」挽救面臨危機的母語,建構有心學習母語者的友善環境,落實「學習母語是基本人權」。民間另有把英語列為官方語言的呼聲,以香港有「兩文(中、英文)三語(粵語、英語、華語)」的官方語言,新加坡更多達四種,台灣獨尊「國語」的惡劣局面不應再持續下去了。

(作者是資深新聞工作者)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