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社論》「國語」神聖不可侵犯?

2017-11-18 06:00
藍委不准客委會主委李永得用客語報告,此一插曲引來一陣沙文主義的批評聲浪。(資料照)藍委不准客委會主委李永得用客語報告,此一插曲引來一陣沙文主義的批評聲浪。(資料照)

日前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查客委會預算案,李永得主委在報告前請示召委賴瑞隆是否能用客家話報告,雖然獲得召委同意,卻遭林德福委員反對。林德福認為,委員會內只有立委有翻譯機,希望李永得能用「國語」報告,李永得最後也用「國語」報告。結果,此一插曲引來一陣沙文主義的批評聲浪。更值得注意的是,客家、福佬、「國語」到底是誰沙文誰,也出現一些情緒爭辯,令人遺憾。

多元族群和語言的台灣,每個族群都有母語權,族群之間則應母語平權。但長期以來,國民黨執政嚴厲打壓母語,讓台灣的福佬、客家、原住民都面臨母語流失危機。而且,危機比起日本殖民時代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其原因,一是國民黨政權的優越感,總以為他們從中國帶來的語言,比台灣的各種語言都高級,在教育上也是獨尊中國語言文學,漠視台灣語言文學,甚至以往在學校講母語,都要受到羞辱式的處罰。二是,兩蔣為了爭中國正統(中國代表權),推動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將文言文為標誌的中國古代語言文學奉為桂冠;相形之下,更不把台灣的本土語文看在眼裡,所謂的「台灣國語」且淪為口操「標準國語」者的笑料。至今仍主張課綱文言文高比例者,堪稱這種心態的活化石。

民主化,國家正常化,母語復原也在轉型正義的範圍。福佬、客家、原住民,在台灣的歷史不同期,也曾有過族群矛盾,但並非以政治力互相壓迫,雖然社會競爭導致一種無形的內在壓力。而這種歷史上的芥蒂,也早就被國民黨政權更粗暴的語言政策弭平了。今天,福佬、客家、原住民的母語危機,幾乎只有程度之差的問題。大家應該認清,罪魁禍首是外來政權以「國語」自我封神,至今仍以「國語」盛氣凌人者則是其殘餘附隨。從阿扁到小英,各種「語言平等」的立法努力,總是被那些人抨擊為「去國語化」。言下之意,「國語」神聖不可侵犯。我們寧可相信,這樣的活化石在國民黨也僅是少數,而不代表多數國民黨人的共通價值,否則國民黨內的福佬、客家、原住民情何以堪?

一九四九前後,「國語族群」播遷台灣,但有些人六十多年來拒絕融入台灣,一如馬英九吃台灣米、喝台灣水,而其朝思暮想卻是將較早到台灣的族群「語言同化」進而「中國化」。所謂的兩岸同文同種,正是打造這種民族主義中國夢的基礎,所以他們要繼續獨尊「國語」的崇高地位,繼續以文言文的之乎也者從事「精神征服」、「文化殖民」。他們是講「國語」的,我們是講「方言」的,中央、地方與中心、邊陲的關係於是牢不可破。在這種不易察覺的政治洗腦下,如果越來越多台灣人民本能直覺國語、文言文、炎黃子孫等中國概念高台灣一等,則台灣人民的獨立意志就會越來越薄弱,最後對「中國正統政權」統治台灣失去抵抗意志。

福佬、客家、原住民的語言之美,從日本殖民到兩蔣政權,長期遭到「國語化」的霸凌,族群內甚至家庭內的文化傳承,也產生一種「國語」屏障,古早的傳說、歌謠、諺語、神話、特殊詞彙等逐漸消聲,各個族群的主體文化也因此碎裂而崩壞。今天,蔑視「日本皇民」的人,其實也只是想把台灣人民改造成「中國皇民」而已。母語,乃是人權的核心部位。也因此,民主化的台灣,「還我母語」成為各族群共同的心聲、重拾主體尊嚴的起點。照理說,國民黨應該以贖罪的心情,致力於撫平族群傷痕,當作自己重新出發的一步。此所以,在這樣的時空脈絡下,類似林德福的時空錯置之舉,不僅是在客家族群的傷口抹鹽巴,也是在台灣所有族群的傷口抹鹽巴。而這也凸顯出立法保障國內語言平等的急迫性,小英政府推動「國家語言發展法」要再加把勁。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李永得 國語 林德福