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星期專論》評價台灣經歷的外來政權

2017-10-08 06:00

◎盧世祥

台灣是一個移民社會,南島語族是最早的主人,十七世紀之後,歷經荷蘭等外來統治。任教於美國喬治梅森(George Mason)大學的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上週在英文《台北時報》(Taipei Times)發表他今年初在台南對高中及大學生所做調查,評價其中四個時期。這一調查對台灣回顧過去、認識自己,以海洋多元文化的國家走向國際化的未來,很有意義。

韋傑理是台灣女婿,曾任荷蘭外交官,教台灣史。他所調查的時期分別為;荷蘭時代(1624-1662)、鄭氏政權(1662-1683)、清朝統治(1683-1895)和日本時代(1895-1945)。在受訪的一千零五十四人中,有二十五%對荷蘭、鄭氏和清朝三個時期認知不足,回答「不知」;對日本時代「不知」的也有十五.五%。顯然,歷史教科書的「中國化」,確實有礙學子對台灣歷史的認識。

整體而言,日本時代最受好評,但受訪者族群背景影響其評斷。經交叉分析,講河洛話、自認台灣人的受訪者,七成同意日本統治對台灣是好的,十六.八%不以為然。客家、大陸和其他族群(含外籍生)也多數肯定,好評者五十四.九%、負評二十三.九%。原住民肯定者四十四.六%、負評三十九%。

荷蘭時代 正面評價五成

荷蘭時代雖距今約四百年,所獲評價不低,所有族群的正面評價都在五成左右,負面約二十二%。清朝統治所獲評價最差,三大族群的好評僅在四成到兩成之間,原住民的負面評價高達五成九。相形之下,建立西洋人稱為「台灣王國」(Kingdom of Tyawan)的鄭氏時代,統治雖僅二十二年,所獲好評在六成八到三成三之間,明顯高於清治;但原住民對它惡評高達四成三。

韋傑理還整理受訪者的正反意見,解讀調查結果。兩百多年的清治評價最差,因其官員腐敗無能,無心建設,長期海禁尤阻斷台灣與國際接軌發展;唯一例外是一八八○年代的劉銘傳,開展洋務運動。原住民對清治惡感最深,因其備受欺壓,土地被侵奪,語言文化遭漢化。

鄭氏政權好評高於清治,或源自鄭成功的英雄形象,也因它屯兵南台灣,發展農業,引進文教制度,活絡國際貿易,累積民間財富。另一方面,它鎮壓原住民甚烈,開啟漢人強勢同化原住民之路;且把台灣當反清基地,卒因「反攻大陸」不成,導致衰敗。

鄭氏政權好評高於清治,或源自鄭成功的英雄形象,也因它屯兵南台灣,發展農業,引進文教制度,活絡國際貿易,累積民間財富。圖為台南火車站前的鄭成功雕像。(資料照)

唯一來自西洋的荷蘭統治,獲得正面評價,它為台灣引進西方文明,帶來新作物、水牛等農業生機,開啟原住民教育,首創以羅馬拼音說寫台灣母語的「新港文書」,改善生活,也把台灣導向世界貿易體系。不過,打造台灣成荷蘭東印度公司的「一頭好乳牛」,本質上不脫殖民統治,剝削和控制積習難改,也讓本土特有種的梅花鹿幾告絕跡。同一時期在北部的西班牙統治,僅維持十六年,短期佔領性質甚於有效經營,留下的歷史足跡無關宏旨。

日本時代 建立現代文明

日本時代廣受好評,其來有自。五十年統治期間,它開啟並奠定台灣現代化基礎:鐵公路、電力、自來水、水利等硬體建設之外,也建立了普及教育、公共衛生、人口及資源普查、習俗調查、守時守法及為他人著想的軟體建設與現代文明觀念,把台灣帶入世界文明的軌道,影響至今。例如,今夏台北高溫屢創「設站一百二十一年以來紀錄」,所指即一八九六年總督府設立台北測候所,台灣才有正式氣象紀錄。然而,儘管它認真而有建設,仍是殖民主義者;初期對反抗者的武力鎮壓,一直把台灣人當二等國民,都遭負面評價。

這一民調結果,對不同外來政權的評價,與一般台灣史專家所見略同,顯示就史觀而言,常識和專業是一致的。其次,對二十世紀以前的台灣歷史,每四位受訪學生就有一位有所不知,相較對更長久的中國歷史瞭若指掌,凸顯了教育的偏差。就此而言,近年高中課綱增加台灣史份量,降低中國史及文言文比重,都是植根吾土吾民、切合實際的教育轉型工作。

評比歷史,儘管未必客觀,仍有意義。要形成史觀,須先弄清楚史實;為比較各外來政權而瞭解歷史,有助增進對台灣史的認識。必須強調,南島語族與東南亞及太平洋諸島素有往來,清治之外的三個外來政權時期,台灣也都外向而與國際接軌:荷蘭時代與日本、東南亞、印度、波斯貿易;鄭氏政權有「通洋之利」,台灣糖銷售英國;日本時代透過日本走向國際。台灣的海洋國家屬性和外向,其歷史背景深厚有根,如今要突破政治外交孤立,這是亟應發揮的特質。

走向國際 台灣根本之計

另外,民調顯示族群背景影響史觀,也同時凸顯台灣的多元族群、文化及歷史根源。對內彼此尊重包容,對外以融合南島、荷西、日本及漢文化為一體的特質走向國際,應是台灣的根本之計。

二戰之後的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係不爭的事實。創辦《台灣公報》(Taiwan Communique)、曾長年致力促進台灣人權民主的韋傑理沒有說明,何以未把它列入民調。不過,二○一六年一月十六日晚,他在台北看到大選結果,民進黨完全執政,歡欣之情「好像馬拉松選手,經三十五年長跑,終於抵達終點了」。這是韋傑理、也是許多台灣人民的夢想成真。也許,在他看來,外來政權即使沒被推翻,也是可經由民主方式改變的。

(作者是資深新聞工作者)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